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jpg今年對於去書展這件事,其實我是有些抗拒的。一來是房間太小,很多書都已經裝不下裝箱擺到房外了(擺在走廊邊有種在考驗房東對我的耐性的感覺)。另外一點就是最近忙得不可開交,二檔戲的劇本要改、二個案子的剪接要完工,還有一些潛在的案子在蠢蠢欲動,「應該」是沒時間看書才對,現在買書除了說是滿足「想買書」的慾望,完全沒有任何實質上的作用。

只是,我到書展的目的十分明確,就是撿便宜。把一些「最近不會看但日後可能會有興趣」、具有「閱讀潛力」的書買一買。即便一時半刻之內不會翻到,但想看時可以把自己的家當圖書館,拿起來就翻。純粹只是想滿足「想看就看得到而不用飛奔去借或去買」的懶惰心態。

近幾年看的書越來越雜。以前很喜歡看小說的我,這陣子竟興趣缺缺,反而開始對一些科普書籍產生興趣。這嗜好打哪時培養起我還真的不知。可能是年紀大了,對於一些自己當初無法掌握的知識開始產生一種「現在再不搞懂,以後就沒機會懂了」的危機感(啊是有多老呀?)。所以每當搖控器轉到Discovery Channel的「宇宙有道理」或是「霍金看宇宙」等節目時會自動停下來;會開始會涉獵「天文」、「物理」等之前束之高閣的科普書籍。雖然看不懂,卻為了裡頭浩瀚無垠的知識而感到興奮。

為什麼會突然開始對這些題目感興趣?理由聽起來或許有些道貌岸然,但事實上,我的腦袋現在有個黑洞,非常飢渴地想去吸收所有我曾經不熟悉(或排斥)的一切。做為一個第一年大學聯考數學只考三分的數理白痴,我曾將自然科學視為人生絕緣體。但現在因為一些莫名的原因,我竟開始對它們產生興趣。即便複雜的數學公式令人怯步,但所有未知的事物對我來說都俱有極大的吸引力。因為「我不懂」,所以我想搞懂它,如此而已。

雙機.jpg我的房間有張桌子,多年來一直被拿來當做餐桌使用。前陣子老媽上來台北,理所當然地又幫我把倉庫般的房間整理成看得到地板的小套房。當老媽將所有餐碗廚具全部搬到浴室當廚房用之後,我那小到不能再小的房間神奇地又多出了一個空間來。由於工作的關係,我的桌上固定有二台剪接電腦,一台PC一台Mac。當桌子被剪接瑩幕佔據後,能夠伸展的閱讀空間自然就被壓縮了。所以我的心中一直很想要有張「乾淨」的書桌。這次拜老媽神奇的收納功力所賜,我的房間多出了一張可以單純for閱讀的桌子。

本來是不想踏進這次書展的,但因為朋友的邀約,雖阮囊羞澀還是硬著頭皮上了戰場。夯不郎噹的也買了近三千大洋的書。其中有一套叫「基礎物理」,從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開始講起。書展人員從銷售員、收銀妹到打包小弟,每個人都問我說:「這是你自己要看的嗎?」,我卻一直聽到她們的潛台詞「那麼老就省省吧,買給兒子還比較實際點。」為了逃離謎之音的國度,我只能匆匆付帳,然後抱著書狼狽地離開現場。回到家後,把書一本本排到新誕生的「書桌」上,頓時有種人生重新洗牌的感覺。

曾經有人見我手上抱著一疊數學的書,就直接認定我是為了寫劇本才借書來做田野。但我其實單純只是想了解那本書在講什麼而已。閱讀是一件美妙的事,而能夠單純因為喜歡讀而讀,並且大方地分享閱讀的品味也是一件很棒的事。

只是我不曉得這套書會看多久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酸梅豬
  • 今天在蘋果日報看見你談到自己的故事分享,真是心有戚戚焉,我也不是科班出身,以前雖寫書不少得獎不少,但那些獎跟拍片也沒甚麼關係,去年完成紀錄片和一部廣告短片導演工作,感覺好像賺了錢,多數都在償還過去沉前時期的負債,但這也沒關係,拍片是為了理想,以後開一家鼓勵獨立製片的電影院是我的願望,最近和茂伯見面,也都在聊我拍了甚麼?他拍了甚麼?這樣的生活也挺有趣的。只是還是會心裡蠢動著拍片的熱情,然後,不知道下一部片在哪裡而已。哈~~。
  • 謝謝酸梅豬的分享啦
    其實拍片真的是有苦有甘
    就跟做任何事情一樣
    只要有心,沒有拍不完的片
    也沒有完成不了的夢想
    共勉之囉

    我是金桔粒 於 2011/04/05 23:53 回覆

  • 卵生水筆仔
  • 這套我也蠻想看的,也是跟所學毫無關係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