首播時間:97年12月14日(日) 22:00~23:30

製片:吳光武

導演:金桔粒

編劇:馬自明、金桔粒

主要演員:阿財/林宗仁 飾
      大勇/高英軒 飾
      小愛/李 律 飾
      保羅/Paul Rosevere 飾
      阿哲/高志宏 飾
      芝瑩/張毓晨 飾



劇情簡介
老人阿財擁有一台開了二十多年的農耕車,終其一生在屏東鄉下種香蕉。某天,15年前大吵一架而離家出走的兒子大勇,突然寄了一張喜帖下來,說他要結婚了。阿財看著喜帖悲喜交加,不知該不該到台北去參加兒子的婚禮?因為他和兒子大勇15年沒有聯絡了,再加上身邊的錢也不夠到台北,也沒錢入聘。左思右想之下,阿決決定賣掉農耕車,然後帶著因價錢談不攏而賣不出去的香蕉到台北,去參加兒子的婚禮……。
就在阿財啟程沒多久,村子裡面出現了一名年輕人。他就是南下找爸爸參加婚禮的大勇。於是,一段父子二人相互追尋的療傷之旅,就此展開……。

導演的話
前陣子翻閱報刊雜誌,看到一則令人感傷的小故事:一對老夫妻相約要環島。妻子卻在二人共同完成心願之前撒手人寰。老先生傷心之餘,帶著妻子的遺照,騎上一輛摩拖車,獨自完成環島之旅,也成全了妻子死前的最後一樁心願。

老人世界裡的孤單寂寥,一直以來都是戲劇時常著墨的重點,但老人們實踐夢想的故事,卻往往乏人問津。不是因為沒有故事性、衝突性,而是我們往往低估了老人們「完成夢想」的實踐力。即便再老,任何願望都有可能實現。而完成那不可能任務的毅力,也是值得年輕如我輩者所值得感佩的。

適時,公共電視提出「銀髮」主題廣邀各界徵案。我心想,一個年輕人的公路電影或許稍嫌老套,但一個老人的公路電影,可能就很不一樣了。

《芭娜娜上路》是部以戲劇形式呈現鄉村人力外流,與人口老年化問題的作品。拿香蕉做為整個臺灣的隱喻(臺灣島的形狀極似香蕉):香蕉產業從呼風喚雨的盛極一時,到晚年蕭蕭的後繼無人。描寫一對彼此沒有聯絡15年的父子,因為一場婚禮的關係,老爸爸著自己的農耕車,北上追尋到異地紮根的兒子。其中故事的淒情悲苦或許令人落淚,卻也是臺灣社會老人尋家的無解習題。



幕後花絮
一開始徵案通過的時候,一則以喜,一則以懼。喜的是終於有機會將這個感人的父子故事拍出來,呈現在觀眾的面前。怕的是製作期非常趕,從前製到交片只有三個月的時間。而我們又是以電影規格在看待這部人生劇展,自然給了劇組人員不少壓力。

為了因應後製期「可能不夠」的問題,這次拍攝我們請剪接師隨行跟剪。每當拍完一張記憶卡,就立刻請剪接師匯進蘋果電腦裡頭,在Final Cut Pro裡頭進行粗剪。HD的硬碟式拍攝非常有效率,不但讓我們在拍完片後可以馬上看拍出來的效果,如果有連戲問題也可以調檔案檢查,非常方便。

不過這一切的方便,都建立在剪接師的痛苦上。由於《芭娜娜上路》是一部公路電影,百分之八十的戲都發生在戶外。適逢拍片的那一週,前前後後來了三個颱風(其中一個是颱風特大號,薔蜜)。剪接師必須很機警的躲風躲雨躲太陽,深怕嬌貴如金的蘋果電腦受到任何損壞。還得在荒郊野外找有電的地方,邊拍邊匯帶,才有辦法滿足我們拍攝的需求。在這裡要特別謝過我們的剪接師陳振國。

印象深刻的是拍阿財下雨落難的戲。由於那場戲必須是強風暴雨,製片Ray調來一台水車供我們「人造雨」用。但也不曉得是天公做美不做美,可能是颱風的關係吧,拍雨戲的那個晚上,竟然下起了大雨。

要拍雨戲,老天下雨,這不是一拍即合嗎?連水車的錢都省了。其實不然。因為拍攝地點在鄉間小路某條田埂的中央,方圓五百公尺之內都是田野。由於是夜戲,燈光組調來許多大K數的燈。但因為沒有料到會下雨,所以就沒攜帶任何防水的器具。我們本來準備冒著雨硬拍,但燈光師發哥告訴我們,大燈開久了就會變燙,如果風雨太大,飄進燈裡濺到燈泡,可能會燒掉。燈沒的話,整場戲都不用拍了,還得賠償一顆快二萬塊的燈泡。

怎麼辦?水車都發了,不能不拍呀。這天是我們在宜蘭的最後一個晚上。拍完今晚的雨戲,明天就只剩下阿財上路的輕鬆橋段。但如果今晚的雨戲取消,我們勢必得找一天再回宜蘭重拍。屆時人力物力重新匯集,都是成本。

步行在大雨中,穿著黃色小雨衣的我,僅管腳底布鞋早就浸滿了雨水,每一步都好像走在泥濘的田地般難受。但我抬頭看,烏雲滿佈的天空,遠方的左上角依稀看得到一小塊藍黑色的蒼穹。此時製片拿了香,全劇組的人一起向老天爺祈求,希望我們在宜蘭天氣晴,讓這場「雨戲」好好的拍完。

我跟劇組人員說,如果過半個鐘頭雨再不停,就代表颱風圈已經完全進入台灣,那明天「風光明媚」的鐵牛上路戲也不用拍了,直接收工大伙休息一晚,明早就可以回台北了。但我的手舉向那一塊沒有被烏雲吃掉的暗藍色夜空,說……

「我們可以期望那片天空嗎?」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大家都在等待。等著烏雲密佈的天空露出頭,等待沒有雨的晴空。
半個小時過去了,雲奇蹟似地散了,雖然後方還有一片烏雲來勢洶洶地覬覦我們頭頂的這片天,但我相信在那片雲來搗亂之前,一定可拍完。芭娜娜會順利上路的。

雲散了,副導拿著大聲公喊了聲「開工」。所有人繼續穿著雨衣(因為等會還是要躲「雨」),開始忙碌起來。開拍前美術加菲跑到我身邊,悄悄對我說一聲:「導演,你有福氣。」

「是大家的福氣,趕跑了烏雲。」我對他笑,然後大喊”Action”。此時天空降起另外一場大雨,芭娜娜在這裡,重新出發。

    全站熱搜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