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莎跡》(The King is Alive)是Dogma第四號作品,卻是第一部跨國製作、英語發音的電影,也是Dogma電影中最有野心的作品之一。影片描述一群原本生活在文明世界的美國人,因為黑人司機迷失了方向而誤入一座沙漠的廢棄德國礦坑。方圓百里之內渺無人跡,只有一名從德軍退出非洲後便一直居留當地的老礦工,以及許多二戰期間遺留下來的罐頭。

團員裡有名叫做Jack的年輕人,自告奮勇一人走進沙漠向外求援,其餘的乘客便守在原地等待救援。待援期間,逕爭優雅與情緒管理的中產階級,在非洲大地照妖鏡的照射下一個個現出原型,變成懷抱著醜惡慾望與滿懷恐懼的「人」。另外一名團員名叫亨利,是個能將莎劇倒背如流的劇作家。他提議在這段等待救援的日子中,排演《李爾王》(King Lear)以打發時間。而原本是隨意排演的舞台遊戲,到最後竟活生生地成為赤裸鬥爭的人性戲碼。

細看片名,便可推敲出字裡行間的劇情趣味。《荒漠莎跡》的「莎」字玩弄「沙漠」與「莎士比亞」二意的輝映成趣,編導以古諷今的安排不言可喻,而對應起「莎劇」中慾望與恐懼的描寫更令人毛骨聳然。《李爾王》是莎士比亞最著名的悲劇之一,描寫國王李爾因為自身的「悲劇性格」(Tragic Flaw),對小女兒做出錯誤的判斷,而導致自己滅亡的故事。藉由排演《李爾王》我們驚見,莎翁早在五百多年前的時空,已將人性裡所有醜陋不堪的慾望爭奪,做了最寫實的角色對照表。不禁令人感嘆時空變遷雖大,人心險惡的道德劇碼卻是幾百年來都演不膩的。

有別於拉斯馮提爾的《白痴》以超寫實的性愛場面,去反諷中產階級的假道學,以及過度的反類型與主流電影的製作方式(連攝影師和收音員入鏡也無所謂),《荒漠莎跡》一反Dogma電影為反動而刻意粗糙的極簡風格,手搖鏡頭與蒙太奇剪接竟意外地成為該片風格化的特色之一:遼闊無邊的黃色大地、對應成趣的沙丘起伏,寶藍暗灰的荒漠蒼穹……。Dogma教條中強調實地拍攝與自然打光的要求放到沙漠中,竟拍出了大自然的美麗與闇黑的神秘力量,亦替這部強烈揭穿中產階級虛偽面具的人性戲碼提供了絕佳隱喻。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臺北藝術節
  • 莎士比亞激放登台

    您好
    我們是臺北藝術節,如果你喜歡莎士比亞一定也會喜歡我們的作品!

    ※8月14-16日 法國。國際視覺劇場《低迴李爾王》
    選自經典莎翁四大悲劇之一《李爾王》。優雅艱澀的莎翁詩句,首度挑戰以情感強烈、畫面豐富的手語呈現,手語成了發揮劇情張力的最佳肢體表情。導演刻意以手語演出擔網演出小女兒,直接質疑「語言是說真話還是說謊話的工具」?當頭棒喝,令人動容。

    ※8月21-23日 西班牙.里屋雷劇團《偷窺哈姆雷特/歐洲之屋-哈姆雷特之無言序
    莎翁優美的文字,這次完全隱藏!七個房間剖呈赤祼的現代生活,讓觀眾穿越死亡、性愛、哭泣、瘋狂,體驗一回完全不需要語言的莎士比亞!劇中人生活細節,床邊激情,偷竊暗藏,赤裸全露,第四面牆的觀眾盡收眼底,流暢譜出一個為正當偷窺而創作的無聲作品。

    更多精彩片段請上臺北藝術節官網 http://www.taipeifestival.org/
    更多深入的介紹可上臺北藝術節部落格 http://blog.yam.com/bravotaf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