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告訴自己,做事要認真要專心,不要拖到最後一刻才去做;但是「愛拖」的劣根性就是跟著我,事情不拖到半夜二、三點不會動工。這壞習慣已經困擾我很久,卻因積習已久而本性難移。

七月底是底定要畢業了(再不畢業就得自己滾蛋),但是現在論文一字未動,紀錄片「一刀未剪」。這裡的一刀未剪不是「完整版」的意思,而是什麼都還沒動。一想到六月十五日要交給文化大學論文的初稿,我的表情就像左邊那位先生一樣,因驚恐而扭曲變形。

生活的調子如何,由自己決定。從大學時期一直忙到現在,曾經認為「忙碌」是逼迫自己做許多事的好方法,但一路跑下來,卻覺得好累好累。我是那種上課時期盼著放假,沒事時卻又希望上班的賤骨頭。手上擁有的都視若無物,只有自己被五花大綁時才會了解到自由的可貴,卻往往為時已晚。

現在手邊有國科會的案子要結、U種子的稿子要交、論文要寫、紀錄片要剪、還有一大堆有的沒有的公私事……,全部像畫家的染缸,混成一團奇怪的顏色。生活的調子,去他的生活的調子,給我時間睡覺比較實際。

不過話說回來,自己愛拖的個性不改,一天給我四十八小時也不夠用……。

--
完全是一篇碎碎念的牢騷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是金桔粒 的頭像
我是金桔粒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v
  • 這就是人性阿<br />
    我也滿會到最後一刻才做事情的<br />
    大學兼修教育學程時<br />
    教育心理學教授要我們交一篇10000字以上的報告時<br />
    我就想過要事先寫<br />
    後來發現,我還是要到交告稿前幾天才寫得出東西<br />
    從那次之後,我就知道<br />
    提早作這件事......是不適合我的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