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幾年來,泰國鬼片在台灣市場的能見度似乎是越來越高了。從早期的《幽魂娜娜》、《三更》系列的泰國短篇,到前一陣子頗受注目的《鬼影》、《邪降:惡魔的藝術》,到最近上映的《嚇死鬼》(非常鳥的片名)。泰國電影工業正一步步扭轉台灣觀眾對鬼片的接受度與印象。就在日本鬼片式微、韓國鬼片漸漸玩不出新意的潮流之下,泰國鬼片無異給了我們一個新的選擇。


《嚇死鬼》以現代泰國為背景、傳統泰國舞蹈做為戲劇元素,將一項充滿異國色彩的文化活動,轉化成令人膽戰心驚的鬼片橋段。劇情描述一名懷抱著明星夢的少女「婷」,為了爭取成名機會,參與了警方「還原犯罪現場」計劃裡演出被害人的角色(註1)。在她的「演藝生涯」中,最著名的就是泰國名模「明」被丈夫殺害的社會案件。婷為了揣模這個角色,不但反覆觀看「明」生前的錄影帶,甚至還到了案發現場,親自感受「明」被殺害時的恐懼。然而,就在她的角色越接近「明」的同時,卻不曉得「明」的幽魂已經離她越來越近。

(當然,以上的電影簡介並不完整。但是由於本片的劇情過於複雜,難以用精簡的文字描述,只能夠講個大略。)

不論是在氣氛的營造、鬼魂的扮相,以及音效和剪接的搭配,《嚇死鬼》都是以嚇死觀眾為最高指導原則。我特別喜歡「婷」模擬完被害者後,在犯罪現場拜拜時,那些往生的人又一個個出現在她面前。那種陰魂不散的鬼魅,才是鬼片裡頭真正令人揮之不去的恐懼。

除了恐怖氣氛的營造,編導似乎有意在形式上做一些改變。這些改變並非不好,只是似乎沒有「原創」的感覺。當我看到演員撞邪失態,導演即時喊「卡」那場戲時差點吐血。片中疑似膠卷卡住的效果早在彭氏兄弟的《見鬼》第一集的開頭玩過了。以拍片為背景,利用「劇中劇」的方式來詮釋鬼片也非首創,日本導演清水祟早在《輪迴》裡面就已經利用電影與DV鏡頭,做了女主角/觀眾的主客觀的調換遊戲。一方面讓觀眾進入導演的全知觀點,另一方面透過女主角的視野來重建整個事件的發生源由。《嚇死鬼》裡頭的戲中戲卻只是像多拉出來的線一般。無法看出戲裡戲外的戲劇衝突。連形式都嫌老梗了,接下來發展的劇情更是令人感到不奈。前頭的表現似乎只是曇花一現,接近結尾的半個鐘頭幾乎毀掉整部電影。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 Jan 21 Sun 2007 03:39
  • 咳嗽

上禮拜出了一個外景,回家後立刻覺得身體不對勁。當天晚上早早就在床上躺平,卻在半夜三點被自己的咳嗽給咳醒了。

自從退伍之後,我便開始一連串大小不斷的輕咳。平常時不會很嚴重,只是稍微覺得喉嚨癢咳幾聲了事。但近一年來咳嗽的頻率似乎有漸驟的趨勢,從三日一小咳、五日一大咳到百日咳。咳咳咳咳咳,咳出了許多精力和養份,卻沒有咳掉一滴脂肪。

然後這個咳,到上個禮拜感冒生病後突然加重了起來。只要一咳就無法停止,喉嚨裡面好像裝了一個幫浦不斷把肺裡的空氣裡咳出去,有時甚至咳到聲音都啞了,幾近到反胃的感覺都無法停止。

有人說我過度勞累,要我多喝熱水多休息;有人說這是流感,跟我握手恭喜中鏢後,再叫我馬上去看醫生。當然我感謝所有關心我的朋友,只不過以往生病,我總是習慣讓它自己好,而絕少去看醫生。當然不去看醫生這回事,跟經濟有關,也跟有沒有繳健保費有關。但最重要的是,我實在是太懶了。懶到只會在MSN上面掛病號在部落格裡面靠么,就是懶的拔動肥腿到附近的診所和醫生做好里鄰互動。

當然這個懶是要付出代價的。我的咳嗽越來越嚴重,嚴重到連睡在隔壁房的學妹晚上都會被我的咳嗽聲嚇的膽戰心驚,深怕狂咳後下一秒鐘的平靜,不是我已經止咳化痰進入夢鄉,而是駕鶴西歸跑去和王母娘娘做伴。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寫在前面:

這篇義大利遊記拖了好久好久。當初本來打算從義大利回國後,趁著記憶猶新立刻動筆。但是回國後就一堆鳥事等著處理,等一個段落後,整個寫作的fu都不見了。再加上碰到案子空窗期成日閒賦在家,連打鍵盤都嫌麻煩,所以才會拖到現在才寫遊記。若非製片James向我邀稿,我還真忘了這回事。

其實倒也沒有那麼必要寫一篇遊記出來。畢竟我到義大利的工作是拍片,而不是寫文章。只是此行收獲頗豐,也碰到許多有趣的人事物,不下筆就覺得可惜。因此,就當做是紀錄自己生命的歷程,特此為文。

(正文開始)

今年六月,製片James接到一個案子,很興奮的打電話告訴我說:「要不要去義大利?」我還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他才慢條斯理地向我解釋:原來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籌備四年的基督文明畫展,終於將在2006年12月15日在國父紀念館舉行。這是台灣第一次向教皇國與義大利的六個博物館出借三十二幅藝術畫作到台灣展覽,意義非凡。站在博物館學的專業考量下,認為有必要成立一支紀錄片小組,鉅細靡遺地將策展的過程紀錄下來,包括籌辦的經過、與國外博物館交手的流程,以及--對我們來說也是最重要的--義大利美術館包裝畫作的完整過程。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an 01 Mon 2007 04:50
  • 跨年



在大家喧嚷的倒數聲中,2007年熱熱鬧鬧的來了。好快,2006就這樣「颼」的一聲過去了(語出「金舞台」)。如果要我為去年做個總結,我會說:「2006年是我覺得過的最快的一年。」是的,過的最快的一年。感覺好像做了很多事,又好像很多事沒做,然後時間就這樣子莫名其妙地溜走了。

昨晚打了個電話給老媽子,跟她道了聲新年快樂。笑談中老媽子提起去年元旦的事:「2006年的新年,我可是在你家幫你掃廁所清廚房呢!」

是呀,我都快忘記那回事了。

2005年八月,那時我正式脫離學生身份,展開社會的新鮮人生活。我找了一個地方租了下來,將在台北累積了八年的書籍與衣物統統搬到一個二坪不到的小房間裡。如果有一把火把我的房間燒了,八年來的記憶就會像D.H. 勞倫斯少年時的存錢筒般,空空如也(語出村上春樹)。我過往的回憶也將一切空白,歸零。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