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在Discovery Channel上班的鄭羅傑不斷地跑來工作室吹冷氣
Roger的上班時間很不固定,早上10點到下午2點是他打游擊的時間
他說反正他就像業務一樣在外面跑來跑去,待在公司裡面大家反而會覺得他都沒在做事
所以有時候乾脆傳簡訊跟老闆說他到剪接室盯剪然後跑到其他地方打游擊
我覺得他被別人問起最多的一句話一定是「啊你今天是不用上班哦?」

總之,工作室有了他,就少不了可以聊天的話題
他是個葷素不忌天南地北都可以聊的walkie talkie
工作室的許胖又極愛跟他配合演出
三個人的一搭一唱時候會擦出很有趣的火花

前一陣子趕案子,大家都晚睡
Roger閒來無事又會跑到工作室來
翹著二郎腿喝著冰Coke Zero在電視18到22頻道之間轉來轉去
一邊看電視一邊陪我和許胖聊天

那一陣子的關係很特別,我、Roger和許胖三人都非常熟了
大家講話都直來直往,不會拐彎沒角
平日不會使用的語言詞彙(如問侯別人的爸爸媽媽或是祖宗十八代)
在那個時候也都當逗號句點在用
三個人講話好像在「即興創作」般,名言錦句出現的頻率之高令人咋舌
不加思索的語言邏輯下似乎開創出更寬闊的語意空間
我們都跳脫平日三人的工作角色,以「真實自我」的姿態出現在彼此面前
沒有虛偽造作,語句與詞句之間的串連,字字不虛

這感覺令我想起紀蔚然老師的《夜夜夜麻》
四個大學時代的同班同學聚在一塊
邊打麻將邊將自己的生活體驗用瘋狂的詞句表達出來
幾個大男人在方城之戰中所使用的語言,看似粗鄙,實則純真
那種不假修飾的語言,似乎才是脫掉社會化面具後,「人」才會講的話

這種聊天的感覺對我來說是前所未見的
大學時期的我似乎沒有等同的語言使用的經驗
當時可能是社會歷鍊不足,尚未擁有足夠的閱歷去分析消化別人所說的語言
到了研究所後,進入另外一個語彙的世界
學術語言的運用改變我對這個世界的形容詞
「氣氛」要說「氛圍」、「情況」要說「脈絡」、「即使」要說「即便」……等
究極化的文字走到盡頭竟想回到原初的真
自我修正之後就變成現在的我,前一秒鐘可以大談哈伯馬斯
下一秒可以提高鼻子扮豬哥亮唱「斯斯」
忽學究忽台客,有趣的緊

《夜夜夜麻》講的是一群英文系的老同學,聚在一塊的語言激盪後所產生的火花
劇中提到許多英美文學作家,是故裡頭很多橋段對我來講都感觸良深
山豬說英文系的四年是他最懷念的日子
Peter說他的日子就像流水帳
詩人說他整天忙著思考存在的價值而幾乎忘記自己的存在
陳博士說他的日子過的像Shit。
"Shit, Shit, Shit."

那些都是我,一部份的我
好像自己被掏空一樣,攤在舞台前供人檢視那矛盾的脾肺內臟
透過夜夜夜麻,拿過去的自己檢視現在的我
那時空快速變遷的殘酷,不禁令人鼻酸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