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愛你一萬年》 導演:北村豐晴

7/20 18:30誠品敦南;7/29 12:30誠品敦南

喜劇,對我來說,一向都是最難處理的類型。你說鬼片可以靠音效和化妝、悲劇可以靠音樂和劇情,但喜劇可就真的要靠導演功力了。只要cue點不對,笑點都有可能變囧點。

這也是為何我喜歡《愛你一萬年》的原因。做為一部愛情喜劇,導演北村豐晴非常到位地拍出一部令人心曠神怡,看了捧腹大笑的作品。不論是台客阿煒對於日本妹橘子的奇特愛情觀、虛擬主持人介紹台客種種的爆笑橋段,或是在擎天崗上冷死人不償命的冷笑話,都讓人覺得這部喜劇的笑點程度百分百呀。

奇峰:日本女生有個特點。
橘子:哪邊?
奇峰:日本女生……那邊都有馬賽克……。

比一般愛情喜劇片要再更多一點的是,《愛你一萬年》除了認真搞笑以外,也探論了台日之間的文化差異。當日本女孩來到台灣是為了學習廣大精深的漢學文化時,台灣男生學習日文的原因卻只是想聽懂日本A片的對白?這種說法雖然有點概括而論,不夠公允,但多少反映出一般台灣男生接受日本文化的膚淺心境。怎麼說我們接受日本文化的第一手資料,不是NHK的晨間新聞,也不是緯來日本台的《山女壁女》,而是放在D槽裡面的高樹瑪莉亞和蒼井空呀……。

2.《天黑》

7/22 18:30誠品信義;7/31 12:30誠品敦南

在這次部落格達人評審團裡,有一部片幾乎是全部評審無異議全數通過前三名,那部作品就是《天黑》。

《天黑》到底好看在哪裡?與其用膚淺的理由說「張榕容演的很好」、「音樂很好聽」、「攝影剪接很傑出」,不如說,導演張榮吉端出了一道令人驚喜的菜色。這部作品一開始讓你覺得好像在看紀錄片,講盲胞裕翔在失明之後,如何仰仗著音樂做為彌補這黑洞世界的慰藉。等到張榕容飾演的情場失意女子出現之後,「紀錄片」與「劇情片」的界野開始模糊。你會懷疑,到底張榕容的吵架是真的,還是裕翔的演出是假的?

隨著劇情的急轉直下,現實世界的裕翔與虛擬角色的張榕容開始溢界。此時觀眾才發現,導演將現實與戲劇二者元素,做了十分巧妙的結合。《天黑》已非一部純粹的紀錄片,因為導演所加入的戲劇元素,一整個將紀錄片的寫實氛圍,提味到令人起雞皮疙瘩的完美境界。

我特別喜歡裕翔和張榕容唱孫燕姿的《天黑黑》那首歌的那個橋段,同時讓二個不同世界(紀錄/戲劇;盲人與失戀)的人同時產生共嗚。真的是本片最棒的地方。

像這樣子的劇情鋪陳,你是否會懷疑導演該如何收尾?別害怕,《天黑》也是少數將結局收的非常好的電影。這是一部別具巧思,也很用心經營畫面、音樂與劇情的「劇情片」,是個人認為本屆金穗獎中最棒的作品。

3.《Hiya》 導演:賴文軒

7/20 18:30誠品敦南;7/29 12:30誠品敦南

國片勢力式微,當所有觀眾將矛頭指向台灣新浪潮電影時,今年的金穗獎卻有一部很「國片」的學生作品受到所有男性評審的青睞,就是台藝大電影系的《Hiya》。

《Hiya》入圍城市游牧影展時的放映,我也有去。影像一開始是灰撲撲的,男主角跑到媽媽的麵攤去吃麵,吃霸王麵就算了還厚顏無恥地要了一杯維大力汽水。當男主角看著杯裡的氣泡出了神,想著之前出錯的工作。頓時覺得他現在的人生就像那不斷湧出的氣泡一般:消逝的早又微不足道。

然後就是一群男生百無聊賴的騎機車,在公園裡惡搞閒晃、站在階梯下猜女生內褲的顏色……。導演用很沒營養的對話、行為很不檢點的日常瑣事做為影片開頭,拼湊出這些大男生畢業後等待當兵的生活光景。他們無所是事,生活沒有重心,他們是一群「Hiya」(台語:完蛋了,爛掉了)的青少年。

前頭的影像與劇情或許平淡無奇,但唯有如此才能凸顯當兵之後爆發點之強大。叫"Hiya"的男主角當快遞小弟的時,某次將一名攝影師的作品給搞丟了。為了給公司一個交代:他決定自己拍照片,充當是那名攝影師的作品,再快遞出去。

他號召了一堆狐群狗黨,在小房間裡頭發洩自己的精力,對著鏡頭搔首弄姿還面帶微笑,極盡誇張之能事。那場群拍戲除了透出一絲惡搞的氛圍,也感受到這群赤身裸背的大男生,藉由這近乎誇張的肢體展現,完成了自己成長的儀式。

有一種告別年輕的悲哀。
創作者介紹

金桔粒的電影筆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