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德基有個廣告:一個小孩/軍人/剃度和尚在地上打滾,喊著:「這不是肯德雞,這不是肯德雞。」相信很多看過這系列廣告的人,都知道這典故來自於一部韓國片《有你真好》。當然肯德雞不是重點,重點是今天在華納看了韓國導演金知雲的新片《不悔》後,我真的很想拿著票根在電影院學小孩子大叫說:「這不是金知雲,這不是金知雲。」

第一次接觸金知雲的片,是2003年看的《鬼魅》。那是我第一次接觸韓國片(很湊巧,那年正好是韓國片在台灣當紅的時候,之後就開始走下坡了。)《鬼魅》完全打破我對韓國電影的印象,不論在劇情、美術、音效或是演技上,皆屬上乘之作。劇中那色彩華麗而又幽暗的美術,隨著音樂的流轉,隱約露出一絲悲傷卻又帶點詭異的情緒。那是一部以「鬼片」來包裝的心理劇,離奇的劇情再加上二名可愛的蘿莉女主角,變成一部令人目不睱給的好片子。自此,我開始對金知雲產生興趣,也開始看韓國電影。而看了幾部完全抄襲好萊塢的商業爛片後,除了金知雲外還能夠吸引我注意的,就只剩下金基德了。

我看的第一部金基德的電影是《春去春又來》,老和尚和小和尚頗有禪意的對話算是本片的賣點,清幽淡雅如一碗飄著清香的綠茶。第二部看的是《援交天使》,聽說拍的時間很短,但劇情有張力,情緒也十分飽滿。我特別喜歡他那有美術沒美術,看似簡陋卻總是透露出無限意含的簡單場景,片尾充滿寓意又發人深省,令人拍案叫絕。後來又看了朴贊旭的《老男孩》,被片中華麗的美術而驚人的劇情所吸引。韓國片頓時成為我取代好萊塢看電影的動力泉源。

疑疑,這不是《不悔》的影評嗎?怎麼會講到金基德和朴贊旭去呢?唉唉,實不相瞞,坐在電影院裡看《不悔》時,我一直被劇情和場景誤解,以為我在看朴贊旭的片子。但是我的理智一直告訴我:「別分心,這是金知雲,金知雲呀。」心裡頭卻一直叫著說「不不不,這不是金知雲,這不是金知雲。」

怎麼說呢?《不悔》講的是一個殺手的故事,由李秉憲擔任這個「師奶殺手」的角色。故事大綱十分簡單:一個原本替公司老闆忠心耿耿的保鏢,因為做了錯誤判斷而被老闆下達了格殺令,但是因為男主角命大躲過追殺,還策畫了復仇計劃。相同的電影劇情不知凡給,本來還期盼在《鬼魅》中給觀眾來個一百八十度結局大轉彎的金知雲,可以給這部殺手復仇片不一樣的氣象。但是,我的期盼落空了:金知雲變了。

演技方面是沒問題的,這是金知雲的強項。李秉憲當真把一個冷酷殺手的性格演的入木三分,許多眼神光是看了就足以致命。申敏兒將老大的情人的角色飾演的不錯,可惜發揮的空間不多,跟扮演老大的金英哲「只有一場」對手戲,讓人非常非常質疑他們二人之間的關係。金英哲在片頭羞澀地向李秉憲透露自己交了小女朋友那邊還顯的可愛,片裡老大的扮相也威嚴十足,唯獨後頭為何發下格殺令那段戲交代不清,如果我是金英哲,我一定會覺得白白失去一個效忠自己的好手下還死的不明不白,進而開始怨恨起導演來。

儘管演員的表情齊平,但是技術部份實在讓我覺得有抄襲之嫌。片頭一開始的枊樹微風,配上男主角禪意十足的旁白,頗有金基德《春去春又來》的意境;片尾頂樓的決戰大廳,儼然就是朴贊旭《老男孩》片尾最後一場高潮戲的場景:寬廣的景深、大廳中央的水池,以及從下往上打的詭橘燈光……。而李秉憲被背叛後在廢棄工廠的打鬥,也活脫是《老男孩》中崔岷植力退百惡棍的野外翻版。而在暗室中與兩個智商接近零的軍火商交易和決鬥,則頗有岩井俊二《燕尾蝶》的暴力美學。這一切又一切的拼湊,不禁讓滿心期待到電影院看金知雲的我,頓時之間希望落空。

或許看電影本來就不該帶任何期待吧,但仍然訝異,在《鬼魅》帶給我視覺上、劇情上以及心理上刺激的金知雲,在《不悔》中竟然疲軟到不行。儘管片中的基調明顯,影片拍攝的極有質感,殺手角色的形塑也十分成功。但是對於一個以華麗風格和猜不到劇情起家的出色導演來說,用類似的美術與橋段重拍一個殺手故事,著實令人無法接受。唉,我只能說,看《不悔》,絕對不要帶任何對金知雲的期望值去看,否則,你絕對會「後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是金桔粒 的頭像
我是金桔粒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