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文章之前,先婊一句自己:如果自律是美德,那我應該就是失德的人吧。因為我還有稿債未還,卻殺出程咬金出來寫這篇網誌,實在是太囧了……

言歸正傳。

一大早的行程是cue到宜蘭勘景。沒想到半夜下起滂沱大雨,大到雨水從外面噴進來,幾乎弄濕窗邊的書與DVD。開冷氣電風扇只穿一條內褲睡覺的我被冷醒,剛拿出去曬的棉還沒乾,想必明早又變泡棉了。身邊沒有多的衣物,勉強拉條浴巾蓋肚臍,在夏天的夜感覺著冬天。

入秋。

伴隨著一場雨,隔天涼爽許多。風微微吹著混雜著夏暑與秋意,好像在洗三溫暖。秋高氣爽的天氣很舒服沒錯,但背後昭示的往往是殘酷的現實,就是冬天即將來到。

伴著秋的涼爽,今天的勘景格外舒暢。跟著製片與副導繞了宜蘭的壯圍一大圈,宜蘭河的美盡收眼底、走進田園小徑感受到鄉間的清幽,以及如公路電影無限漫延開來的開闊感……,幾近讓我忘卻這如渡假的勘景其實是為了日後地獄般的拍攝行程暖身。

勘完了景,製片應我的要求,在回台北前繞到烏石港,看海。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烏石港,港旁的公園正拆卸著蘭雨節結束後的半邊摩天輪,如半月邊地掛在海邊,有種奇特嘉年華的荒涼味。爬上堤防,看到一堆沖浪好手拿著長短板,飄浮在海上,準備等著好浪,然後站起身來,感受沖浪的快感。

真的,光是看他們拼著命地游,被沖上浪後站起身來,搖曳的身姿就像蝴蝶,恣意飛翔。第一次感覺腳踏不實地也是種樂趣。

製片說天氣漸冷了,到時沖浪的人也會越來越少。不過,對真正的沖浪者來說,冬天的浪才是王道。沒有歷經冬天的寒,就無法成為真正的沖浪客。

天侯不佳,左邊的龜山島隱入霧中,模糊漸層。遠眺一望無際的海,我一度(套句李慕白說的)進入一種很深的寂靜。衝浪者等著浪,讓浪將自己沖的又高又遠。然後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你會失去重心,緩慢地落入水中,等待下一次的波浪。而我,我們則是不斷地等待自己的機會,等機會把我們衝的高高的。當衝勁隨著慣性逐漸消退,我們默默下了舞台,然後繼續等待下一次的機會。在機會來臨之前,我們只能一直等待,一直等待。就像飄浮在海上的沖浪客,等著好浪,把自己沖得高高的,享受速度與飄浮的快感。

不管浪大浪小,沖高沖遠,我們總是會回到海上,繼續飄浮,繼續等浪。

不管浪大浪小,沖高沖遠,我們,其實都不想上岸。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