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n 22 Thu 2006 02:49
  • 心機

睡前收到一個不愉快的水球(a.k.a. "MSN訊息")
只是水球本身以極為社會化的方式包裝
不顯露任何發言者的情緒怨懟憤恨與不滿
只有「你好呀我答應過你嗯不然我交給誰好了要給我回覆哦」
二人像是隔著一堵牆在對話
透過螢幕、透過鍵盤、透過網路所傳達的字眼
到眼前的只有新細明體12級大小的方塊字訊息
裡頭完全沒有真實的情緒
和平的字眼偽裝著武裝的心
所有化為○與一的語言都是政治辭令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阿淦、猴子、小白和特攻隊四人自大學時期就是死黨兼室友,407室就是他們的秘密基地。由於四年同寢室的關係,四個人培養出十分要好的革命情感。雖然每個人讀的科系不同,生長背景也不一樣,兜在一塊卻產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

先從阿淦說起吧。天蠍座的阿淦有個內向的性格,就讀外文系,整天抱著西洋文學概論和莎士比亞在”Oh, thy love…”的念來念去。而阿淦也是四個人當中,唯一沒有交過女朋友的人,更令人驚訝的是:他到現在還是個處男

其實阿淦還是有在喜歡女生的。每次他到圖書館借書的時候,總會看到櫃台前坐著一位長相甜美的工讀生,綁馬尾的白淨耳朵旁戴著舒服的金框眼鏡。平常沒事做時,工讀生妹妹就會坐著看書,那氣質非凡的模樣總是讓阿淦醉心,然後痴迷地在李爾王上滴下二滴口水。

猴子念的是化學系,寢室桌上常擺滿了不明藥劑和燒杯,左邊第二個抽屜會週期性的冒煙著火,其頻率之準確就像桌子旁貼的元素週期表差不多。除卻亂糟糟的生活習慣不談,猴子可是四個人當中最俊俏、也是最風流倜黨的美男子。他帶女孩子回寢室的次數不計其數,每次都是其他三個人等在寢室外聽門內傳來咿咿啊啊,事後才辯說在教學妹發五十音。有時操到破錶時就會有人幹幹相連到天邊,絲毫不留情面。

「特攻隊」本名叫李明儒,資工系學生。名字文質彬彬卻是四人當中個性最怪的。「特攻隊」平時有收集A片的習慣,從歐陸學派的豐乳肥臀、北美學派的豪野狂放,到東亞學派的小家碧玉,他的收藏總是讓人大開眼戒,「特攻隊」的外號就是由日本某個知名的出品A片公司而來。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很久以前就在蘋果電腦的預告片網站上,看到《厄靈陰宅》("Darkness")的預告。當時就一直期待台灣的片商能夠進這一部片,不完全是預告片的關係,而是因為我一直很喜歡Anna Paquin。

1982年出生於加拿大的Anna Paquin,12歲便以《鋼琴師與她的情人》("The Piano")拿下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那時Paquin上台領獎打嗝連連的有趣畫面,相信是所有觀眾的共同回憶吧。除了《鋼》片的純真小女孩外,《返家千萬里》("Fly Away Home")裡早熟美少女也深深擄獲我的心呀。在Mark Isham編寫的悠揚小提琴聲中,小Anna駕駛著「鵝媽媽」號飛機,帶領著一群加拿大野雁穿越群山萬嶺回到自己的棲息地,成熟內歛的演技更加讓人對這小妮子印象深刻。

很巧的是,這禮拜台灣同時上了兩部Anna Paquin所主演的電影:《X戰警3之最後戰役》以及《厄靈陰宅》。由於對後者我期待以久,再加上上映廳數不多,因此就搶了禮拜五晚場的頭香,一睹為快。

《厄靈陰宅》敘述一個搬到西班牙的家庭。由於父親得到了亨丁頓舞蹈症,因為常有情緒不穩定的情況發生;母親是一位勞頓奔波的醫院護士,常在家庭與工作中二頭燒而略顯老態。Anna飾演一位正處於叛逆期的少女,對於家人的一切原本陌不關心。但是搬到新宅後,一連串的靈異事件讓她擔心起弟弟保羅的安危。由於父母親的忽視,Anna決定自己找出這房子靈異事件的源頭,卻因為碰上40年一次的日全蝕而再度召喚出陰靈,令多年前六名孩童慘遭殺害的悲劇再度浮上檯面……。

講老實話,我很失望!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播出時間

公共電視13頻道
2006/06/11 (日) 22:00 (六月首播)
2006/06/12 (一) 02:00 (六月重播)

《幸福牌電冰箱》製作日誌 Day 01

《幸福牌電冰箱》製作日誌 Day 03

《幸福牌電冰箱》製作日誌 Day 04

《幸福牌電冰箱》製作日誌 Day 05

《幸福牌電冰箱》製作日誌 Day 08

《幸福牌電冰箱》製作日誌 Day 殺青

嘿嘿嘿,相信在金桔粒的版上潛水已久的各位
應該聽過我哭夭一部片哭夭很久了吧?
沒錯,那部已經快被哭嘸目屎的片子,就是《幸福牌電冰箱》
從一開始跟編劇童太在電話熱線裡編劇
(原版的《幸福牌電冰箱》故事請看這裡←)

到公共電視投案、找製片與拍攝團隊
中間經歷了研究所畢業、拍了電影《巧克力重擊》的紀錄片,以及煩惱已經的當兵問題
到前製、拍攝與後製
前前後後一共忙了快一年
終於,我的小貝比要誕生,在其他人的眼前亮相了
這算是第一次,自己的作品放在電視上,供廣大的觀眾評審觀賞
以往拍的都是學生作品,只要對得起自己就行了
可以不用理會商業叢林的風風雨雨
然而,當自己的作品開始要接受大眾的檢視
那對戲劇的基本要求,直接/間接衝擊著我們對於電影製作的一知半解
不論評價是好是壞,我們都會虛心接受
講到好的評價會微微笑說聲謝謝
聽到壞的評論,接受指教之餘可能會稍微替自己的作品辯護一下
畢竟癩痢頭的兒子,還是自己的好
生這個小孩沒功勞也有苦勞,護短一下不過份吧
嘻嘻

至於為什麼播出時間會那麼鳥?
因為公視要趕在五月底之前將所有節目播完,以符合報名金鐘獎的資格
而正規的「人生劇展」時段又已經滿檔了
所以,就只能先找無人看電視的暗冥(台語)播一播
六月才會排上正式的人生劇展時段啦

還希望各位舊雨新知大家告訴大家
不用奔相走告
但至少口耳相傳,呷好道相報一下
《幸福牌電冰箱》,跟大家一起,拚幸福啦。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 Jun 01 Thu 2006 06:00
  • in/out

「如果妳我共同擁有一個星辰,當妳的世界瓦解,我也陷入黑暗之中。」

在悶熱潮濕的火車站我向妳揮手,依稀記得那日稍早吹來燠熱的風,沉悶的空氣夾雜著世紀末的興奮。皮膚沾滿沙土與濕黏的汗垢,豔陽像熱情的啦啦隊不斷釋放著能源。南下十號月台的最後一個夏天,我的心像被收編的叛國賊,猥瑣而又狼狽。

1999年那個邁向千禧年最後一個夏季,整個城市陷入一種世紀末的狂熱,諾斯達馬斯的恐怖大王寓言成了神喻,千禧蟲恐慌強化了世界末日的景象。只是那年,從天而降的不是火紅的恐怖大王,而是滿天的偽末日論述與消費化的大眾產品。

一個「期待毀滅」與「消費毀滅」同時並存的偽善年代。

我忘記提起在火車上的妳,揚起的眉像天邊的一朵白雲。妳緩緩地將車窗打開,讓迎面而來的風將頭髮吹亂。妳說妳最喜歡透過車窗看風景,「……因為好像在看電影一樣,稻田花穗一格格地像快速滑動的底片,在視覺暫留內凝結土地的香味。」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