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11 Sun 2005 02:06
  • 休格

1.休格期間:2005.12/12~2005.12/30

2.休格理由:金桔粒高唱從軍樂

3.休格感言:嗯,我會儘量找時間在軍中上網打逼傳MSN的,看著好了……

4.休格留言限定:
歡迎各位親朋好友哥哥姊姊弟弟妹妹阿公阿婆叔叔阿姨來到金桔粒的影像部落格。
本部落格開張自今,掰指算算也已經超過一個年頭。
這一年來,感謝來自各方好友的加持與努力,金桔粒秉持著「今日文章明日畢,妄語KUSO裝神氣」的熱忱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 Dec 10 Sat 2005 03:53
  • 小八

以前一直覺得身邊叫小八的人很多,然後對於為何一群人同時叫「小八」這件事感到疑惑?為什麼不叫「小七」或是「小九」。不然甘脆叫「小二」還算有個就業前景。這個疑問直到我看了漫畫《NaNa》才恍然大悟。(還是不明究底的人請看漫畫本《NaNa》,矢澤愛。2005:尖端出版社)

之後問過許多朋友,他們都坦承是因為太喜歡漫畫裡面的角色,所以就把自己的綽號叫做小八。碰到這些因瘋狂迷戀虛擬角色而將改名的迷哥迷姊們,本想斥責他們這一切都是文化工業在作祟時,驚覺自己的使用者名稱也是"jim.mulder"。為了避免落入另外一個狗咬狗一嘴巴的無間地獄,只好自己先閉上狗嘴,乖乖的吐出一句「小八,乖~~。」

不過,在眾多朋友中,我只認識一位「小八」不是因為漫畫或電影的關係而叫此綽號。當我問起同樣的身份認同性的問題時,他很低調的說:「沒什麼,因為我是我們家第八個小孩。」

台中小八(這是他的綽號)自小生長在一個頂富裕的家庭,家裡面有五個兄弟姊妹,小八排行老六。「那為什麼你說自己是家裡面第八個小孩呢?」原來是小八的母親在生小八之前,曾經難產過一對雙胞胎姊姊。這個衝擊讓家裡增產報國的計劃著實停了好一陣子(其實也只停三年),然後在他父母親的成功做人之下,小八呱呱落地了。

當然,小八擁有一個屬於他自己社會化的姓名,但為了紀念那一對無法看到這個世界的雙胞胎,家裡面的人都叫他「小八」。由於小八是在母親到台中探視病危的父親時所生下的,所以又有個綽號叫他「台中小八」。很巧的事,爺爺過逝沒多久,小八就出生了。也因此許多人認為,小八其實是爺爺的轉世投胎。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選舉剛結束,昨天去便利商店買報紙,跑了三家,架上的蘋果日報全都空空如也,不信邪的又跑了二、三家,發現「蘋果日報」像是登了外星人登陸地球照片一般熱門地被搶售一空。隨手買了一份聯合報,回家上MSN後碰到學弟,提到他們昨天到羅文嘉的競選總部去拍照,正讓遇上狂熱選民上台幾乎切腹的情景。當現場的鎂光燈此起彼落之際,在他們按下快門的同時,突然發現自己嗜血的程度,跟他們在課堂上批評的「狗仔隊」幾乎如出一轍。

學弟問我「在那種情況下,該不該拍照?」時,我沒有正面回答他,卻想起了《狗仔隊》這部電影。

《狗仔隊》是由電視影集導演Paul Abascal執導演筒,梅爾吉伯遜監製的作品,故事講述一位男明星博‧賴拉米由於電影大賣而聲名大噪,引來許多狗仔隊拍攝他的私人生活,甚至影響到他的人身安全。在某次飛車追逐中,狗仔隊的車失事撞上賴拉米一家人,導致他的孩子腦部重創。狗仔隊們肇事後不但沒有逃逸,反而拍下車禍現場照片,大發利市。後來博賴拉米覺醒了,以自己的方式,狠狠地教訓了嗜血的狗仔隊……。

好萊塢拍攝的媒體亂象相關電影其實不少,如勞勃迪尼諾的《千釣一刻》("15 Minutes")就是典型「全民狗仔」的範例。原本期待由梅爾吉伯遜監製的作品能夠為這個通俗劇的題材,注入不一樣的氣象。影片的前半個鐘頭十分精彩,將狗仔隊尖酸苛薄的惡形惡狀描述的令人髮指,既寫實又極富戲劇張力,不禁令人懷疑這是某位明星的真實告白(有一幕指出很有可能是老梅親身體驗的故事,容後再述)。然而,到了影片的後段,卻成為一部不折不扣的復仇電影:男主角從一位飽受媒體壓力的明星老爸/丈夫,搖身一變成為馬蓋仙加皮爾斯布洛斯南,不但設計了許多反圈套,讓當初陷害他的狗仔隊們一一走進死胡同,後來還自導自演了一場引蛇出洞,騙過了警方,抓到狗仔隊的頭兒,然後再以英雄之姿出現在萬人空巷的電影首映會上,接受無數觀眾的掌聲與媒體的鎂光燈……。

嗯嗯,獲得空前的勝利。然後呢?沒有了。這部電影只告訴我們,如果你被狗仔隊偷拍的話,不要怕。將上班的外套藏起來,穿上S型的超人裝,然後你就可以再度演出一場美國英雄主義的勝利戲碼。套一句平時我們最常對明星的風涼話好了:「他該不會真以為自己在拍電影吧?」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果將時間拉成一條細長麵線的話,戴著廚師帽的我們看著麵疙瘩一定會想:「當時許多未盡之夢,其實在都是有時間完成的。」

這是最近被關在家裡面養骨療傷胡思亂想出來的結論。

今天是選舉日,每次必然陷入情緒集體瘋狂的選舉,終於畫下一個句點。就在幾個小時前,一片鬧哄哄的選舉氣氛在今夜嗨到了最高點。前陣子到學弟妹的個人板流覽,發現他們都為了新聞攝影這堂課而忙碌。由於正好撞到選舉,因此他們拍攝的主題幾乎全部都是這二個禮拜侯選人的競選活動。看他們忙進忙出,為了拍一張照片跑遍所有場子,在政治人物面前也顧不得形象與尊嚴,啪啦啪啦的拍下他們人生中嶄新的一頁。

這些激情令我想起四年前,為了「採訪寫作」課,我也曾和一群同學們,投入同樣的狂熱,在不知未來是何物的壯志雄心下,野心勃勃地擷取所有必須的社會養分,在短短的一學期內消化吸收。從那時起,我們走出了封閉的校園,開始接觸社會的一切。我們到中正紀念堂的造勢晚會拍照、寫稿、訪問,並且在人山人海的群眾之中,手牽著手,避免走失;在偌大的選前之夜裡捕捉民眾激動的情緒。四年前的羅文嘉,沒有今晚悵然若失的落選感言,而是以新科立委的身份牽著陳總統的手,意氣風發地祈福台灣(也祈福自己的)未來。記得那天拍完照後,我們還在廁所碰到他。當時為了展現自己的專業(其實是怕冷場),硬是掰了好幾個單一選區兩票制的開放題目讓他自由發揮,來填補從廁所走回舞台上的時間空白。

現在回想起來,那段在中正紀念堂拍照採訪的時光,儘管只是短短的二個鐘頭,卻在我的歲月裡劃下深刻的印記。儘管都已經好遠好遠,但是看了學弟妹的日誌們,似乎自己又被拉回到那個成天被採訪作業搞的焦頭爛額的研一生活。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Dec 02 Fri 2005 14:42
  • 脖子


上禮拜朋友拜訪,為了展現自己的好客,便將床借給他睡,自己睡床沿,沒想到一覺醒來:落枕

說老實話,落枕也沒啥好大驚小怪的,誰沒落過枕,不是嗎?痛個幾天也就算了。沒想到,過了一、二天快好的時候,某天騎在路上,可能是眼睛的水平移動與脖子轉速不協調,沒有注意到後方來車,不小心就跟別的機車小擦撞。

出事的一瞬間,我忘了自己落枕這回事,脖子當做沒事一樣反射神經的往後轉。當我瞬間回頭的同時,我立刻意識到:「完蛋了,我的脖子。」

那晚我痛不欲生,整個晚上都睡不著覺。脖子痛到連躺下都很困難。好不容易躺平後,身體還必須保持同一個姿式,不得動彈。只要稍微一個小動作,頸邊神經立刻像隔壁自助餐店老闆娘手上的那條抹布一樣,一股被緊緊旋轉後的痛自肩膀的神經痛到臉脥。

那時,夜半四點,我躺在床上,還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當場有念天地之悠悠,獨滄然而淚下的空寂感。連績痛了四、五次害得我不敢翻身,稍一翻身後的痛楚不禁讓我在夜半時刻大聲問侯全天下人的媽媽。當真是痛徹心扉。

當晚,我一直處於半痛半醒的潛眠中,第二天醒過來時發現自己的雙眼帶著淚痕。由於傷痛的關係,我打了幾通電話,推掉了幾個約,也延緩了一些工作進程。

我上了MSN,在暱稱上面寫著「痛不欲生,請推薦好的中醫師。」立刻就有許多朋友提供許多建議。但是我發現自己其實是個懶人,有了電話住址醫院名我卻仍然不肯出門看病。我想起大二時英國文學的一篇文章"A Rose For Emily",又想到了張愛玲。我以後該不會也是那種在自己家裡孤單的死去三個月,然後默默的等人來收屍的那種人吧?

有人說,「四十歲之前,人拿健康換一切;四十歲之後,人拿一切換健康。」這突如其來的疼痛,讓我開始思考自己的健康問題。是警訊嗎?還是單純的扭到呢?嘖嘖,我還真不敢想下去了呢?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