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怎麼辦?我對日本鬼片越來越沒有信心了。

不曉得是日本鬼片的素質走到無法創新的瓶頸,還是台灣片商引進的都是較為劣質的鬼片。這幾年看日本鬼片下來,竟覺得每下愈況,一年不如一年。

大概從《咒怨》開始吧,就再也沒有令人滿意的鬼片作品。伽椰子大姊跳躍時空的無差別殺人雖然引起好萊塢的注意,改編重拍成了《不死咒怨》,但酒井法子主演的《咒怨2》就完全陷入一個不知所云的狀態。不論在情節或殺人模式上幾乎與第一集如出一徹,毫無新意。除了"死"小孩俊雄推屍體的部份稍微有點加分,其他橋段都乏味可陳。

(不過好萊塢版的《咒怨2》也已拍完準備上映,二集導演都是怪叔叔清水祟。到底第二集會怎麼搞?拭目以待)

再來的日本鬼就是一連串的災難。打著「還是日本的鬼片好看」的Tagline,酒井法子擔著「鬼后」的頭銜,主演的另外一部鬼片《予言》,看完之後冏rz的程度幾乎破錶。片中鬼嚇人的恐怖度不夠高就算了,模仿《蝴蝶效應》情節的拷貝貓更是畫虎不成反類犬。編導們一廂情願地讓劇情走向親情倫理的大悲劇結尾,卻忘了觀眾並不是白痴。當三上博史演的很用力,想將女兒救出即將被大卡車撞上的車裡,觀眾卻在底下罵聲連連,很想跳起來大罵「你把車子開走不就好了嗎?」的混蛋劇情。就算片中累積再多親情離別的感人元素,得到的也只不過是笨蛋老爸的噓聲罷了。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我是一個很愛看鬼片的人,任何類型的鬼片我照單全收。今年台北電影節因與這部網路上討論的沸沸揚揚的《邪降:惡魔的藝術》失之交臂而扼腕。還好國內片商最近引進,用極端血腥的宣傳手法打算挑戰觀影態度一向保守的台灣觀眾。我則很榮幸成為試驗品之一。

看完之後,嗯,說真格的,第一次胃裡有翻攪的感覺。

我不怕看鬼片,一來可能是膽子大;二來是我從小就喜歡看電影幕後製作特輯。在早期沒有DVD的時代,所有相關的電影幕後花絮都必須等在電影上映前後的電視宣傳、或是專題製作「電影特效」的節目才看得到。由於對於幕後花絮的喜愛,形成我日後在看任何電影時(包括恐怖片),都會試著去解構該場景與特效。當生產過程的神秘感被除魅化後,一切的牛鬼蛇神、滿天神佛對你來說,就只剩下道具、血漿與電腦特效了。

不過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虐殺片發展至今,能死的死法,大概銀幕上都曾經有人死過了。上大學時,有段時期非常喜歡看B級片,只要看到不知名的演員拿起菜刀往另外一名演員的左耳削去,噴出大量血水,我就會抱著電腦瑩幕哈哈大笑。或許某些肚破腸流的畫面偶爾會讓我心驚一下,卻也嚇不了我。因為我看過幕後花絮,知道說「那些都只是豬肝豬腸罷了,沒啥好怕的。」

前陣子,看了號稱低成本、小兵立大功的虐殺情色片《恐怖旅社》("Hostel")。該片行銷做的極好,預告片完全挑起觀眾對影片的好奇心。然而,期望越高,失望越大。原本期盼能在電影院裡看到頭皮腳掌滿天飛,抱著爆米花哈哈大笑的我,看了這部片卻完全笑不出來。《恐怖旅社》描述三名學生跑到歐洲去玩買春,中途被歹徒色誘到一個虐殺工廠,讓有錢的大爺們買賣人肉供其屠宰。故事簡單到不行沒關係,反正觀眾進戲院本來就不是來看「人之初、性本善」的教忠教孝。但是該片的血腥程度竟然比他的預告片還要PG-13。預告片至少給了觀眾無限的想像空間,電影卻是極盡所能的借位、靠剪接去避掉許多血腥鏡頭:該剪的腳指頭不剪,只聽到主角坐在椅子上哀嚎。當屠夫拿著圓月彎刀在被害人眼前陰森地笑,下一秒鐘就發現被害人躺在地上爬行原來腳筋已經被剪掉了。被剪掉的還不光只是男主角的腳筋,還有他腳筋被剪掉的畫面也跟著被「剪」。然後,整部片剩下大量的借位、逃亡與不知所云的救贖。套一句該片的tagline, "Welcome To Your Worst (Movie) Nightmare "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沒有花俏的片名標準字,也沒有像極B級片的怪獸尾捲小女孩的海報。這張一家人看著鏡頭微笑的甜密,是我在看完《駭人怪物》之後,唯一能夠撫平心裡沉痛的照片。

昨天看到一則新聞,韓國導演金基德因為批評奉俊昊所執導,頗為叫好叫座的電影《駭人怪物》,被影迷批評沒有「前輩的雅量」後,竟向媒體發出新聞稿,除了向導演奉俊昊致歉外,還表明自己萌生退出影壇的意思。

姑且不論這則新聞是真實亦是炒作,金基德與奉俊昊的作品風格本來就是天南地北。一位是崇尚極簡風格的藝術家,一位擁抱市場的商業導演。拿東來說西固然不妥,但說要退出影壇,這話大概睹氣的成份大於實際作為吧。

而《駭人怪物》又究竟何德何能,能讓這位韓國極簡派導演看了大動肝火?新聞登出的隔天,我看了《駭人怪物》。嗯,該怎麼描述這部被金基德討厭的電影呢?我想,這應該是我今年度看過,最有意思的怪物電影了。

警告:以下文章有雷,不想被雷炸到的請勿繼續往下看!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誠品讀書節 攝影比賽網路票選開始囉

標題:閱讀,無「所」不在

http://forums.chinatimes.com/art/eslitephoto/vote.aspx

是金桔粒和一群朋友合力拍攝的作品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到戲院去看了三遍,《馬奎斯的三場葬禮》。前二場是看試映,第三遍看是自己掏錢到電影院去看的。


看了三遍《馬奎斯的三場葬禮》,每一次獲得的東西與感覺都不同。就好像用馬賽克的碎片去拼圖一樣,每次拼出來的都是不同的樣貌,就有如電影所釋放出來的魔幻氛圍般,我以自己主觀的身份,出席了異鄉人馬奎達斯的三場葬禮。

《馬奎斯的三場葬禮》是由《靈魂的重量》("21 gram")的編劇Guillermo Arriaga執筆,由好萊塢老牌影星湯米李瓊斯首度執導的作品,描述一名叫馬奎達斯的墨西哥偷渡客,在荒漠裡被一名邊境警察Mike Norton誤殺身亡。為了避免事件鬧開,德州警方與邊境警察決定掩蓋實情,不調查這起槍殺案,將馬奎達斯的屍體草草埋葬後結案。但這個舉動令馬奎達斯好友Pete(湯米李瓊斯飾)十分不滿。他藉著自己的力量追查出Mike Norton,然後綁架了他,脅迫他挖出馬奎達斯的屍體,帶回他的家鄉埋葬。整個故事就在載屍回鄉中展開其魔幻寫實的贖罪之旅。

習慣Guillermo Arriaga敘事手法的人,一定對於片中意識流的交插剪接絕不陌生。在《靈魂的重量》裡我們便清楚地感受到Guillermo Arriaga以極為細膩的人性衝突去串聯出一幅令人心攝的浮世繪。或許是導演不同的關係,在《靈魂的重量》裡,多線敘事配合強烈的影像風格,創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電影語言。而在《馬奎斯的三場葬禮》中,導演湯米李瓊斯以極為平穩的攝影風格,藉由意識流式的交插剪接,沒有過場鏡頭讓現在與過去不著痕跡地交合在一起,不但替整部電影增添了幾分魔幻寫實的意味。,亦織成一幅乍看紛亂,實則隱含強烈情感的史詩敘事片。

在西洋戲劇裡,常以一個人的死亡當做開頭,再從死者的角度出發,藉由他們身邊人們的情緒反應來檢視大千世界裡的生活百態(從《六呎風雲》到《慾望師奶》都是)。本片為做四個章節:「馬奎達斯的第一場葬禮」、「馬奎達斯的第二場葬禮」、「旅程」,以及「馬奎達斯的第三場葬禮」。雖然說在展開旅途前的三分之一,影片沉緩的步調幾乎令人昏昏欲睡,然而許多巧妙伏筆在這當下悄悄埋下,讓旅途(The Journey)後的三分之二變的好看起來。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電影《氣象人》中,米高肯恩對尼可拉斯凱吉說過一句話:「成人世界並不好玩,沒有任何事情是容易的。」聽到這句話令我想起《蜘蛛人》的台詞:「能力越強,責任越大。」

不過啥責任啥能力不是我的重點。我想說的是,"Life is not easy."這回事。

身邊一些朋友最近碰到感情上的問題,男生女生都有。我這個永遠的空窗期的王老五除了當起線上資源回收筒外,偶爾也會充當一下張老師安慰朋友。他們都是這場愛情遊戲裡「相對弱勢」的一方,有些人終日憤恨怨懟、每晚對著男友的大頭貼紮草人罵髒話,有些人則是默默拭淚,將滿腹委屈以最冗長的方式講完;有些人好像看得很開,一付「老娘無所謂下一個男人也許會更好」,實際上卻是捧著已經流乾血液的心臟鎖進保險箱裡砸爛鎖頭,發誓這輩子再也不交男朋友。

我非常同情每一個在感情路上碰到挫折的人。站在好友的立場除了罵罵薄情的另外一方外,偶爾也會裝理性,以旁觀者的角度分析他們感情之間的問題。然而幾個月下來,我越是去越分析,越發現愛情其實是「沒有任何道理可尋的」。

戀愛本是盲目的,熱戀中的男女可以對世界上的醜惡視而不見。所有的一切都是甜蜜的負荷。然而這些甜蜜時期拿來扮嘴的小缺點,到了分手之際都成為不堪入耳的陋習與藉口。就像是原本口齒留香的美食放在嘴裡久了剔出來就成為酸臭不堪的渣。一當愛情消失,人的防衛機制就會打開,翻臉不認人的技倆只能說不斷地重演。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