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jpg(以下文字有《異形:聖約》雷,未看過電影的捧油請斟酌服用。)

驚悚大師希區考克有個理論,叫「電冰箱理論」(Fridge Logic)。用白話文解釋就是你在看電影或是讀小說的時候,有時會因為情節太精彩而忽略某些不合理的橋段。這些劇情漏洞在觀賞/閱讀時並沒有發覺,直到晚上肚子餓開冰箱找東西吃,裡頭的小燈泡亮起來,你的腦袋才開始轉「淦剛剛電影那個轉折根本不合理為何我當時沒發覺?」「電冰箱理論」就是指觀眾在觀影的過程中被故事本身所吸引,短暫忘卻(或是忽略)劇中的不合理之處。

舉個例像《全面啟動》,Cobb團隊為了騙Fischer(Cillian Murphy 飾)上專機,買下了一整家航空公司。在飛機上為了讓Fischer昏迷,先是偷了他的護照,然後假藉還他護照的同時趁機下藥到他的飲料中。這些招數在觀影時看起來都沒有問題。只是回頭想想:如果航空公司已經被買下的話,為何不直接叫空姐在他的飲料中下藥就好,何必冒著被出包的險偷護照虛晃一招呢?

「電冰箱理論」很適合拿來談《普羅米修斯》(或是任何你喜歡別人不喜歡的電影)的開場白。對於《普》二極化的聲浪,我個人是站在「非常喜歡電影」的光譜這端。討厭這部電影的人除了批評節奏過於緩慢、異形太晚出現外,還把「二位白痴科學家把手伸出去給異形咬」跟「莎莉賽隆逃亡時只會跑直線」當做罪無可赦的bug開始批評。可是這些對我來說都不是問題,因為我太著迷於雷利史考利打造出來的科學世界與哲學命題-根據「電冰箱理論」-而讓我忽視了這類(對我而言不出會戲的)劇情漏洞。《普羅米修斯》除了做為雷利史考特在睽違第一集《異形》33年後的續集異形電影外,他所放入的哲學命題(人從哪裡來?誰是造物者?若人能超越上帝會不會有伊底帕斯情結?)和藝術設計全部達到電影美學的高標。對我來說影片節奏快慢得宜,蕭博士到醫療艙取異形卵的橋段真是看到人的手心發涼呀。

只是這篇不是來講《普羅米修斯》而是《異形:聖約》。做為雷利史考特的腦粉,《異形:聖約》自然是上映的第一天便迫不及待地擠進早場電影院朝聖。老雷似乎嗅到部份觀眾對《普》片的不滿,於是在《異形:聖約》裡頭減少了哲學思辯,增加了異形攻擊人類的橋段,在藝術設計上也企圖與《普》片做出區別。攝影與美術氛圍不似延續「普羅米修斯號」的高科技感,而是返樸歸真,以1979年『異形』第一集的工業風為基底,回到那個黑黑濕濕黏黏的,異形的感覺。

相對於《普羅米修斯》的神秘感,《異形:聖約》變得直白許多。在「普」號出發的十年後,另外一台殖民太空船「聖約號」出發了。原本還要再多睡幾年才會到達目的地的船員們因宇宙電波的干擾提早醒來,還意外燒死了被困在冬眠艙裡頭的艦長。正巧在同時間他們接收到一些訊號,發現有顆適合人居的星球在附近。拒絕再進入睡眠艙的船員們決定放棄抵達原行星的計劃,派了先遣部隊到該星球勘查安危。只是他們不曉得這裡竟是《普羅米修斯》中工程師的老家,前一集的生化機器人大衛與伊莉莎白蕭博士搭著「普羅米修斯號」早到了一步,大衛還釋放了生化武器殺死了工程師族,留下滿坑滿谷的屍骸與基因突變的異形。偏向虎山行的聖約號人員開始被異形們追殺。只是他們不曉得最可怕的敵人並不是異形,而是大衛……。

很直白的電影。開場大衛和彼得韋倫的對話將《普羅米修斯》的哲學論述(如果人類可以扮演上帝,「人」與「神」該如何共處?)重申一番後,便開啟了一場人與異形的追逐戰。或許礙於篇幅的關係,先行釋出的「最後的晚餐」片花在正片裡頭不復存在,還讓詹姆士法蘭柯一出場就領了便當。之後聖約號人員進入了工程師星球,隊員過沒多久就感染了基因突變後的細菌,然後開始生小異形。電影的中後段戲份反而集中在大衛與新款生化人瓦特的對手戲上,長得一模一樣的機器人順理成章地發展成片尾貍貓換太子的橋段,也替下一部異形電影揭開了序幕。

我沒有不喜歡《異形:聖約》,只是更喜歡《普羅米修斯》所帶出來的神秘感。只要能給個合理的解釋,觀眾是願意被唬得一愣一愣的。當我們在《普羅米修斯》裡看到神秘長相的工程師在廣大無垠的瀑布前飲黑水自盡,造就了生命的起源,以及進到金牛角太空船後,長鼻太空艙第一次和1979年的《異形》電影做了連結,我們都覺得「哇,這好神秘呀,老雷的葫蘆裡糾竟在賣什麼膏藥呢?」這些令觀眾猶入五里霧中的神秘感就是電影的魔力,也是《普羅米修斯》樂勝那些打打殺殺的異形電影的關鍵。

只是老雷在《異形:聖約》裡頭,為了擁抱光譜另外一端的觀眾,雖然增加了電影的娛樂橋段,卻讓角色性格沒有發展的空間。即便用得都是演技絕佳的演員,但看得出角色性格的竟然只有麥克法斯賓達(還一人分飾二角)和凱薩琳華特森二位,其他組員都淪為被異形追殺的龍套。《普羅米修斯》裡除了法鯊以外還有飾演伊莉莎白蕭的歐蜜瑞佩斯、飾演哈樂威的羅根馬修葛林和維克的莎莉賽隆,其他組員的角色也各自亮眼。由於「爬面體」與「爆胸體」異形在前幾集已經做到老哏,老雷也就沒有花時間介紹。留下來的就是好萊塢電影裡頭常見的怪物追人的打打殺殺。雖然在攝影與美術設計上仍有一定的高度,但曾經滄海難為水,總希望《異形:聖約》可以青出於藍更勝於藍呀!

說到演員,這是麥克法斯賓達和凱薩琳華特森第二部合作的電影。他們的第一部電影是丹尼鮑依的《史帝夫賈伯斯》,凱薩琳華特森飾演賈伯斯的初戀女友布列南。在電影的第一段出現蘋果電腦的廣告「1984」,那導演正是雷利史考特。雖然這跟異形沒有太大的關係,但電影中總會有一條幽微的線把所有未來要合作的人默默地綁在一起。好啦,這只是我的聯想,與電影無關。不管是不是腦粉,趕快進電影院看《異形:聖約》吧,別忘記我是反指標喔,哈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嗨,我剛剛看完是覺得聖約比較好看,也可能是上一集實在有點久我沒有太多印象。可是你的說法我很認同呢!反指標歸反指標,但是你的說法並不會讓人不舒服,我願意被你說服,我也認為普羅米修斯的想像空間真的精彩上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