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報-關鍵少數

在一片賀歲強片的夾殺中,《關鍵少數》算是「少數」原本不被看好、後來卻殺出重圍的異數(怎麼跟電影中三位女性角色的命運很像)。這當然歸功於電影有個好的故事,是一群黑人女性在5、60年代美俄太空競賽的背景下活出自己,創造時代的故事。
 
《關鍵少數》有三位令人無法忽視的女性角色:凱薩琳強生、桃樂斯范恩與瑪麗傑克森。透過他們的奮鬥過程點出那群為了大時代默默付出、不為人知的「小人物」的故事。三位黑人女主各自不同的角色刻劃也令人驚豔其演出。在1960那個自以為平等卻帶著歧視眼光的年代,有色人種必須比白人加倍努力才能被主管看見自己。講到爭取平權的電影,一般聯想到的總是血汗、控訴與怒吼,但導演Theodore Melfi卻以舉重若輕的手法巧妙地帶出議題,既不潑婦罵街也不賣悲情牌,不卑不亢只為忠實地將那情形搬上大銀幕,至於處境平等與否,觀眾心中自有定奪。
片中三位女性角色並非憤青。她們都是相當有自知之明的知識份子,遇到問題會冷靜思考(如片頭車子拋錨碰到警車的臨危不亂,甚至轉變了危機讓警車為他們開道)。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飾演凱薩琳強生的Taraji Henson第一次走進以男性為主導的計算中心時,她雖小鹿亂撞卻見大人而藐之的鎮定,不禁令人心中為她鼓掌。見到不平等的事件發生並不會疾聲厲色,而是冷靜地觀察局勢,找出對自己最有利的對應方法來面對。明著來的抗爭只會被當做蠻荒之地的野蠻人,反而是服從制度讓他人自己看出制度的漏洞,如有色人種的廁所問題,以及辦公室連咖啡壺都要分有色白人。
 
 
凱文柯斯納所飾演的男性主管表現的不慍不火,以目地為導向的偏激(一天到晚把加班裁員掛在嘴邊)讓他顯得面目可憎,卻是標準的刀子口豆腐心,見到不平等的情事願意傾聽,甚至灑狗血地打掉有色人種廁所的招牌,讓這句”Here in NASA we all pee in the same color.”成為令人想站起來鼓掌叫好的經典台詞。因《生活大爆炸》謝爾頓一角爆紅的Jim Parsons也在電影中尬了工程師一角,但過於習慣Sheldon伶牙利齒的粉絲們可能要失望了,他在電影裡的角色有點手足無措,台詞與鏡頭都很片段,變得綁手綁腳。
 
但我很喜歡克莉斯汀鄧斯特的表演,曾幾何時那位動人可口的小吸血鬼也開始扮演這種尖酸刻薄的晚娘角色。她最精彩的演出是跟Octavia Spencer在洗手間的對話那場戲。她對Spencer說「不論之前發生過什麼事,我對你們每個人都沒有偏見。」卻被Spencer反將一軍說「那是妳的自以為。」是呀,每個歧視者都不認為自己在「歧視他人」,就像每個反同論者都會搬出「自己身邊有很好的同志朋友」一樣為自己脫罪。反同論者認為自己認同平權,但是當對方要爭取與自己同樣的權利(如婚姻)時,免談!帶著有色的眼鏡講著歧視的語言,像國王的新衣一樣看不見自己的偏見,果然文明的進化需要時間的累進與衝擊。
 
雖然入圍了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關鍵少數》的問題卻也出在劇本結構。全片關於女性在職場上奮鬥的描寫非常生動寫實,但是跟婚姻、家庭與愛情的部份卻顯得片面與敷衍。黑人男性在電影裡頭像是被閹割了一般毫無作用。家庭與愛情的篇幅之於工作的連結也顯得力不從心,流於為了交代而交代。無法從家庭層面去鑿刻角色的深度,非常可惜。
 
而電影裡頭出現的太空人John Glenn對於台灣觀眾比較陌生。1962年2月20號,他在「友誼七號」太空船裡環繞地球軌道三圈,成為第一個環繞地球的美國人。John Glenn的事跡早在1983年就有被拍攝成電影《太空先鋒》(The Right Stuff),不過比較是以男性的英雄電影為出發點。《關鍵少數》的導演Theodore Melfi則以女性觀點出發,揭露女性在一個全面男性主導的職場中所面對的性別歧視與人權議題。
 
片中一幕由演員Octavia Spencer帶領著一群計算員娘子軍走向大廳的一幕,正好與《太空先鋒》裡七位太空人走向火箭指揮塔的男性雄風展現互為表裡,宣示著《關鍵少數》在本質上雖然以太空競賽為背景,實際上在傳達關於種族平等與性別歧視等人權議題。可惜John Glenn於電影上映的前二個禮拜去逝,無緣見識這個版本裡英姿煥發的他。片中描繪他劃時代的創舉已成身後事,令人不勝唏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