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衣場離青春越遠,就越懷念青春的味道。如果少年時夠精彩,長大之後,不論歡樂或苦澀都會成為甜蜜回憶的味精,內化在身上的每個部份。一首歌,一幅畫,甚至一股涼爽的風或是隨處飄來的麵香,都會牽動你的神經,回到那神奇的17歲。

這就是青春的滋味。

曠別青春數十載後,可以在而立之年重新處理幾乎忘怯的情懷,拍一部青春的電影,實在是個恩典。《寶米恰恰》表面上是一部雙胞胎姊姐大戰費洛蒙旺盛男生的青春愛情喜劇,但骨子裡卻不只是個雙胞胎的故事。雙胞胎的另外一半,可以是每個人鏡中自我的隱喻,如何在外界對人不同的觀感中,尋找自我的認同,找到屬於自己的正確道路。它不只是一部雙胞胎的電影,它是一部everybody的電影。

在拍了許多的資源有限且製作期匆促的電視劇與連續劇後,拍電影成了一件雖辛苦卻又奢侈的工作。導演就像每天搬石頭到山上的神話人物西西弗斯,不斷地重覆同一個動作好幾遍,只求完美的表演與走位。寫實影片還是處處充滿了設計,導演的工作就是把那鑿斧的痕跡給抹去,讓整體的表現看起來更自然。

不只是導演,現場工作人員都為了一股看不到的「氣」(aura)而努力。攝影師為了經營觀眾不易察覺的暗部而努力;收音師為了捕捉觀眾聽不見的聲音而打拚。演員為了呈現觀眾看不見的小動作而使盡全力。所有看不見的東西集合在一起,就會形成一種氛圍。這就是電影。只是這回為了多複製一個雙胞胎,更是動用了千軍萬馬,難上加難。有快樂的戲,也有拍得很痛苦的動作戲。只是再苦再累,也要撐著苦瓜臉微笑一整天。拍片本來就是複雜的玩意。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