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圖片來源取用自網路,如果侵權請來信告知,謝謝<(_ _)>。)

人說無巧不成書!我最近碰到的巧合,應該可以寫成百科全書了。

巧合No. 1

上禮拜幫老姊的幼稚園補習班拍畢業典禮綵排。綵排前小朋友既多又搗蛋,再加上大廳鐵門遲遲不開,於是我落得輕鬆,躲在蔭涼的地下室裡吃著漢堡蛋配冰中奶當早午餐,邊吃邊觀察起幼稚園地老師來。教師群裡除了老姊外,有幾位老師頗有姿色,但奇怪來哉,唯有其中一位老師的臉孔我格外有印象,卻記不得是在何處見過她?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的房裡有三個書櫃,分門別類地擺著許多從大學時期收集至今的書。我有一種「歸類強迫症」,就是同一家出版社或同一作者的書必須擺在一塊。如果分類零碎的書太多,至少至少書脊顏色相同的書也必須擺在一塊。唯有這樣子擺,在視覺上與心理上,才會覺得書櫃順眼好看。

由於這個分類法的關係,讓我書櫃裡的某個收集變得極為搶眼,那就是村上春樹的書。每當朋友到家裡面來作客之時,看到一排整齊如拼圖的村上全集,往往都會脫口而出二句話:「哇,你真有錢。」或是「哇,那麼喜歡村上春樹呀。真是個文藝青年。」

當然我對於上述二句話皆不表贊同。基於被人稱讚文藝青年後還跳出來否認會有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假仙,我卻認為還是應該跳出來解釋一下。首先,我自大一起便開始收集村上春樹的書。第一本入手的是藍小說系列第五集的《遇見百分百的女孩》,那是大一時同寢的日文系室友所介紹的(我有寫在另外一篇關於村上春樹的文章裡)。一看之後便愛不釋手。正好那時期,村上的文風開始引起文化界的注意,出版社也逐漸譯介越來越多村上的作品。我便恭逢其盛,在那個時期大量地購買與閱讀村上春樹的書籍,直到現在。

那時閱讀村上春樹,是最好的年代。單純而美好的閱讀經驗,在下了課的教室中,上課前的圖書館,或是夜深的寢室裡。隨手拿起一本村上春樹都能讓你啃上一、二個鐘頭。當時的村上春樹尚屬小眾閱讀,沒有大眾商品對書中字裡行間的恣意剽竊,也沒有掛羊頭賣狗肉頂著村上光環做偽文來混淆視聽。冷洌孤獨的都市化風格尚未襲捲台灣文壇,天心也還沒拿著《邊境‧近境》當杯墊拍廣告。當書裡幾個簡單的譬喻或深刻的描寫讓你拿著書拍桌子大聲叫好之際,心裡頭總會浮起一點點小眾文學裡的菁英意識。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之前衝著《我的野蠻女友》的導演郭在容的名字,買了他的姊妹作《緣起不滅》的DVD。買了很久卻一直沒有時間把它看完。第一次只看了幾分鐘,聽到「卡農組曲」覺得老梗就把DVD關掉了。第二次再看才發現這是一部催淚至極的感人之作。

我知道韓片既商業又灑狗血,觀眾的眼淚是既廉價又不值錢。俗話說的好,韓片有三寶:血緣癌症醫不好。韓片的類型其實就像他們整型診所的Menu一樣,他們習慣將老梗的東西一拍再拍。不論題材為何,故事裡總是有一個工整的公式讓你套用,導致許多韓片看起來多大同小異(這種現象在韓國鬼片特別嚴重,人格分裂的twist已經老梗到恐怖卻還是有導演樂此不疲。不過這篇並不是在講鬼片,表過不提。)

雖然韓片的老梗一堆,但厲害的是:他們就是能夠騙你到戲院,把所有老梗的戲重新再拍一遍,同樣可以騙到你的淚水與笑聲。

看《緣》片之前,特地到電影板上去做了功課,卻得到一衛生紙的答案,因為幾乎每個網友都看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這不禁令我想起數年前跟二位女同學到絕色影城去看《有你真好》的觀影經驗。當曲終人散之際,我的處境只有二個字可以形容:尷尬。一電影院吸鼻子的聲音比吸可樂和燒酒螺的聲音還大就算了,前後左右四面八方的女觀眾全變成了淚人兒,哭聲有如杜比5.1立體音響外加THX重低音環繞,把你當隱形人般不顧形象地在一旁嚎啕大哭,自己眼眶乾乾站在中央突顯著我的冷血。自從那次之後我就發誓絕不和女生去看催淚片,以免自討苦吃。

學聰明的我,買了《緣起不滅》的DVD自己回家看,看完二個小時下來卻是一個老男人咬著手帕在房間裡嚎啕大哭(←太誇張了)。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已經連續好幾個夜晚失眠,直到早上才昏沉沉的睡去。

我的腦波在白天好像夜晚的湖水,風平浪靜,所思所感所想光滑如豆腐表面,平淡的可以。斷斷續續地在白天補了夜晚的眠。到了深夜,我就成了食字獸,在電腦前面奮筆疾書(不是MSN),還可以連嗑好幾部白天看不下去的藝術電影。

人說夜晚有一種創作的FU。我不敢將自己的日夜顛倒以「創作」之名合理化,但不可否認的是(對我而言),夜晚的創造力的確比白天高出很多。

或許這是Soho族的悲哀吧。人一天的正常睡眠時間是八個鐘頭,就算我一天沒睡那麼多,六個鐘頭好了。24-6=18。也就是說,我清醒的時間佔我昏迷的時間為四分之三,如果能夠好好利用時間的話,創作與吸引養分的時間遠比利用六個鐘頭的時間要來得多很多。但是沒辦法,我是天生賤骨頭。除非有人在我背後拿著一把刀抵著我,給我一個死線(Deadline)交出成品,否則我一定是拖拖拉拉到最後一刻,絕不心軟。

我知道這種想法很變態,日夜顛倒也不是正常人可以負荷的作息。只是在白天絞盡腦汁花了八個鐘頭寫不到幾行的稿件,到了半夜三點劈哩啪啦二個鐘頭就寫出來了了。我也希望充分利用白天的時間,但就是那句老話:「沒有靈感嘛。」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Jul 01 Sat 2006 04:25
  • 命運


「這個城市教了我們什麼?」女孩手中拿著星巴克咖啡和散亂的文件走進冷氣強的要命的商業大樓時,忽然想起這個問題。


「這城市給了我們些什麼?」男孩撫摸著早上跌倒手肘上的新傷,墨綠色的紅藥水擦在微紅斑駁的傷口上,走進辦公室時,他這麼想著。

「如果我們重新選擇,那麼這世界,是不是就會不一樣了?」

女孩忘不了早上被他撞到的那個男孩,通澈的雙眼裡好像充滿故事的銀河系,等著閃耀她的世界。那時她慌忙地過馬路,轉過路口卻沒看到迎面而來的他,手上的文件夾、皮包與他撞滿懷。男孩似乎也在分心,無預警的衝撞讓他琅嗆跌了好幾步,最後在某個紅磚道邊的消防栓旁跌坐下來。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