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tel5103991401.jpg這幾年看了許多怪誕不經的電影,但都沒有比這部在魔幻寫實中取怪的《背馬鞍的男孩》,帶給我的後勁這麼強。心臟不好的人看到一半可能會奪門而出,不是它的影像令人驚恐,而是影像背後所承載的,滿滿的齷齪與不忍卒睹的殘酷人性。

在電影裡,富人們以一天一美元的"高薪",雇請雙腿健全的男孩來替富人家的小孩代步。雖然只需要一位,卻仍是僧多粥少,吸引了許多男孩前來碰運氣。富人家的小孩從小因戰爭的關係失去雙腿,應徵到的男孩吉亞健步如飛,但因為智能不足,所以被年幼的富小孩為所欲為。富小孩認為有錢能使鬼推磨,不但對吉亞頤指氣使,甚至還當起二房東,賣起票來出租這匹「座騎」。不但在他的腳底釘上馬蹄鐵、肩上揹起馬鞍,還把他關在馬槽裡頭跟其他的馬匹一塊吃草睡覺。尤有甚者,最後乾脆送他一顆馬頭,戴在頭上,從此吉亞就不折不扣地變成了一匹馬……。

日後,富人替小孩另覓座騎,再度開出「一天一美元」的價格徵一位男孩,同樣是僧多粥少,男孩們蜂湧而上,完全不曉得籠罩在他們未來的是怎麼樣的一片烏雲……。

發行公司將這部片喻做「伊朗版的悲慘世界」,但在觀影過程裡我卻不斷想起小木偶皮諾丘的故事。皮諾丘為了變成一個正常的人,歷經了許多"正常社會"的誘惑。其中一個誘惑就是「歡樂國」。原本以為到了那塊極樂淨土,就可以跟其他普通正常的小孩子般,無憂無慮地玩耍,卻沒想到自己的頭上長出了耳朵,屁股多了尾巴。在放縱自己的慾望沒多久後,皮諾丘發現自己已經被偷偷賣給了馬戲團,徹頭徹尾變成一頭驢了。

小時候聽《木偶奇遇記》,總會被裡頭光怪陸離的情節嚇的睡不著。同樣地,在看《背馬鞍的男孩》之時,我的心也隨著劇情的鋪陳,逐漸變成那名「馬男孩」,害怕自己沉淪在功利主義至上的現代社會,會不會只是另外一頭被賣去給撒旦的驢子?伊朗電影的現代寓言可能無法得到普世共嗚,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卻是這個人吃人社會的叢林法則。

一天一美元的杯水車薪,對都市小孩或許只是九牛一毛,但在貧富差距大的國家裡,卻是不可多得的打工機會。為了取得蠅頭小利,我們在頭上戴上了馬頭,身之為人的尊嚴也就蕩然無存了。為了慾望,浮士德把靈魂賣給了撒旦;為了生存,窮人們賣掉自身的命與靈魂,淪為富人取悅、勞力活動的畜生,想來真是不值。

聽說在拍這部電影時,劇組曾經遭受當地人民丟擲炸彈的恐怖攻擊。弔詭的事,看電影時我也在想,如果我是當地人,看到一群人在拍電影,我會有什麼反應?拍電影是如此資本主義的玩意,在一個落後如伊朗的國家進行這麼燒錢的行為,本身就富含相當矛盾的對比。或許導演是企圖用資本主義的東西,來傳達第三世界的苦痛,製造一種「資本膠捲」與「第三世界光影」的反差吧。

預告片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開眼 小編
  • 請金桔粒同意轉載本文章到E週報,謝謝!
  • 宜靜請轉
    不必客氣

    我是金桔粒 於 2009/01/16 12: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