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 Me Please_Affiche.jpg在一個看似祥和的小鄉村裡,有一座陰森詭異的古堡。詭異的古堡被包覆在冰天雪地之中,裡頭進行的不是懸壺濟世的醫療行為,卻是專門替名人/有錢人執行「自殺服務」的診所。雖然診所提供的服務極犯忌諱,但負責人庫格醫生是個古道熱腸的人。他的目地並不在於取走生命,而是要病人了解生命。庫格醫生非常謹慎地挑選他的「病人」,即便常常有人假藉癌症之名來這尋死,卻往往逃不過他的法眼。這幅美麗的烏托邦想像雖然存在庫格醫生的腦海,但「自殺服務」仍是引來當地居民的反感,甚至招引了一群極端厭惡「安樂死」的暴力份子,替這個「自殺門診」埋下步步殺機……。

在眾多電影題材中,「安樂死」的議題應該算是非常棘手的。所以《非常自殺門診》的導演Olias Barco將它處理的黑暗突梯。一群在診所裡頭等死的有錢人與名人、一群看似專業卻在私底下與病人發生感情與性關係的護士,以及一群在城堡外頭看不慣診所所提供的服務的憤怒人們。個性鮮明的角色們猶如處理《飛越杜鵑窩》裡的精神病患般,每個人對於死亡,各有不同的浪漫與響往。

電影裡頭唯一正常的,大概只有醫院的主事者庫格先生了。他比所有支持/反對「安樂死」的人站在更高的道德點來看待「生命」與「死亡」這件事。遺憾的是,「安樂死」一事對於人類道德仍屬禁臠。於是,就算他能夠講出社會學上再多防止自殺與安樂死的好處,終究抵擋不了世人無知的暴力反撲。

Kill-Me-Please-32245.jpg或許《完全自殺門診》處理的是人類道德邊緣的題材,但黑色喜劇的暴力橋段沖淡了議題的嚴肅性,稀奇百怪的病人角色也助長了該片的突梯與荒謬。而影片的黑白色調似乎也控訴著:對於鄙俗無知的世人如我們,對「安樂死」這個議題只有非黑即白的結論,沒有任何彈性的討論空間。導演用極為誇張與暴力的方式,一一為片中角色賜予光怪陸離而又莫名奇妙的死法。而那群拿著獵槍,對著門診的人們--無論老少善惡--恪殺勿論的鄉民們,只要非我族類,就要消滅。無視於有些人真的是生命到了臨界點無法跨越,死亡成為唯一解脫的病人們。那種接近恐同的驚慌,讓人無法看清楚事實/病人本質的道德暴力,其實才是道德當中,最令人感到害怕的地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