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在整理房間,整理出滿坑滿谷的舊VCD。有些重新買了DVD,有些則因太舊畫質缺陷而丟棄。但其中一片舊的VCD我卻捨不得丟,是安東尼霍普金斯主演的《勿忘我》(Hearts in Atlantis)。整理完房間後找了時間又看了一遍,整顆心輕飄飄地好像又回到了童年。

小時候住在眷村。每天吃完早餐,便跟著鄰居女孩拿著粉筆,在屋外空地畫出大大的方格玩「跳房子」。有時隔壁的大哥哥會騎著他自豪的腳踏車,以號稱時速「一百公里」的高速載著我們到處跑,嚇得我們從巷頭尖叫到巷尾。午飯後,大人都在沙發上躺平小憩,一群小鬼頭就拿著塑膠袋匡成漏斗狀,在外頭的水溝捉蒼蠅,等塑膠袋裡塞滿了蒼蠅後,再處以「空氣刑」(就是徒手把漲起來的塑膠帶打破,打死蒼蠅)。

記得當時,鄰居住著一位可愛的小女孩,穿著一條常常露出白色小內褲的短裙,跟在哥哥的後面陪我和弟弟看卡通、捉蒼蠅、喝彈珠汽水,以及大打枕頭棉被仗。爺爺心血來潮時,會用他厚實寬大的手掌,牽著我和弟弟的手到黃昏市場吃臭豆腐、喝紅茶。當我和弟弟大快朵頤之際,他可以半塊豆干咬它個十分鐘,吃完之後,祖孫三人就踩著夕陽,酒足飯飽地回家。

太多難忘的兒時回憶,在我看《勿忘我》時,像收線的風箏般,慢慢地回到我腦海。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第二支預告片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段發生在城市各個角落的愛情故事
七位共嗚著時代脈搏的劇中人,從:

跨越時空的贖罪之旅

瘋狂追尋的人鬼之戀

詭譎迷離的賽伯情緣

以及撲朔迷離的寂寞遊戲

喧囂的城市沒有聲音,夜的靜謐徒留戀人軟語

落單侯鳥在夜裡棲息,北方羽翼裡跳動著南國的心

流動在磚瓦石縫間的血液,是存在於城市的唯一證明

--
對於這個城市,你還有什麼想像?

點入欣賞預告片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寫在前面:

今天是聖誕夜
為了應景,所以重潑一篇舊文,一個發生在二個聖誕節之間的故事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啦!!

--
一九九九年的聖誕節,陽明山有個很白色的冬天。一向被人詛咒的大陸冷氣團在那年被人歌詠,因為拜冷氣團所賜,那年的陽明山下起了難得一見的雪。

我站在仰德大道前所看到的,隨風飄落而下的白色冰晶,其實並不是雪,而是比雪更小的「霰」。然而身上流著亞熱帶血液的我,看到戶外一片白茫茫的雪花世界,也足足開了眼界。

下雪的那天,我站在仰德大道前的車禍現場,手上拿著柚子給我的最後一封信,想著過去美好的種種,心中久久不能自己……。

時空推到一年前:一九九八年十二月。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老梗老梗加老梗的電影
尼可拉斯凱尼接演的電影真的是每況愈下
雖然不斷地推出新片,卻一部比一部爛

這爛片史中的分野,應該從去年的《世貿大樓》開始
導演奧利佛史東不媚俗地拍了一部觀點迥異(冏異)的911電影
效果雖差卻笑果十足
尼可拉斯凱吉跟這部不上不下的大議題濫片勾上了邊
只能算他倒霉

但他接下來的自甘墮落就不能算到奧利佛史東的頭上了
從2006年的《惡靈線索》(The Wicker Man)
到2007年的《惡靈戰警》(The Ghost Rider)和《關鍵下一秒》(Next)
在IMDB的評分上都奇爛無比,《惡靈線索》甚至只有3.5的標分
可惜了這位當初以《遠離賭城》聲名大噪、在《絕地任務》中令人驚豔
並以《變臉》和《空中監獄》攀上事業高峰
小品電影《火柴人》與《氣象人》演技令人動容的尼可拉斯凱吉

講了那麼多,還沒提到電影
其實電影真的沒什麼好說的,就是很一般好萊塢「續集電影」的狗尾續貂
也就是同樣的角色設定,丟進另外一個爐子的換湯不換藥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不知道為什麼,這部電影讓我想起已逝作家袁哲生的一篇文章,叫做《寂寞的遊戲》。

「人一旦開始躲藏就很難停下來了,這點我始終深信不疑。
我總是懷念躲在寂寞的角落裡含著一顆糖的滋味。」

的確,寂寞就像是捉迷藏一樣,你「想被找到的慾望」被建立在「不要被找到」的規則之下,交錯複雜的情緒就像含在口中的那顆糖般,甜甜的,味道卻越來越淡……。

《我是傳奇》很傳神地把一個人的孤寂表達了出來。威爾史密斯繼《全民情聖》把紐約市當做置入性行銷的觀光賣點之後,在《我是傳奇》裡有了更深沉的表演,將一座杳無人跡的生化死城轉化成孤單冷漠的城市寓言。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自從留了一陣子的平頭
這陣子逐漸將髮留長
蓄了一陣子的小鬍子也刮掉了,因為照鏡子也覺得心煩
髮長無鬍,造型逐漸變的像個斯文的流浪漢

快速佔據前額的頭髮讓我很煩惱
蓋在額頭上灰頭土臉的感覺很不舒服
但髮質疲軟站不起來,一個人在家又不想用髮膠將頭髮弄得乾乾硬硬的
只能成日戴著一頂「天下圍攻」的紅帽子把頭髮固定住
像極了憤世嫉俗的老榮民,成日坐在電腦前敲敲打打

不知在哪邊看過詹宏志說過一句話:「不想當個自怨自哀的文弱書生。」
(原文忘記了,好像是這個意思)
為了跟成功者看齊,前一陣子停了部落格上的所有碎碎念
好像成功之道可以step by step,只要照著書上走準沒錯
但少了碎碎念
我似乎就沒有什麼東西好寫了

因為這樣版就乾了一陣,不完全是忙的關係
自怨自哀可以是正向的情緒出口,也可以是負面的自甘墮落
可惜我無法自覺自己的碎碎念是發洩還是墮落?
所以乾脆統統打入冷宮,有碎不念

用電影和書填滿工作以外的時間
於是寫作開始生疏、鍵盤逐漸荒蕪
我沉浸在其他作家與導演對於生活的感想與藝術的實踐
卻對於自己的創作越來越遠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攝影/半糖)

自從三十歲之後的那天,我的身上好像開始慢慢脫掉一些東西
不是指脫掉衣服外套或是手套口罩
當然說形而下的物質丟掉的比脫掉的還多,如手機號碼或是眼鏡
但是形而上的心態與觀念也開始逐漸汰舊換新

大四畢業前夕,我和室友Robert玩一個遊戲,寫信給未來的自己
信裡面必須寫下「你希望在十年之後想要達成的目標,以及未來的對方會是什麼樣子?
寫完之後交給對方,然後承諾在十年之後的某天約出來
將彼此的信打開,除了檢視十年前所設下的目標,現在完成了多少外
也可以知道在對方的心裡,未來十年後的自己,會是什麼樣子?

這個遊戲進行到了第六年,離真相大白的時間還有四年
但我已經忘記自己在信中寫些什麼了
雖然不至於是上太空或是當總統之類的天方夜譚
但我深怕僅僅是一個「當個快樂的人」的目標對現在的我而言都是不合格的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