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到了,那盼望已久、不用再跟暖爐與手套奮戰的夏天,在某日情不自禁地打開電風扇的那天,悄悄地來到。

人總是到了夏天就忘了冬天的感覺。在冷颼颼的冬夜裡總想著不用穿外套騎車的夏天,而在揮汗如雨的夏日就想念寒冬中窩在外套裡的溫度。我們總是無法珍惜當下的美好,只會對得不到的幸福有所期望。

前幾天在整理工作室時,找到一張藍色封面的燒錄光碟,上面用墨水筆潦草寫著”Explosion in the sky”四個英文字。我一時間認不出這張CD是誰燒給我的,只是將它放進電腦裡頭播放。沒想到第一個音符一出現,小夏的身影像閃電般掃過腦海:一個我幾乎忘卻,卻又曾經相識的朋友。

小夏和我是在一場品酒會認識的。那時我在寫論文,每日苦惱至極,於是被朋友抓去參加一個品酒活動,解解壓。小夏也是被同一位朋友臨時叫來。在那之前,我們彼此不認識,也對於約翰會不會走路不感興趣,只是莫名其妙被編在同一組,聆聽並體驗著,有錢人的喝酒步驟。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