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曉得是胃酸過多還是怎麼的,會突然有一種想嘔吐的感覺,然後一股酸味就從胃裡湧到喉間,好像把整個人倒過來喝醋一樣的難過。

覺得自己的身體真的是大不如前了。以前大學時代,熬夜看書到四、五點,還可以趕第二天早上八點的英作課(只是會打瞌睡就是了,哈哈);大三時在便利商店打工,做的是大夜班,上班時間往往是從晚上十點值班到隔天七點,下班後抓幾條報廢的熱狗和茶葉蛋再趕八點的課。有時候上完一整天的課,回到寢室睡不到三個鐘頭,又得到便利商店打工。考試、作業全部都在便利商店裡完成。這樣子累操勞的生活,我也是熬了二年過來,大學時代健保卡一格都沒有畫,一張都沒用到,這輝煌的紀錄至今還保留在我的皮夾內,一種過往身強體健的象徵。

不過上了研究所以後,身體的變化逐漸明顯,開始會感覺到累。研二第一天到東森上班時竟然還胃痛到請假。第一天就請假讓長官對我非常的有意見,但那天就是止不住的上吐下洩。從那時起,我的身體好像開始舉起白布條跟我抗議,三不五時就會冒出一些小病小痛,跟大學全盛時期比起來,研究所的健康紀錄簡直是慘不忍睹,節節敗退。電視上只要出現「某某研究生又過勞死」之類的新聞,我的手機就會收到關切的電話(其實應該是想確認那個人是不是我吧?),然後總是在結尾的時候多加一句:「你現在怎麼對你的身體,你的身體將來就怎麼對你!」

好一個恐懼訴求呀。其實我也何嚐不希望有個正常作息吧。我非常地羨慕班上一些生活作息超級規律的同學們。他們定期上健身房,自備白開水(搞不好是家裡面逆滲透再煮過消毒後的水)。每天晚上不超過十二點鐘就上床就寢,每個月定期健康檢查。這樣子的生活對我而言,如果拿我的行事曆來對照的話,只能說:「你別哮想了。」

不過經過這一陣子的胃酸逆流,我可能會開始儘量改變自己的作息吧。之前聽一位朋友說:「如果你不想帶給你家人任何的負擔,把自己的身體弄好是非常重要的。」這是第一次,有人將身體健康的重要性從自己的身上轉移到他人的論調,which我覺得是非常一針見血的。的確,如果說將來生了什麼病,自己倒了是活該,卻沒有想到家人會因為自己的健康而擔心操勞,甚至為了自己的病而影響到經濟能力。身體健康不但是為了自己,也承載了家人對你的關心。

所以,結論是「照顧身體是很重要的!」這樣嗎?好八股哦。不過,陳腔爛調往往是至理名言。說的簡單,先做到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ulu277
  • 你最好不要只是說說啊<br />
    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