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楊力州的作品,一向都很純粹,就像他愛搞笑的個性一樣。幽默是他的人格特質,他也常把這些近乎黑色幽默的特點擺進自己的紀錄片裡,形成了獨特的「楊氏風格」。

所以在楊力州的紀錄片裡,常常看得到小人物自嘲娛人的幽默感。好像在他的鏡頭之下,即便日常生活是無趣呆板的人,頓時也變得妙語如珠,活潑可愛起來。如在《過境》裡頭,拿拍片的甘苦談來開玩笑的電影工作者,或是《奇蹟的夏天》中拿斷背山來挖苦男性情誼的足球小將,或是在《征服北極》裡做的最足的,三位運動員苦中做樂的抗壓性格。

說一部紀錄片是「搞笑」的,這種說法或許有些疑慮與偏頗,畢竟紀錄片的精神在於呈現真實,其他的手法與形式都只是效果,不能凌駕於「真實」本身。但是看完《征服北極》後,楊力州刻意選擇偏向幽默的橋段擺在角色上,沖淡所謂「極地競賽」的嚴肅氣氛,我反倒認為透過搞笑所呈現出來的反作用力,是更大的壓力與絕望的反差。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芭娜娜上路距離《芭娜娜上路》殺青已經快二個多月了,直到今天才有時間動筆寫一些東西,紀錄一下當時拍攝過程時候的心情。

猶記,拍攝我的第一部人生劇展,《幸福牌電冰箱》的時候,每天晚上收工回家,不論多晚,我都會儘量爬到電腦前面,用最快的速度把一天的拍攝過程紀錄下來。那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拍攝期是冬天,每天早上都得跟被窩抗戰好一會兒才能到劇組報到。晚上回家離隔天的通告往往只有幾小時之遙,我卻還是會將一些心得紀錄下來。這種馬拉松式的幕後花絮記實照理不該由我來做。只是當時的我,就是想要紀錄一些拍片時的吉光片羽,以供將來的我檢視當時的心情,做為古今的對照。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羅馬的天空愛麗絲永遠不會知道不理她的理由,就像無法理解愛麗絲為何會愛上他?

人生就像一隻追著自己尾巴的貓,不斷地給自己下難題,然後原地盤旋

「我不需要愛情,」這樣子說,「就像太陽不需要黑夜一樣的明白。」

愛情燒杯裡,少了風的催化劑,愛麗絲調配的元料,像森林大火後的灰燼,沒有任何化學作用

愛麗絲總認為,自己的好,某一天可以感動風,像土壤源源不絕地提供養分

但是愛麗絲忽略了一件事:愛情需要雙向的出入口;只有出口的愛情只會耗盡自己對感情的熱度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騎車 最近因為要到公視去送帶,所以常常往返於公館與內湖之間。我是喜歡騎摩拖車的人,所以都不叫快遞,自己送。因為騎車的時候,腦袋可以放空。對台北市的熟悉讓我只要手放在握把上,車子就會像自動導航一般送我到達目的地。中段的駕駛時間只要把腦袋放空,想什麼事情都行。

前天晚上,我送《芭娜娜上路》的宣傳帶到公視。到公視的那條路既寬又大,平時車流也不多。所以我都騎很快,車速大約在65到70中間。在快到隧道的時候,突然一隻黑狗從安全島衝出來往路邊跑。黑狗沒來由的竄出嚇到我前方50公尺的機車騎士,他連忙緊急煞車,卻還是擦撞到了黑狗。只聽到「唧」一聲很大的煞車聲,黑狗被彈開了一公尺遠。但被撞倒後好像沒事般繼續爬起來往前跑,最後跳進後方的草叢,不見蹤影。

撞到黑狗的騎士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因為是狗自己跑出來,不是他故意去撞,而且狗看起來也沒事,所以他就繼續向前騎。但跟在他身後的我,見到此幕,腦海裡卻浮起一件九年來沒有再去回想過的一個人。

1999年,我大三。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渺渺》到底好不好看呢?

若要問我的看法,我會認為程孝澤版本的《渺渺》有看到他想要處理一個複雜議題的野心。無奈,可能是新銳導演的青澀,片子裡頭許多演員的表演在長鏡頭下,缺點曝露無疑。所幸在張叔平的剪接下,拯救了不少演員青澀無趣的演出。只是張叔平處理影片的方法,是用快節奏的「碎剪」,而碎剪需要大量中長鏡頭搭配特寫來交叉剪接。而該片攝影師關本良的鏡頭調度,一直維持在沉穩的步調(就像《宅變》或《姨媽的後現代生活》一樣),根本就不適合拿來碎剪。導致片子很多地方剪接點顯得突兀非凡。不過硬要說成風格也未嘗不可。

只是我比較有意見的,是幼稚到接近白痴的片頭標準字與片尾了。當少女型字體透出工作人員的Credit時,一整個拉低電影的格調,讓《渺渺》頓時成為給懷春少女看的青春YA片。或許有人會覺得「很可愛啊」,但對我來說很Orz,至少我覺得那不是導演原先想要的風格。

張榕容是青春洋溢沒錯,但有點熱血過了頭。對話雖然自然活潑,但總有一股為了青春而青春的FU。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對,可能是太跳TONE了。柯佳嬿屬於比較內歛式的表演,扮起氣質少女的確還挺有模有樣。可能是角色的關係,感覺柯佳嬿的演出是比較討喜的。范植偉就可惜了,由於飾演一位「憂鬱老闆」,所以從頭到尾就是一直憂鬱,沒有任何演技可言。可惜的是在中後段跟吳慷仁的對手戲,對白太瞎(有正常人會講話講到一半突然說起《小王子》的故事,說「小王子應該還是深愛著玫瑰」這種火星文?)誠然我們都知道,小王子、玫瑰、狐狸與機師都是電影的隱喻,但喜歡「小王子」也要有個限度吧。就算有人再喜歡金庸小說,也不會在吃滷肉飯的時候突然冒出一句「靖哥哥,你願意讓我當妳的黃蓉嗎?」這種火星話吧……。

而且在片中,我完全感受不到一絲陳飛有喜歡小貝那一丁點。也就是說,一直以來都是小貝在單戀陳飛,但陳飛還是直的,說什麼也不彎。但他竟然會在車內跟小璦說「我是小貝的男朋友兼音樂製作人」。坐在觀眾席的我心中大喊:「屁啦,男朋友個頭!你最好是有承認過!」

但陳飛一定聽不到我的心聲,因為他一直戴著「不想聽見音樂」的大耳機……囧rz。

小璦與渺渺的愛情看似純愛怡人(誰不愛看二個正妹談戀愛呢?>\\\<)。但看完全片,終究覺得是一部很虛無飄渺的片子。加上令人囧到爆炸的片頭片尾,整部片似乎被操作成只適合給懷春少女看的純愛同志片。雖然我相信這一切,都不是導演的本意,但當你的頭上都是一堆「大咖」的時候,我想,當新銳導演的,大概也很難說些什麼吧!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首播時間:97年12月14日(日) 22:00~23:30

製片:吳光武

導演:金桔粒

編劇:馬自明、金桔粒

主要演員:阿財/林宗仁 飾
      大勇/高英軒 飾
      小愛/李 律 飾
      保羅/Paul Rosevere 飾
      阿哲/高志宏 飾
      芝瑩/張毓晨 飾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覺得我得了『幸福不適應』症。」

「蛤?」這三小,我們不是在吃義大利麵和魚排飯嗎?「什麼叫做『幸福不適應』症?」

「就是每次我感覺到幸福的時候,我就會覺得很悲傷。」

「不懂。」

「你不能試著去理解嗎?」開始無理取鬧。

「是說…,每次妳洗到熱水澡,都會感到特別冷,是這個意思嗎?」

她丟了叉子過來,我閃過。一隻飛過的無辜蒼蠅被打到,應聲而亡。

「不然妳先定義一下,什麼叫做幸福呀?」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