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看到那麼爆笑的電影了。

有人說日本是一個愛造夢的國家,將許多幻想寄托在綺麗的漫畫當中,讓豐富的角色在架空的世界裡自由自在地發展,進而成為另外一個世界。《戀之門》當真是抓住漫畫的精神,源源本本地將卡通性格的故事用影像傳達了出來。

《戀之門》的主人翁蒼木門,是一位自認為「漫畫藝術家」的無業遊民。他的作品不向資本主義靠攏,堅持創作自己為是「藝術品」的東西。這種乎頑固的根深蒂固的想法,是被同為畫家的父親所影響。而在推廣自己的「藝術」作品給大眾的同時,蒼木認識了愛玩角色扮演(Cosplay)的戀乃(酒井若菜 飾)。一位需要知音來慰藉空虛藝術心靈的落魄漫畫家,碰到一位尋找生命中完美Cosplay搭檔的美少女,這種劇情就像漫畫一樣,男女主角立刻一拍即合,頓時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許多誇張搞笑的情節也在二人矛盾性格的衝突中擦出亮麗炫目的火花。

像《NaNa》一樣,《戀之門》同樣改編自同名連載漫畫。只是《NaNa》人物的基本設定是站在寫實主義的角度出發,描寫二位同名同姓的女生,共同生活的點點滴滴;而《戀之門》則完全取法漫畫的精神,不論是誇張的演技、拼貼式的鏡頭、炫麗的色彩、以及無厘頭卻又讓人大聲叫好的歌舞片段……,在在就是將漫畫中的後現代精神忠實地以影像呈現在觀眾的眼前。觀賞《戀之門》時,必須將所有理性合理邏輯思考統統拿掉,觀眾只需要沉浸在導演所提供的笑料中即可(註:本片導演松尾鈴木也在片中客串漫畫家的角色,極為爆笑可愛。)。

儘管如此,《戀之門》的內容倒也不是如此空虛。除了實驗電影述事的手法外,《戀之門》其實處理著「藝術」與「通俗」二者之間的哲學觀。蒼木帶著自己的「石頭漫畫」四處碰壁,卻自視甚高堅信自己的東西才是藝術品,其他人都是不懂的欣賞的凡夫俗子;然而這個想法卻被一個小朋友一語戳破(順道一提,那位小朋友打起拳來的認真樣態還真是一絕呀),也就是再如何自認清高的藝術品,若沒有任何觀眾欣賞的話,也不過是沒有生命的「石頭」罷了。

小孩子的一番話,點出了「主動閱聽人」的重要性。藝術家再如何認為意境高超的作品,如果連一個小孩子都無法感動的話,更遑論去感動其他人了。而蒼木門也是因為被小孩子的一句話點醒夢中人,而開始提筆創作自己一向不屑的漫畫作品,最後終於找到自己的路。

或許沒有《下妻物語》的瘋狂,也不是像《NaNa》一樣的寫實,《戀之門》以誇張的鏡頭語言,去傳達一個非常簡單的概念:「看電影,好看就好。何必想太多呢?」你可以把《戀之門》當成是藝術片看(在美術上的成就),也可以當成通俗片看(無厘頭的搞笑橋段),至於藝術與通俗之間的那把尺……,就憑觀眾自己拿捏囉。畢竟,觀眾最大呀,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