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ival-poster-russia.jpg我一直都很喜歡跟「時空」主題相關的電影,如《星際效應》(Interstella)、《超時空攔劫》(Predestination) 、《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 或是《黑洞頻率》(Frequency) 。《異星入境》雖然沒有穿越時空的劇情,但故事概念卻跟時間觀念大有相關。它不是「時空交錯」或「平行宇宙」的劇情,而是以更原創的角度突破觀眾對於時空旅行的盲點,顛覆了線性時間的因果世界。

電影開場跟一般的科幻電影無異:大批外星太空船大舉入境地球各個重要城市據點,地球人不了解外星人的目的地而造成全球恐慌,各地暴動災難頻傳,陰謀論甚囂塵上。政府派出科學家與語言學家企圖與外星人溝通,想要暸解他們來地球的目地為何?就在翻譯內容各執一詞的混亂狀況下,老大哥中國竟率先宣佈要對外星人使用武力,戰爭一觸即發……。

《異星入境》入圍了第89屆奧斯卡獎8項入圍,包括最佳影片、導演、攝影、剪接、美術設計、聲音剪接、音效設計與改編劇本。除了技術面的高成就外,劇本的改編更是令人讚嘆。這部改編自姜峰楠(Ted Chiang)得到星雲獎最佳短篇的《妳一生的預言》(Story of Your Life)小說的主旨挺「宿命論」:假若妳的結局已經寫在妳的一生裡頭,妳還會想要追求那樣子的未來嗎?小說裡的女主角露易絲在學習外星人七腳族的語言中,慢慢獲得了預知未來的能力。她曉得事件結束後,她將會和一名科學家交往,並且生下一位女兒Hannah。但是Hannah並不長命,她將會在25歲因登山意外身亡。在曉得Hannah命運的狀況下,當她丈夫問起「妳想不想生個小孩?」之際,露易絲會答應嗎?

答案是肯定的,即便知道自己將會因女兒的死痛徹心扉,露易絲仍無所畏懼地擁抱了自己的命運,願意和丈夫一塊生下小孩,一起經歷她已經知道結果的未來。這個宿命論的設定讓愛情昇華到生死無懼的境界,有點像侯季然導演的《有一天》:就算知道相戀的結果注定會死亡,因為愛我仍然選擇認識你/妳,因為我們注定相戀。

這也是我喜歡電影改編的地方。編劇沒有將原著改編成像「地球大戰外星人」的科技爽片,而是萃取了小說的精華,並且加入商業電影的設定,骨子裡還是在講外星人的宇宙史觀。劇中設定都與原著精神「宿命論」息息相關,如露易絲女兒Hannah的名字是迴文(Palindrome),以及科學家幫二名七腳族取名為Abbott 和 Costello。他們兩人最著名的脫口秀表演之一就是「誰在一壘?」(Who’s On First?),藉由文字的一語多義和曖昧(「誰在一壘?什麼在二壘?三壘我不知道」)不斷地重覆相同的語句以製造笑點,也呼應了七腳族圓形不斷重覆的史觀與概念。

小說裡頭提到「費馬原理」,並將其延伸為七腳族的宇宙觀。「費馬定理」又稱「最短時間原理」。譬如說,光線要從A點走到B點,它會選擇一條距離最短的當作它的路徑。但是從A點到B點可能的路徑有千百萬條,有可能是直線,也可能經過反射或是折射。光線只要一出發,就不會改變它的方線。但除非它曉得目的地在哪邊,否則光線怎麼曉得哪一條路才是所謂的「最短路徑」?

這就是地球人與外星人思維不同之處。我們將光線的「出發」與「到達」視為一種「因果關係」,有因才會有果,有開始才會有結束,有出發才會到達目的地。這是線性思考的結果。但七腳族不同。對他們來說,「開始」與「結束」是並行的。就像「銜尾蛇」(Ouroboros,烏洛波羅斯)的圖騰一樣:開始就是結束。七腳族之所以會像章魚,就是因為他們的頭是圓的,而且有許多隻眼睛。對他們來說沒有「前」與「後」之分,看什麼東西都像是一個圓,所以它們的思考邏輯是圓形的,文字語言也是圓的。

人類的文明進程是線性敘事,不論是時間觀、空間觀,甚至語言文字都是線性敘事的有「頭」才有「尾」。我們最愛問「到底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但對七腳族來說,「雞」和「蛋」是同時存在的。人類思考物理定律時習慣用因果的角度來處理,連鎖反應是我們能認可的邏輯,所以才會產生「蝴蝶效應」這個理論。而七腳族則是從更大的視野來看這個物理世界。他們認為每個事件都有個「必須要完成的目標」。你必須要先知道「結果」,整個事件才會開始!

美國軍方在電影裡頭算是對外星智慧七腳族比較有善的一方,但一部電影不能沒有反派,所以便將中國設定成不惜與外星人背水一戰的老大哥。電影中頻頻出現的尚將軍在小說裡其實不存在(是哪個國家一直把將軍推出來當發言人,習大大都不做事了嗎?)。設計出尚將軍的原因是為了解釋女主角露易絲得到預言能力的佐證。

在七腳族即將離境,軍隊準備撤退的同時,露易絲打了一通電話給當將軍,對他說了「戰爭不成就英雄,只留下孤兒寡婦。」(“In war, there are no winners, only widows.”)。觀眾會納悶露易絲怎麼會有尚將軍的聯絡方式?答案在於多年後,在一個關於七腳族的國際會議上,尚將軍親自找上露易絲,對她說,因為她的一通電話,他才取消了對七腳族使用武力的念頭,然後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秀給露易絲看。這段在小說裡頭未曾出現,卻也精巧地指出露易絲已有了預言的能力。不突兀亦符合商業電影設定的改編,實在高明。

艾美亞當斯的表演十分精彩,內斂卻又渾厚的表演能量把語言學博士與母親這兩個角色切換的輕鬆自如。但是這個角色對她來說到底還是太好發揮了些,所以得不到奧斯卡的青睞。傑洛米雷納算得上襯職的綠葉,導演很偏心地都不給他特寫,就算是雙人鏡頭焦點卻都在艾美亞當斯上面,走到哪都容易被人忽略,算是有史以來存在感最低的男主角之一。

總之,如果你是抱著想看《ID4星際終結者》等科幻爽片的觀眾,《異星入境》絕對會讓你失望。但若是想在一片俗爛的科幻商業電影中看到「視野」與「反思」、參與讓人腦袋發麻(或打結)的哲學電影,《異星入境》實在不容錯過。

, ,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