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jpg最近的桌子亂的像是鬼住過(或說其實從來沒有離開過)。幾次嘗試要把桌子整理好,乾淨沒幾天後又被弄的亂七八糟。生活的loading不大,日積月累卻也是巨大的災難。想要從這不斷重覆的苦難中脫離,卻發現除非切掉重練否則桌子永無寧日。

幾本看一半就放著的書和DVD、散亂的票根和名片,吃過的餅乾塑膠包裝、從便利商店帶回來拆封的未拆封的吸管和衛生筷、從皮包掏出來的零錢和收據因汗濕的關係被包成一團、唯一堪稱整齊的是用夾子集合在一塊的發票,一疊發票有如一束頭髮,不像一派輕鬆的青春馬尾,只有像流浪漢不修邊幅的違和感。

其實,以前在工作的時候,很要求自己的桌子要整理乾淨。不乾淨的桌子對我來說就像是道魔咒,無論坐再久都無法專心。但現在的我,只要在打字的時候,找得到鍵盤,手肘不會撞飛放在桌沿的咖啡杯,似乎就可以繼續工作下去。原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除了對於電視裡頭芭樂的八點檔和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政論節目的忍受力越來越高之外,對於自己零亂的桌子,似乎也開始釋懷了。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