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看到標題,可別以為我是來靠么啥一個六年級後字輩的老人,感嘆青春的流逝或是歲月不饒人之類的,只是講講近況罷了。

為了做一部電視連續劇的田野調查,昨日和該片的製作人、執行製片與電視台的相關人員一塊做火車到了花蓮的慈濟中學(嘿嘿嘿,知道是哪個電視台了吧),訪問該校的師生。

我們這回要做的人物,是花蓮慈濟中學的傳奇學務主任曾主任。她厲害的地方在於,全校每個年級、每位師生她幾乎都認識。而且學生遇到她,都當做是見到最好的朋友般的推心置腹,沒有任何的隱瞞。能夠做到這點,便可推算回去,曾主任也是相對地投注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在學生的輔導與互動上。光是聽她輔導學生的個案,大概就可以做個百來集的「我們這一班」之類的節目了。

在進入訪談後,我們得知曾主任一直在輔導一個個案:那是一名小時候親見看到父親上吊自殺,長大之後一直有自殘傾向的問題少年,常常嚷嚷著要自殺。而曾主任輔導他的方式,就是要他每晚十點鐘打一通電話給她,每天跟她聊個五分鐘,聊今天過的如何,以及每天的成長。不多不少五分鐘,再多一分鐘就掛電話(因為不想變成依賴)。我們一直認為是個很酷的個案,所以一直想辦法要變成戲劇橋段編到劇本裡頭去。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