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打開媒體雜誌部落格或BSS,湧出不少關於《色‧戒》的相關評論。一方面當然是媒體在性愛話題上的炒作,另一方面應該是因為李安的關係,讓許多原本不看電影的人也進了電影院捧了場(就像我平常不看棒球,王建民的比賽也是一場都不錯過)。

前陣子在聯合報上面看到一篇「《色‧戒》 色得沒必要」,對於《色‧戒》裡頭的性愛場面極盡批判之能事。我認為衛道與保守其實沒有錯,每個人的價值觀都有其值得認同與尊重之處。但在那文章裡頭,通篇我只看得到「偏見」與「誤解」,連筆名都是莫名其妙的「辛聞菊」(看也知道是出來亂的)。這種文章擺在聯合新聞網上只能說是被人看盡笑話了。

好吧,其實我就是衝著《色‧戒》裡的性愛場面來的。有人說性愛場面不需要那麼久,我倒想說李安拍的還算的上是溫和的了。君不見多少歐陸電影對於性愛場面的開放令人咋舌。若說歐陸導演們可以將性當做武器做為反諷(irony)或挑釁(provocation)權力的效果,那麼李安為何不行?難道只因為他是東方導演,他就必須溫文儒雅壓抑內歛不淮拍露屌露臀露陰毛的NC-17電影?

(更何況NC-17電影在美國是頗受爭議的分級制度,其中牽涉到的Politics複雜到令人腦麻。有興趣者可以看Kirby Dick的紀錄片《本片尚未分級("This Film is Not Yet Rated")》不過這與本文無關,表過不提。)

我想說的是,《色‧戒》裡頭的性愛場面不但有其必要,而且是非常必要。不完全只是張愛玲原著的那二句與「每次跟老易在一起都像洗了個熱水澡」那般的輕描淡寫。短短不過幾千字的小說,李安與王惠玲該如何著手,才能改編成長達二個半鐘頭的電影?有了《斷背山》的經驗,李安可說是胸有成竹了。原著有了時代背景的廣度後,編導們只要加強角色的縱深,便可成就一部描繪人性至深的電影。《斷背山》是如此,《色‧戒》當然也不例外。

不過由於《色‧戒》是一部符號流動的電影,要細細賞析恐怕要寫成一篇上萬字的影評。於是我將針對《色‧戒》性愛場面的必要性與否做討論。其他相關精彩的討論在網路BBS上都有,各位慢慢找一定可以挖到寶的。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Sept. 23rd
愛國東路/中山南路 交叉口
5:45 P.M.


禮拜日下午拍完台南人劇團的《馬克白》後
為了拿票給朋友,工作室的貓哥把車開到中正紀念堂站的五號出口,多等了五分鐘
等待當中,看到了愛國東路西邊的夕陽餘暉
厚厚的雲朵襯著藍天為底,桃紅般的陽光邊鑲雲朵的輪廓
圓圓滿滿的像草莓棉花糖,看起來好吃極了
想說機器在身邊,浪漫因子湧現
就架起腳架抓起DV,把這美麗的一幕給捕捉下來
工作結束後可以看到漂亮的夕陽令人神清氣爽
把剛剛聽不懂馬克白台語念詞的混亂情緒統統一掃而光

晚上飄起了小雨
回到工作室稍事休息,隨即出門和編劇小馬討論新劇本
航不朗噹討論完也快10點了
整理了一下工作室後,跟鄭大凱與貓哥到附近的全家便利商店吃宵夜
然後無視店員的白眼,肆無忌憚地在店裡面高聲闊論「愛情的純粹」與道德的核心價值
三個人吵了二十分鐘後沒有結論
各自飽飽的胃和吃了宵夜的罪惡感,回家

那天,我搭上凌晨四點十分的統聯夜車
四個小時又三十二分後,回到台南老家
與家人一塊過中秋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攝/金桔粒)

研究所期間讀《夢的解析》時,曾興起過「紀錄夢」的念頭。但要記夢何其容易,不但易忘,也少有人能夠夢一做完便清醒地坐回桌前將夢記下來。為此,我買了一支錄音筆,擺在床頭邊。每當做完夢,我就打開錄音筆,用口述的方式將夢的細節紀錄下來。不但省去下床找筆一字字爬格子的時間,錄完後還可翻身繼續睡大頭覺。

只是這個實驗進行一個暑假後宣告結束。不是因為偷懶,而是某次翻身時不小心把錄音筆給壓壞了。於是我的「夢的歷史」隨著崩壞的錄音帶而成為另外一個夢境。

前一陣子工作忙,待在工作室的時間變長了,有時候甚至還睡在裡頭。住的宿舍好像開始長出仙人掌般荒蕪開來。正好日前老姊搬回台南,南下之前留了一些傢俱給我。我就找了一天(其實就是昨日)將房間整頓了一下,現在的宿舍終於像點樣子:有電視、一套和式桌椅跟一組小小的泡茶機,感覺很cozy。

為了慶祝新舍「落成」,昨晚我躺回久違的床上,難得地跟它溫存一下。

然後就做了一個很安靜的夢。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看了一些港片,有好幾部都印象深刻。如上上禮拜看了二部以澳門為背景的《伊莎貝拉》和《八年級,青春未滿》。上禮拜看了《男人四十》(張學友手上的《萬曆十五年》是我最喜歡的書之一),而這禮拜則是看了《六樓后座》,青年導演黃真真對於青春消滅所下的奇幻註解。

總覺得香港電影裡頭,有一種快節奏的細火慢燉。香港人拍電影是出了名的快。之前看楊力州導演的紀錄片《過境》,有名工作人員說香港一天可以拍一百多顆鏡頭,美國三、四十顆鏡頭差不多。當時還是場記的李芸嬋加了二句:「蔡明亮(一天)四個,侯孝賢一個。」當然不是說誰動作快誰厲害。高度資本主義下的電影工業雖然拍出了很多爛片,卻也拍出了《無間道》、《門徒》或《放逐》等經典作品。而且這種快節奏的說故事方法,多少也形塑出一種「謹慎裡帶著一絲忙亂,華麗中雜夾著部份草率」的港式電影美學。

《六樓后座》頗有《八年級,青春未滿》的味道(但《六樓后座》出品的年代較《八年級》早個三年)。《八年級,青春未滿》更貼近年青人的真實生活一些,以澳門為背景的城市街景也襯出風格迥異的異國風味。而《六樓后座》不論在角色設定、故事概念、生活空間與劇情鋪陳上,都帶著一些商業電影的設計。只是畫虎不成反類犬,在導演失控的執行下,成了一部卡在中間,高不成低不就的尷尬作品。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第一次在8A版看到這支MV就笑翻了
直覺是很會拍的人拍出來的,不是那種隨隨便便的學生作業
後來發現真的是專業人士拍的
而那專業人士正是同期的人生劇展導演糕餅和他的副導林君陽
那詞寫的真的很妙,有種裝正經的戲謔
放上網讓沒看過的網友笑一笑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曉得該如何持平去看這部電影
可能對於許多創作者而言,支持(或相挺)同性戀議題是帶些政治正確的意識形態
並不是說反同性戀就是非政治正確,就該被罵
但重點真的在於創作內涵而非陳倉暗渡

或說,《我看見獸》也不是一部陳倉暗渡的電影
它擺明了就是說,「同性戀是罪,沒得妥協」
只不過這是基督教的觀點,而非普世價值
當然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立場,我很尊重
但是做為一個電影的形式來說,很抱歉
《我看見獸》既無法說服我,也沒辦法感動我

或許你可以說
這部電影本來就不是拍給我這種人看的
除非導演的意思就是想拍一部
跟基督教相關的工商服務片
那我就沒話講了
但是電影既然拍出來了
就要接受「大眾」的審視
而這大眾不只是基督教徒而已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攝/金桔粒)

可能有些人知道,我從小就會念大悲咒,而且是梵語版的那種。但可能沒人知道,我每天要念21遍的大悲咒當做功課,然後迴向給法界眾生(這是我爸的說法)。也就是說,不要以為金胖子每天油茲茲的四處閒晃無所是事,我可也是為了累積自己的功德而天天做功課呢。

其實會念大悲咒沒什麼了不起的,頂多就像學會了一首不懂歌詞的外文歌。聽說用梵語念大悲咒可以直達天聽,每天二十一遍的大悲咒像是進入極樂世界的入場卷般,保證After life的日子無憂無慮。對童年的我來說,西方極樂世界並不是死亡的代名詞,而是一個像迪士尼樂園的遊樂天堂,裡頭的菩薩活佛都像米老鼠與唐老鴨般的可愛歡愉。

只是為了學會大悲咒,也著實花了一些時間。老爸自從信佛之後,以後每逢出遊,車上放的不是「南無阿彌陀佛」、「慧律法師講經」,就是「大悲咒的梵語傳唱」。那些錄音帶我從小六聽到國二,聽到都可以隨著旁白的女聲朗朗上口了。

某天,大概是老爸覺得我跟老弟有慧根,發現我們有這方面的「語言天份」後,他靈機一動,跟我們宣布,只要有誰能夠在一個禮拜之內不靠任何幫助完整背誦出梵語的「大悲咒」,他就會給我們一人一千塊的獎學金。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喂,聽說秒速五公分。」
「什麼?」
「櫻花落下的速度呀,每秒五公分。」


每回看新海誠的電影,腦袋裡總會浮現村上春樹的文字,就像《聽風的歌》裡頭所說的:很久沒有感覺到夏天的香氣了。海潮的香、遠處的汽笛、女孩子肌膚的觸覺、潤絲精的檸檬香、黃昏的風、淡淡的希望、夏天的夢……。但是這些簡直就像沒對準的描圖紙一樣,一切的一切都跟回不來的過去,一點一點地錯開了。

夏天的香氣就像新海誠畫筆下陽光燦爛的午后,輕靈的汽笛由遠而近,延展出廣遠遼闊的聽覺空間。女孩若有似無又可愛的小動作,髮梢間釋淡出潤絲精的檸檬香。黃昏的風,淡淡的希望……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還記得《搶救雷恩大兵》當中,一群阿兵哥在開戰前夕圍坐一旁,留聲機傳來的沙啞嗓音卻略帶磁性的渾厚歌聲嗎?那首歌正是由法國傳奇歌手Edith Piaf所演唱的"Tu Es Partout"(「無所不在的你」),同時也是紅遍街頭巷尾、每每浪漫愛情電影必備的歌曲「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的原主唱。

做為一部自傳型電影,《玫瑰人生》不像傳統的線性敘事,甚至也比一般倒敘手法再更創新,以大膽的意識流手法,將Edith Piaf的人生分做「童年」、「少年」與「老年」三個篇章,用極為精彩又跳躍的方式,向她短短的48年(1915-1963)生命致敬。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攝/周以文,摘自《幸福牌電冰箱》劇照)

前幾個禮拜在家看電視時,無意間轉到公視,看到正在重播的《幸福牌電冰箱》
雖然家裡面已經有DVD
我還是看了下去,做了一些DVD畫質與電視播出版畫質的比較(←一堆藉口)
但不曉得為什麼,二年前把它當做是案子和作品的《幸福牌電冰箱》
現在退居到觀眾的角度,我竟然在電視機前咬著棉被含著淚水把他看完了
看Calbe和在家看DVD的感覺不太一樣
這算是自溺嗎?真丟臉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仗著羅蘭巴特的一句話:「作者已死。」以下《茉莉花》這首歌如何被我詮釋,應該都不會侵犯到原作者吧。Nothing personal, 在此聲明。)

大學時代有位教美國文學的教授,對徐懷鈺的《怪獸》有異於常人的詮釋。一般人會認為《怪獸》是指稱那些死纏爛打的追求者,她卻認為指的是父母親,管東管西的很麻煩,既不能擦口紅、電話也不能講太久,還常常有事沒事囉哩囉唆。這種詮釋或許有些離經叛道,但也引出另外一種有趣的聯想(不過應該不會有人敢把自己的父母踢到外太空或是叫他們去指揮交通就是了)。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攝/好像是我,摘自《日記情人》劇照)

研二那年電視課的最後一天,林樂群老師帶一群修課的同學到Blue Note狂歡。同學中有一組就是做Blue Note老闆蔡爸的專題,大夥就一邊看片聽爵士樂吃小菜喝酒,非常愜意。喝到一半,有些同學開始不勝酒力,有些還是老神在在。我問某位主播同學還好吧,因為他明早還要播新聞。他頂著略紅的臉對我說,「還好,酒喝到微醺的感覺最棒了。」

「微醺」對我來說,是個很奇妙的字,一種介於「醉」與「不醉」的twilight zone。但不勝酒力的我對「微醺」的拿捏總是力不從心。喝少沒感覺,喝多又變肖伯。對我來說,尋找微醺似乎跟女性主義者尋找高潮是一樣的神聖。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為了寫一個跟「二男一女」有關的故事,特地跑到了亞藝影音租片找靈感。蹲在亞藝一角的我,正在思索該找哪一片子時,《八年級,青春未滿》二男一女青春無敵站在美術味十足牆壁前的海報就這麼映入眼簾,想也不想就租了回家,然後一口氣看完之後大呼過癮,禮拜五的DVD之夜果然充滿了驚喜。

看電影的一開始會有進入性的困難:小演員們的青澀演技和稍嫌鬆散的劇情鋪陳,唯有攝影與美術是恰恰到位的。但是看到四十幾分之後,前頭看似零碎的片段似乎開始凝聚成一種情感,觀眾們了解到,「其實青春不就是一連串瑣碎事件的總和嗎?」如果我們希望自己的青春如此不羈,那為何要嚴格去要求一個青春電影有嚴謹的故事脈絡?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