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年的優良劇本出爐時,早就拜讀過鄭有傑的《一年之初》的劇本。只不過在電腦上用PDF看了幾頁,第一段的小胖買彩卷和暗戀女演員的橋段總讓我聯想起朱延平的賀歲電影。而後也就失去耐心,沒有繼續看完後面的劇本。

今年看《一年之初》之前,先看了林書宇導演的《海巡尖兵》,主要演員適巧就是《一年之初》的導演鄭有傑和演員之一黃健瑋。《海巡尖兵》是一段軍中學長與學弟之間觀念落差的故事,相關的劇情相信當過兵的男生一定都感同身受。《海巡尖兵》主要在探討人性,無論你在軍營外的學歷職業貴賤為何,只要你有機會不把一個人當做人看時,人性到底可以殘酷到什麼地步?

《海巡尖兵》劇本簡單,場景也不多,但短短二十分鐘的戲劇張力卻令人看得血脈賁張。鄭有傑飾演一位即將退伍的學長,黃健瑋是一名愛欺負小兵的阿兵哥。一個想要當回正常人的退伍軍人,跟一個剛變老鳥,不把新兵當人看的阿兵哥,以及一個剛入伍還分不清楚自己是人還是畜生的學弟,三人之間的觀念落差在戲精黃健瑋與剛退伍的鄭有傑演來格外生動,也重新讓人思考軍中「不當管教」這四字的真實涵義。

《海巡尖兵》看得是DVD,《一年之初》則是在台北電影節時在中山堂看的(感謝海倫姐姐賜票^^b)。

《一年之初》採用國片少見的多段敘事,描述跨年前夕與元旦二天,五段人生所組合而成的不同故事。五組人物看似無關,冥冥之中卻有某種連結將他們的生活緊密地連合在一塊,並且因為某個環結的改變,造成所有結局的大逆轉。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金馬影展】官方簡介

十分搞笑的成人電影,是《蠟筆小新》導演湯淺政見的第一部劇情動畫長片。

誇張的劇情、後現代拼貼的動漫風格、經過處理的真人照片與卡通交叉剪接的虛實氛圍,外顯且毫不掩飾的性徵圖象(乳房、陽具和小菊花都入鏡了)。無釐頭的搞笑對白搭配意識流的敘事風,讓《心靈遊戲》在搞笑之餘,也增添一股深入探討了日本情欲的文化深度。

《心靈遊戲》在某種程度上,創新了動畫製作的視野。結合二D與三D的動畫技術或許不稀奇,但導演將大量的文化符碼與真人圖像跟卡通人物丟在一塊對話,再加上角色人物的線條大膽而前衛,開頭與結尾快剪接的敘事結構彷彿讓觀眾坐在雲霄飛車上,電光火石間瀏灠角色的一生,以及其間的心念流轉,堪稱一絕。

《心靈遊戲》更突破道德的禁忌,惡搞「以各種形象出現在世人面前」的上帝,搖身一變成為瘋狂搞怪的摩登大聖。腥辣與正經的話題不斷地交錯,創造出一個綺麗而又後現代的拼貼風,象徵日本大量接受外來文化的混種(Hybrids)面貌與衝擊。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馬影展】官方簡介

如果你是衝著《NaNa》裡可愛的宮崎葵,或是漫畫式的可愛劇情,來看《我喜歡你》(Su-ki-da),那你一定會失望,而且是非常非常的失望。因為《我喜歡你》是一部很怪很怪的電影,但我卻很喜歡很喜歡。

影片的節奏很慢,慢到你似乎被銀幕吸了進去,跑到電影裡跟男女主角共同呼吸那段時光每分每秒的空氣般。大量的戶外天空的空景,導演好像在寫日記一般,開頭總是要寫「幾月幾號天氣○」。片中除了男主角用吉他彈的那幾個單音外,沒有任何的配樂。

電影的節奏很慢,劇情很悶,戲也很少,淡的像一杯白開水。然而這種觀影經驗,是除非進電影院觀看否則(在家一定會快轉)無法體會的青春況味。

影片的一開始,是一個近乎日劇般的純愛情節(有什麼比穿著制服的學長坐在河堤邊彈吉他吸引女同學的注意更純愛了呢?)宮崎葵飾演一名深沉的聰明女高中生。頭髮總是直中帶亂,紛亂的瀏海帶些高中女生獨立自主的個性。宮崎葵飾演的優被同學Yosuke的憂鬱氣質所吸引,於是她主動接近Yosuke,表露出喜歡之情卻說不出口。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舊文重貼)

好藍的天,好白的雲;如果我的家鄉在天上,我一定會常常回家。

遊子回家的心,被蒸發到雲上,化做雨雲,嘩啦啦的下在老媽媽的屋簷上。

坐在庭院裡的老阿嬤,煮著紅豆湯。廚房內熱氣蒸騰,乘滿紅豆與糖漿的鍋子,氣泡咕嚕咕嚕地往上冒,滾動著香甜的味道,膩到舌根。

「我在等我孫子回來呀!」老阿嬤笑開了,露出掉光牙齒的嘴巴。「他最喜歡喝紅豆湯,我就是在幫他煮紅豆湯呀。」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安的《斷背山》成功後,現在只要任何導演拍有關於同志的電影,不免都有「題材政治正確」、「一窩蜂」的聯想。儘管有老前輩的壓力,號稱台灣第一位七年級導演的陳正道,還是以同志為主題,拍攝了一部青春與孤獨的美麗電影,《盛夏光年》。

《盛夏光年》原名《無伴奏》,曾獲2004年的新聞局電影長片輔導金。《無伴奏》講的是一段奇幻的音樂愛情故事,描述一位只要聽到音樂,身邊的事物便會產生變化的少女,認識了一個不得志的樂團。二者揉合夾雜在一塊,頗有日片《NaNa》加《艾蜜莉的異想世界》的組合,十足商業電影的樣態。

拿到輔導金二年後,在經過一連串的商業案子與拍攝完第一部類型電影《宅變》,並且在票房上得到不錯的成績,陳正道開始思考自己下一部電影的走向,如果再依《無伴奏》的格局去走,只會是另外一部美麗卻通俗的愛情電影。如果故事本身無法感動自己,那勢必也無法感動觀眾。於是,陳正道決定更改故事,請來電視劇《危險心靈》的編劇之一王紀堯重寫故事大綱,以星系為象徵意義,創作出一個世紀交替的三個年輕人,探索自己青春、慾望與未來的愛情故事。

《盛夏光年》的故事圍繞在二位男主角,正行與守恆身上打轉。他們二人小時候,因為老師一個約定而結交為朋友。在青澀的成長過程中,二位男孩看似單純平凡的生活,開始產生莫名而強烈的同性情愫。兩個人的曖昧關係直到女主角惠嘉的出現而開始出現變數。在同男異女的愛情遊戲裡,掙扎糾葛的青春之歌於焉開始……。

僅管電影長度不長,演員也不多(只有三位)。但我不得不說,《盛夏光年》是今年夏天看起來最舒服的國片之一。久雨不晴的鐵灰城市、憂鬱淡藍的路畔街光,整部電影的色調是個隱喻;潮濕的城市也是一種隱喻,象徵那種流動在人的血液裡極為不安卻又無法控制的狂潮,在守恆、正行與惠嘉三人間流篡。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六呎風雲01.jpg

引頸期盼,HBO終於播出《六呎風雲》第五季了。

今天看了前二集,就覺得心情沉重。當然不是因為戲拍的不好,而是因為太多的情緒壓縮在短短一小時的節目內,心裡似乎還不能立刻接受那麼多的衝擊。

藝術家的創作危機、同性戀的後代問題、夫妻間的情感磨合、老年人的婚姻生活……諸如此類的生硬話題,在編劇的巧手之下,全部變成戲劇化的浮世繪,不但一針見血點出問題重點,也感受到身之為人的壓力與挑戰。

下面這篇文章,是二年前第一次接觸到這部影集所寫的文章。等五季全部看完之後,再做個比較全面的比較。

(以下舊文重貼)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Oct 10 Tue 2006 03:01
  • 銹蝕


前陣子跟朋友G吃飯,看到一則「宅男」與「腐女」的新聞,內容不外是待在電腦前面太久的男/女生,只會用網路與人溝通,而不擅長最基本的人際互動……之類的新聞。看完那則新聞後我和G都直搖頭,覺得在台灣,「宅」這個字似乎已被用濫,甚至賦予了另外一個意義了。

新聞媒體所指涉的「宅男」,一般來說,是從日文Otaku(「御宅男」)演變而來。所謂「御宅男」,就是指對特定主題(AGC,即「動畫」(Animation)、「遊戲」(Game)與「漫畫」(Comic))有濃厚興趣,並且廢寢忘食地在網路上討論交換意見的族群。雖然用的是"Otaku"(「御」宅男),但其實那個「御」字並非敬語,而是有嘲諷意味的尊稱。

而與「宅男」相對的,是「腐女」(台灣很多媒體直接寫「宅女」,其實不是很正確的用法)。「腐女」也是一群對特定主題有濃厚興趣的族群,如BL(Boy's Love)的漫畫。宅男與腐女相同,都是對相同話題非常狂熱且投入。背後所屬的社群或許非常龐大,但卻缺乏與人交際的技巧,導致在一般場合常被視為「怪胎」或是不合群的人。

扯遠了,那天和G吃完飯,我們到羅斯福路上的一家咖啡廳坐下來,聊起彼此的生活。G跟我一向都只談工作,那天不知是吃錯藥還是怎麼樣,竟然跟我談心起來。看見從不跟我談心的人突然聊起心事,我當然是好奇心大起,開始專心地聽她說。

G說,她越來越像新聞報導或綜藝節目所指稱的「腐女」。一開始她說出這個詞彙,我還以為她迷上了"Monster"或"凡爾賽玫瑰"之類的日本漫畫……冏rz,後來才知道,G覺得自己的社交活動越來越少,除了工作的接觸外幾乎沒有任何人際互動(她也是SoHo族),除了偶爾與朋友出來吃吃飯看看電影唱唱KTV外,但也僅止於大學還有在聯絡的同學,職場上認識的新朋友幾乎都沒有辦法交心。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前幾天看到一則電視新聞:一名模特兒在走秀之際,不慎在伸展台上跌個狗吃屎。事後那名模特兒立刻站起身,在世界各地時尚記者的攝影鏡頭下,以略為尷尬卻又專業的微笑回應自己的窘樣。美與醜二個極端的對比,似乎在短短的摔跤秀裡瞧出了一絲端倪。

昨天跟朋友看了《穿著Prada的惡魔》,發現美醜之間的拉鋸戰不只存在於衣褲裙鞋的表面工夫上,時尚界裡的勾心鬥角才是最引人入勝的殘酷叢林。

《穿著Prada的惡魔》描述一名大學畢業生Andy來紐約找工作,碰上一名女魔頭上司米蘭達。長官的冷酷無情與百般刁難讓初入社會的Andy萌生退意,但在友人的協助之下漸入佳境,甚至得到米蘭達的賞識近而成為她最信任的貼身助理。然後就在事業蒸蒸日上之際,Andy卻發現自己的價值觀開始改變,而這一切讓原本愛她的人逐漸遠去。事業與親情的抉擇成為Andy現下最重要的課題……。

這部電影應該是今年暑假以來,最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好作品。在好萊塢這個以追求時尚、創造話題為歸臬的大染缸裡,繞著時尚主題的電影可說是多不勝數。但《穿著Prada的惡魔》卻以一種極為犀利的幽默感,去嘲諷這整個人工製造的浮華世界。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當我還是小的時候,對季節的遞嬗不甚敏感,總是在天氣冷加衣服時才知道冬天來了、天氣熱時制服換季才想到夏天到了。四季,對我來說,不像日時分秒那般可以輕易感觸。當身體機能告訴自己什麼季節來臨時,那季節往往已像久覆膚上的水蛭,吸血多時而不自知。春分夏至秋到冬來只是國文課本的名詞解釋和地理考卷上的日曆時間,而非我判斷季節的量詞標準。

然而,當年齡逐漸增長,生命經驗越來越豐富時,我開始用回憶來替季節分類。春雨眠眠之際我似聞到戀愛的味道,那是一段微酸的初戀;炙夏到來我嗅到汗水的奔放,許多朋友情誼在此時化苗滋長;秋葉紛落我看到分手的顏色,原本燦爛的愛情原色在此時枯黃樵悴;北風颼颼時我緊緊將自己用衣物包住,孤寂與無感是至冷季節的唯一語言。

前一陣子,剪接剪到一個心情煩悶。避免在電腦前砸鍵盤自盡,我開始整理硬碟裡頭的檔案,竟無意間找到許多大學時期與研究所初期—那段我創作量最富豐的時期—的一些作品與日記。曾經是紀錄柴米油鹽的流水帳,穿越時空讓現在的我讀到卻是百感交集。只見在日記裡,我(曾經)精確地記錄天氣的變化和身體的感覺:前幾天天氣原本還是炎熱的夏日,晚上卻降到日夜溫差七度;這個秋天的第一個鋒面是何時?第一個低溫何時到來?何時將寢室裡的夏季衣物收起,將塵封半載的長袖外套和內衣拿出來……。每一年的肌膚記憶都不同,透過文字魔力的發散,我就像《蝴蝶效應》裡的男主角般,拿著過往的信件,回到那個不完美卻是最好的時光。

好像年齡大了,就不希望身邊有什麼事物是莫名其妙的到來,又莫名其妙溜走。任何微小的一切都有可能改變自己,既然我們無力改變過去,只能抓住時間的現在,檢視自己可能變形的未來。

打開抽屜,長、短袖的衣服交錯,交織出一符秋裝的畫面。季節遞嬗的形狀與感觸或許各有不同,只有樟腦丸是適合每個季節的共同味道。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