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569.JPG 殺青了,從臺灣最南邊的恆春拍到高雄,收拾行囊前看了看身邊跟我朝夕相處快二個禮拜的小男主角,心中百感交集。

最後一天只剩下二顆鏡頭,行程很鬆,但提步走的每步路卻格外沉重。因為拍攝要結束了,知道我們即將離開一位從小在部落長大、如果不是因為拍攝這檔單元劇,他可能一輩子不會出部落幾次,也不可能遇到我們這群影視工作人員的小男孩。

我不敢說拍電視這行業有多神聖,或許是比一般的工作有趣點,但能碰到的機會並不多,至少是個難得的經驗。只是今天殺青後,小男孩就得回歸部落生活。而我們這群生命中的過客,在他心中或許會留下深刻印象,也可能在數把個月後忘的一乾二淨。但劇組人員都依依不捨,除了小男孩的聰明與純真外,還有那地理上與身份上的距離-一個住在台灣最南邊的排灣族小孩-都註定了日後聚少離多的命運。

時間得回到三個月前開始說起。

編劇老友飄飄把我介紹給製作人認識,接洽拍攝一檔原住民電視台的單元劇,叫《查馬克的飛行土司》。很久之前就聽說飄飄和小馬二人到屏東去取材,所以我大概一些知道故事方向,但對細節一無所知。與製作會面時只有一紙故事大綱,連分場都沒出來。但因為故事很感人,加上是真人真事,又是原住民的題材,我個人非常感興趣。適時剛拍完《我的完美男人》,被連續劇的長期作戰搞的身心疲憊,所以二話不說就決定接下這檔戲當收心操,也算轉換心情。

過年前夕,幾番討論的劇本出爐了。越看這個本越喜歡,覺得許多地方可以發揮。於是趁著農曆新年空檔在家改劇本,故事是關於一名被家暴的排灣族小男孩,如何運用自己的想像力,渡過人生中的重重關卡的故事。我習慣在改本時把故事告訴老媽,有時老媽會丟出一些出奇不意的點。很巧的是,老媽曾在台南市政府家暴中心做過主任,所以她給了一些方向,幫劇情延伸出更多的可能性。改動之後過完年,便立馬與原民台的長官開會,討論一些修改的細節。然後再經幾次修改。等劇本正式定本時,已是開拍的前一天了。

雖然原住民題材很新鮮也很有趣,但開拍前得面對二個現實的問題:第一、演員在哪邊?由於故事的主人翁是小孩子,原住民演員已經是少之又少(大多是從歌手跨行而來),又要是小孩子演員更是難上加難。記得第一天到屏東去試鏡的時候,前二個小朋友都讓我不甚滿意,心中一度升起「如果找不到演員該怎麼辦?」的恐懼感。所幸,我們的製作人之一,依步恩傳道在獅子鄉的中興崙部落有設立「部落學校」,教導出許多很有潛力的小朋友。到中興崙勘景兼試鏡的那天,他便帶了一個部落小孩來給我們看,「試試看吧,如果不行的話,我們再從其他部落找。」

其實那時我們也才試過三個小朋友,要蓋棺論定當然是言之過早,但要說是不是後頭就挑得中合意的,那也很難說。依步恩傳道帶來的小男孩叫謝子威,是一名住在中興崙部落的小男孩,五年級。

IMG_0210.JPG還記得當時,我和製作人只問了幾個很簡單的問題:「你叫什麼名字?」、「你平常的嗜好是什麼?」、「你喜歡電視裡頭的哪一位歌星/明星?」、「會不會講母語?」,速問速答。我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回答問題的時候要看攝影機,眼神不能亂飄。其他素人小孩在回答問題時,眼睛多常會亂飄,說話會發抖或是結巴、不明確。但是子威從頭到尾都是看著鏡頭,紮紮實實地把那幾個問題用堅定的語氣回答出來,彷彿見過大風大浪般的沉穩。

拍過幾檔戲,不敢說閱人無數,但也算是接觸過一定數量的演員。其實要看一個人的表演O不OK,不用整段聽完,只消聽個幾句,心中大概就有個底了。演戲很講專注力。若你三心二意、眼神飄忽不定的話,那攝影機就會變成照妖鏡,把你拙夯的演技打回原形。但只要夠專心,注意力集中,把情感放在眼神裡頭。就算不會演,不看攝影機也對了一半。

子威就是給我這種穩建的感覺。

試鏡完之後,我幫子威拍了一張照片,也就是現在大家看到的這張。他的眼神,即便是寫稿的現在,我依然感覺會穿透我的雙眼,聽到內心的聲音。

對小男主角有個底後,心中稍微舒坦了一些。雖然不太敢相信好運這麼快就降臨(因為子威是我們試鏡的第四個小朋友,才試四個就找到男主角,講出去會被天打雷劈)。所以即便心中打定主意就是他了,嘴裡仍是對製作人咕噥地說「還是再找幾個吧!」。隔天,我們拜訪了高士部落,也召集了高士國小所有四到六年級的小朋友,又看到幾個表演潛力不錯的小朋友。雖然心中另有盤算,但想來想去,還是子威最對味。所以在離去之前,便和製作人說,就是他了。於是,小男主角的選角終於底定,由第四號侯選人謝子威小捧油雀屏當選。

回台北後,匆匆做了幾天前製後,立刻又馬不停蹄地跟執行製作、美術與副導南下做複勘。連奧斯卡頒獎典禮都只能靠哀鳳的臉書資訊一一得知。當我知道納塔莉波曼和克斯汀貝爾分別拿下最佳女主角和男配角時,非常高興。因為南下前才剛看了《燃燒鬥魂》和《黑天鵝》,兩部都深得我心!

可惜,好事多磨。因前製期太短,導致部份工作人員檔期橋不攏而退出。所以我和副導除了要確定拍攝場景間的路程和演員定裝外,還要臨時找攝影師與燈光師。結果,攝影師壽哥開拍前一天才與我們會面,燈光師宋哥則是開拍當天才出現。雖然時間上有些小驚險但還是趕上了,人員到齊後便展開了馬不停蹄的拍攝行程。

《查馬克的飛行土司》改編自真人真事。現實生活中的主人翁叫逸章,是一名勤奮向學、文筆奇佳的排灣族男生。他在部落教室裡和一名背包客老師Monica結為莫逆之交,最後改變了他自己的一生。故事大多也圍繞在他與Monica老師之間的互動。在劇本裡頭,編劇飄飄和小馬做了一些更動,將男主角命名為「查馬克」,並把戲劇元素加強,讓原本已經不凡的現實故事變得更精彩動人。而在片中飾演背包客老師的,則由知名泰雅族歌手羅美玲擔綱演出。

IMG_0454.JPG其實,我要承認,開拍當天我是有些畏懼的。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到原住民部落拍戲,用的演員除了美玲以外,百分之九十九是素人演員。再加上語言問題,以及劇組人員的倉促成軍,面對為期十天的拍攝期,我實在是不敢太樂觀。但是第一天的拍攝卻是出乎意料的順利。加上開鏡典禮是我從影以來最酷的儀式,由部落的巫師替我們作法祈福,一群人圍在火堆前一個一個被巫師打屁股加持。這種經驗真的是平地遇不到的呀!

其實,我並不排斥素人演員。講老實話,由於製作成本的關係,我的前幾檔戲也啟用了不少素人演員。我覺得素人的表演,優點在於「不油」。專業演員或許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把表演和情感做到位,但那表演方式多少摻雜些技巧。看起來雖然好看,拍起來也快,但就是少了一種(我稱之為),「自然的呼吸」。而素人的好處就在於,他們沒有方法可循,只能依賴自己的直覺與專注力來達到導演的要求。那股自然的況味有種方法論演員沒有的呼吸。就像在喝一杯白開水,雖然沒有味道,喝進喉嚨倒也舒坦。我愛用專業演員,也不排斥素人。最怕就是那種不油不素、不上不下的演員,看了真的是會讓人牙齒發寒呀!

IMG_0494.JPG很慶幸的是,這回找到的男女主角,子威與美玲,分別達到了我對於「專業」與「素人」二類演員的最高標準。美玲的表演有一種爆發力。只要給她環境,她會毫無保留地把所有情感丟給你。有一場戲,是即將離開部落的背包客老師,在車內讀到查馬克的信而落淚。說老實話,離別的那封信是我寫的,字字斟酌的情況下早對信的內容沒了感覺。但是當我在車上把信唸給美玲聽的時候,念到一半,她的雙眼立刻落下斗大的淚珠。那情感對我來說,是真實的。即使在落淚後二秒車子因震動而讓攝影機晃了幾下,但我仍然一次OK。表演,有時只求那一瞬間的眼神或是微笑。只要有那一格的情感,不論攝影機再晃、視線再偏,我都會說「OK」。

套一句超級星光大道的台詞,「感情和pitch,還是情感的渲染才是王道呀。

相較於美玲的表演,子威的演出更是讓劇組人員跌破眼鏡。在開拍之前,沒有人相信一個在部落長大的小孩能夠把這麼複雜的角色詮釋的這麼好。查馬克是個很複雜的角色。他纖細而敏感、脆弱而強悍。又要防備別人,又要慢慢敞開心房。這表演即便是叫平地專業小演員來都有難度,更何況是一個從來沒有學過表演、有資訊斷層的部落小孩。但是,子威出乎意料地,把這個角色詮釋的又好又踏實。既不隱晦羞澀也不誇張做作,而且在這個每天工作時數長達十八個小時的變態環境。他從不耍脾氣。就算再累再睏,被叫醒了還是強撐起精神,繼續演戲,絕不任性。即便是在劇組中最愛虧他的攝影師壽哥最後也稱讚他說,「子威是我見過最能演繹苦難角色的小孩。」

IMG_0464.JPG這次的拍攝經驗非常難忘。而這些難忘的回憶除了要歸功於有志一同的工作人員外,還得感謝高士部落的所有朋友。你們的情義相挺,讓我們在最舒適的環境裡頭工作,還親切地招待我們部落的美食。到目前為止,我依然想念炮哥那澎湃又原汁原味的排灣族烤肉、巴里的歌聲、師母親切的招呼、依步恩傳道冷的要死的笑話和痛風(XD)。你們讓我們這些來自平地的工作人員感受到部落的熱情與溫暖,在我們的心頭種下「回到部落就像回到自己的家」的感覺。那美好的回憶,我們將永遠感念。

除了部落的熱情外,高士部落附近的景點也是本次拍攝所難忘的。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次看到斷崖底下,那壯闊海岸線的感動。雖然這個屬於中興崙與高士部落居民的後花園可能會隨著影片的播出而曝光,但是我永遠忘不了工作人員站在夕陽的餘暉前認真拍片的剪影與靈光。那是一種氛圍,汗水加上大自然的陪襯,讓我們更覺得自己的渺小,更會學習謙卑,認份地把片子做好,拍好,將部落的美麗呈現在觀眾的面前。

IMG_0527.JPG拍片期間有個小插曲,就是發生了日本311大地震與海嘯。記得是下午二點鐘,我接到老爸急急忙忙的來電,跟我說日本大地震,海嘯估計下午五點半會抵達花蓮、台東和屏東。他只知道我在恆春拍片,但不知道我在山上其實安全的很,所以急急忙忙地打了電話來通知我。由於那時在搶光趕拍,能接電話的機會不多。但隨著劇組人員的簡訊越來越多,日本大地震的消息也在口耳間傳開。那時我們在警察局內拍攝,中間不知道是誰開了電視,大夥看了海嘯衝進日本市區與農田裡,宛如《2012》的畫面時,全部都嚇呆了。我更是整個人驚得動彈不得。怵目驚心的畫面加上電視台的標,下頭寫著「海嘯將於5點37分抵達花蓮、台東、屏東沿海等地」。那時,世界末日的景象在我眼前飛舞。我那時心中想得是「大海嘯都要來了我們還拍什麼片?有一些在花東的朋友可能會因為這次的海嘯而喪命耶!」雖然事後知道情況並沒有那麼嚴重,但是在新聞媒體不斷重播那宛若世界末日的景象,以及新聞台嚇死人不償命的標,我一度認為「世界末日都要來了我們還拍什麼」的無力感。

難過的感覺襲捲而來。雖然劇組勉強打起精神說說笑笑,甚至臉書上還有人寫說「海嘯來了,大家快去拿衝浪板」。這些話對我來說,無疑比一萬根針更為刺眼。哈囉,有沒有搞錯?幾千人在日本那邊因地震或被海嘯捲走而喪命了,你想到的難道只有衝浪而已嗎?雖然說可能只是說者無心,但我當時真的是一點拍片的力量也沒有。腦袋裡頭只有那些無辜慘死的日本民眾,以及即將在5點37分抵台的「海嘯」。

儘管如此,戲還是要拍。勉強打起精神,搶光把還沒拍完的部份拍完。然後趁換鏡位與等光的空檔,打了幾通電話給家人與朋友報平安,說我們在南部沒事,一切安好。警察局拍完後,我們移師山上,拍到五點半時,由於我的手機在山上不通,只能急忙問場記小米台東與花蓮的狀況怎麼樣。直到聽說海嘯到台灣就只剩下幾十公分,並沒有造成任何災情時,心中的大石頭才放下來。

拍攝《查馬克的飛行土司》,對我來說,是個很新、而且很奇特的經驗。他與我之前拍過的任何一部片都不同。雖然是素人小男孩為主角,但他的表演卻令人驚豔。攝影師與燈光師跟我是第一次配合,但tone調卻出乎意料的合諧且對盤。大家也都很努力地把每個鏡頭拍的盡善盡美,不論是在構圖、美術或是燈光上。而身為一個沒有脾氣的導演,有個能夠當黑臉的副導真的很重要。在此要特別感謝我的副導嘉紜。也要感謝攝影師壽哥、燈光師宋哥、執行Dino、美玲、子威、小米、三妝、美術、收音與場務,以及所有沒有點名到的工作人員和高士部落的所有人。因為你們的付出,才有這段真誠又難忘的回憶。

IMG_0453.JPG最後,我要跟我最親愛的小男主角,也就是子威說一些話。

子威,雖然我們這群哥哥姊姊叔叔阿姨,來自離你家很遠很遠的台北,來拍你,來拍你們的部落。但認識你們之後,我發現我們之間的距離並不遠。因為跟那些因自然災害而天人永隔的家屬來說,台北與屏東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千萬別以為我們拍完你之後,就只會拍拍屁股走人。不會的。我們會常常回去看你。監督你有沒有認真讀書,有沒有認真地把這次拍片的回憶,當做是人生中的難得經驗。要眷戀,但不要留戀。因為,人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子威,加油。只要你肯用心,專注,你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改變你的人生。別忘記,你有一大群好朋友在台北等你。等你長大,等你到台北來找我們。等你成長,等你回家。

加油!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子威
  • 好啦 我會的
  • 子威,加油!

    我是金桔粒 於 2011/04/05 23:51 回覆

  • 訪客
  • 有空帶子威來玩啊
    我跟冠廷都好想他啊
    真是可愛又厲害的男主角啊
    等你上台講金鐘獎得獎感言啊
  • 那就一塊到牡丹鄉的高士來參加首映吧
    有原汁原味的排灣族烤肉哦
    呵呵

    我是金桔粒 於 2011/04/05 23:51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