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jpg(警告:本篇部份文字包含令人不舒服之描寫,請讀者慎入。)

剛跟三肥社區的許肥、鄭肥,以及師兄和小鍾吃完晚飯,五人分道揚鑣後,接到了學弟的電話,聽到了一個極為不舒服的消息。

談了三分鐘,在不快的情緒下掛了電話。回到家想說沖個熱水澡,回復一下精神,準備迎接一整夜的剪接。沒想到進了浴室,沖了三十秒的熱水,我就吐了。

很久沒有這樣子狂吐了,我掩著嘴巴快速衝到馬桶旁邊,把剛剛吃過的菜逆時鐘的還原回來。在那個moment,我竟然想起陳俊生的快速記憶法!

Q:請問剛剛金桔粒和三肥社區的人糾竟點了哪些菜?

A:順序是倒著來的:最後一道菜吃的是炒A菜,因為加了蒜頭所以上頭有白色的粉末狀物,倒數第二道應該是豆腐,我還記得那柔嫩的口感,只是forward和backward的口感不太一樣;倒數第三道是螞蟻上樹,可憐的小肉末們才剛上樹,現在又回到了地表……不,是下水道。倒數第四樣菜有點記不起來,是蒜泥白肉嗎?白花花地看起來像奶油……最後一道菜(就是第一道)是宮保雞丁,這很好認,花生和雞丁的顏色燒得很漂亮,老闆的手藝一絕呀……。

記得在很久之前,我的身子壯得像頭牛,一整個禮拜熬夜都沒有問題。但近年來體力大不如前,現在只要一天不睡,就要靠好幾天的夜去補眠。但碰到這種驚為天人的嘔吐場面還是少見。前陣子拍阿嬤的時候,為了處理現場演員的情緒與排的很緊的時刻表,某天拍到一半突然覺得反胃,連忙假裝要出去接手機其實是跑到戶外去狂吐。

乾嘔與狂吐一樣痛苦。好像胃袋取代了肺的功能在幫你呼吸,把胃裡頭的空氣像幫浦一樣全部吸了出來。喉嚨感受到與吞嚥食物時不一樣的觸感,一個想進去,一個要出來。而想出來的總是比較急,不管從上面來或是下面去的都一樣……。

吐完之後,覺得稍微舒服了,不論在生理或是心理上都是。好像所謂的壓力被化約成具體的嘔吐物,只要將那污穢自身體排出就可以獲得解放,其功能跟與心理醫師/神父告解是一樣的有效。但我無法弄清楚歸因,因為會讓我想嘔吐的,應該是電話裡頭的那個消息,而不是晚餐的那頓飯菜。若要解決我的問題,理當是要排出心靈廢物才對呀,怎麼能夠怪罪於剛剛美味的晚餐呢?這樣子辛亥小館的老闆娘會哭泣的呀……。

晚餐成了這次嘔吐的代罪羔羊,但我也懶得跟自己的身子深究了。畢竟夜還很長,後頭還有一堆事情等著我去處理。我按了把手,把剛剛吐在馬桶裡的穢物全部沖掉。突然想起如果我的腦袋也可以裝個把手,不愉快的時候只要壓一下,就可以把煩惱排除,該有多好……。









一切都只是痴人說夢罷了。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你姐
  • 你姐有一次生病還要上課
    好不容易撐到下課的結果是
    在路上吐了
    不是路邊是路上的意思是
    我邊騎邊吐
    吐在口罩上的牛肉麵
    再緩緩流出口罩外
    然後流到我黑色的皮衣上
    最後扯下口罩的原因是
    再不扯下來
    你姐就要嗆死在牛肉麵團裡
    為什麼不吐在路邊的原因是
    真的來不及了
    而且
    你姐找不到水溝
    也不想被環保隊開罰單
    最後的下場就是
    哭著回家洗衣服
    你吐的東西像南瓜濃湯
    你姐吐的就像牛肉加哩啊
    哈哈哈

  • 哩金胎割

    我是金桔粒 於 2010/01/08 12: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