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報_天台繼《不能說的・秘密》之後,暌違六年,歌壇才子周杰倫又交出第二部導演作品《天台》。挾著攝影大師李屏賓的瑰麗影像、日本美術指導赤塚佳仁的魔幻寫實與周杰倫自創的歌舞,《天台》呈現出比《不能說的・秘密》更大的世界觀與野心,也是周杰倫與港台、好萊塢各路導演交手後、野心勃勃的成績單。

《天台》在製作上的用心值得肯定,在場景與服裝上的設計也充滿了懷舊感。不論是彷若世外桃源的「天台」,或是充滿形形色色、各路人馬的「加利利市」。沒有智慧型手機或網路,人與人的交流是透過歌曲與舞蹈,以及創意十足的水管線路。就像主場景天台上的大喇叭,每晚放送著醉人的英文老歌,再再看出周杰倫對於舊時光的致敬與懷念之情。

天台2只是,導演所追求的浪漫與觀眾接收到的有所落差。《天台》在製作面上滿分,但演員表演卻不及格,而這正好是導演最重要的功課。周杰倫或許沒有意識到,他所處理的「喜劇」與「歌舞」片是電影裡最困難的兩種類型。它們都十分重視「節奏」與「拍子」。只要節奏亂了,拍子不對,觀眾就很容易出戲。從攝影機運動、場面調度、演員表演、音樂cue點到剪接順序,每個拍子和情緒都必須到位,才能達到特定的效果。

《天台》有著大器的攝影機運動,卻沒有良好的場面編排,頂多只是MV水準的調度。演員表演更是慘不忍睹。台詞的拋接沒有產生良好的化學作用,女主角李心艾生硬呆板的口調更是讓人出戲。不合邏輯的劇情(一部本土的電影首映竟滿座都是穿西裝小禮服的外國賓客)在片尾集為大成,硬是演出一段荒腔走板的暴力戲碼。雖然有國片難得一見的飛車追逐與芭樂的英雄救美,但觀眾為電影所淌下的最後一滴淚水竟然不是主角浪子膏的捨身取義,而是心疼自己所付出的電影票錢。

李心艾我非常肯定周杰倫對《天台》在製作規格上的野心,畢竟歌舞電影在台灣非常少見。在製作細節上更是處處可以見到周董的巧思。但即便有足夠的資金來打造周杰倫心中的烏托邦,卻忽略了觀眾是來看「戲」而非舞台佈景。戲,講的是人情。透過導演對於人性的洞察,結合對於電影技術的掌握,反覆練習拍就可以代表自己世界觀的電影來感動人心。「人」這件事才是電影所要傳遞的訊息,不是攝影、不是美術、也不是歌舞設計。如果對白沒有情感、對角色沒有共嗚,空有一身華麗的包裝,雖然讓人見識到周董的野心,卻見不到直指人心的才華。那即便砸下大筆的製作費,也只成為張愛玲筆下的袍子,華麗底下,爬滿了虱子。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