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1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好吧,我只看過蔡駿的《荒村公寓》,而沒有其他作品的閱讀經驗,如果說這篇書評(如果還稱得上是書評的話)過於主觀或苛薄的話,就原諒我一下了。

打著「人民文學。貝塔斯曼文學新秀獎」的招牌,多部作品創下50萬銷售紀錄的大陸網路作家蔡駿,在台灣出版的新作《荒村公寓》(時報出版)被另外一位網路作家九把刀評論為「在營造恐怖氣氛上非常高竿,還同時擅寫古典華美的愛情,是個好樣的傢伙!」,網路評論似乎也一面倒的叫好,加上書商嚇死人不償命的廣告標語:「膽小者,切勿夜半翻閱此書。」,撩起我對這本書的興趣。抱著一種鐵齒的心態,我站在書店二個鐘頭將這本二百多頁的小說看完。閱畢後,闔上書,只有一個心得,就是……

「X(消音),又是一個"有愛不死"!」

我從小就是個科幻迷,倪匡遠景系列的衛斯理小說幾乎每一本都被我翻爛了,全盛時期(皇冠系列)的科幻小說我也躬逢其盛,只是後來因為量產的關係質素下降,我便慢慢離開倪匡的銀河系,轉向其他的科幻小說家尋找文學養分。黃易的玄幻小說(《遺失的永恆》、《幽靈船》)也曾經吸引過我,國外的如麥克克里頓的小說與科幻影集(《星艦迷航記》("StarTrek: The Next Generation")、《X檔案》("The X-Files")、《法眼奇案》("Millennium")也幾乎是每集如數家珍。對於科幻、奇情題材的小說與影集,我有著特別的偏好與熱忱。

第一眼看到《荒村公寓》,他故事架構的開頭的確令人眼睛一亮,且令人有讀下去的欲望。蔡駿應該也是個科幻小說的愛好者(至少我覺得他受到倪匡的影響很大),對於故事的開場、人物對白的設計與劇情的鋪陳,都有一定的功力和引人入勝的地方。然而,或許是內歛的文章看多了,一下子讀到通俗文學,竟產生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我並不排斥大眾文學的寫作方法,因為這是帶領一般讀者進入文字/文學領域的最佳媒介。然而,我也深信一定有更內歛而沉穩的寫作方式(或說是個人偏好),能夠在娛樂中帶出深度,在情節的介紹下既引人入勝,也不會引起讀者的反感。而在《荒村公寓》裡,我看到過多作者針對無關宏旨的細節,做誇張的描寫。我覺得高明的小說,應該是作者藉由劇情本身的張力去吸引讀者,而非在字裡行間中不斷地強調「我發現,我又捲入一件更大的內幕」、「沒想到的是,更驚人的真相還在背後」……之類的贅述滿天飛。

試分析這種寫法,我們大約可歸納出二種可能性:一種是小說本身不夠精彩,於是需要靠這種語言味精來提味;第二個可能性就是:這篇小說原本在網路連載。為了吸引讀者明天繼續閱讀,於是作者必須在每一個章節的結尾,加一個懸疑式的落語,吊吊讀者的胃口,讓他們明天準備繼續點閱網站看文章。這種「網路文體」存在於以網路為書寫機制的平台(如部落格或電子公佈欄),自然是無可厚非,然一旦出版成平面媒體,勢必要做程度上的修改。若我們看的紙本作品不過是將網路上的文章原封不動的拷貝貼上,這麼一來,大家就看網路版的就好,何時再去花錢買一本貴的要死又佔空間的小說呢?

雖然在閱讀《荒村公寓》時,我們看得出作者的野心,有意放大作品格局,從平凡的奇幻故事,融合交雜豐富的中國古典文學、歷史文化背景以及科幻小說的創作力。但對我來說,過多的資料雜亂無章,感覺好像一部大雜膾。作者時而援引古典文學,時而以現代電影來做比喻,連「七夜怪談」、「衛斯理」都入了,幾乎是包山包海。無所不談、無所不包卻毫無系統邏輯的拋出,只讓人覺得作者在炫耀自己淵博的見識(?),而非將真正的資訊安嵌在適合的劇情中。或說,裡頭的許多例子不但不必要,而且有些地方是「引喻失當」。通篇看來,用學術性的語言來說,是「後現代文學裡拼貼與斷裂的集大成」,用普羅語言來講,其實就是「亂七八糟」。

只是,上述提到的缺點,其實都還好。最令人無法忍受的,是本書的「結局」。《荒村公寓》感受到作者的野心,不但有類《七夜怪談》的年輕大學生撞邪的青春元素、蒲松齡與張愛玲文學點綴的文本深度、以及如倪匡衛斯理系列的推理情節(良渚文明),但是上述小說元素所集結起來的結論,竟然只是講一個非常非常普通的命題:「人鬼戀」。啊諾……,看到結尾的疲軟無力,我好像回到二年前,在電影院看到國片《雙瞳》的片尾出現「有愛不死」四個字那般的傻眼。

很抱歉我是個膚淺的人,看到疲軟的結局,真的是會把前面閱讀的高潮統統隱滅掉。《荒村公寓》不見得是一部不好的小說,他有雜亂無章卻堪稱豐富的劇情、稍嫌做作但尚稱多元的角色刻劃、有點硬凹但勉強接受的人格分製情節……,只是這一切兜起來,怎麼看都只是一本愛情小說。若文案硬要凹成是「膽小者,請勿夜裡翻閱」的恐怖小說,那實在是過譽了。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台灣,民國38年

民國38年,國民政府播遷來台,當時的省長陳儀為了討好政府,以白色恐怖的方式迫害台灣本省人,即「二二八事變」。在那場事變裡,原本住在台中的望族陳府由於陳儀的迫害而家破人亡,家中的長輩跟裡面的女人相繼消失。不久之後,陳府變成一棟冷清的舊房子,開始有人謠傳房子鬧鬼,不能住人。之後,國民政府徵收了那塊地,並且改建成眷村,分租給老榮民居住。但是卻因為常常鬧鬼,沒有人敢住進去。那塊地一直荒廢迄今。

香港,西元1978年
李麗麗

七○年代的香港,正是經濟起飛的黃金時期。當時香港的影視工業發達,電影一部接著一部的拍。1978年,香港小有名氣的女明星李麗麗受邀到台灣拍鬼片。李麗麗原本以為,她演戲的鬼屋是搭景建造的,但是在拍片中就一直發現不可解釋的異象,如拍攝的第一天,架好的燈光就無預警的從天花板掉下來,差點砸到劇組人員;而場務組所購置的食物也出現短缺的情況。而那些都還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李麗麗在拍主戲的當天,竟然穿著她戲中原本要穿的戲服(紅衣紅鞋紅妝),在主景大廳裡面,上吊自殺。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蘋果電腦的預告片網站上看到Naomi Watts的新作《Ellie Parker》,在美國才剛剛上映,台灣的映期還不確定,但是光看內容的前衛性,我相信國內片商要引進應該是遙遙無期的。

僅管故事背景真實地在好萊塢上演,但主人翁Ellie Parker是一個虛構的角色。本片描述一位希望在好萊塢一圓明星夢的菜鳥演員,為了爭取演出的機會走遍各處的試鏡。而就在她尋夢的過程中,同時也面臨了真實生活裡的喜怒哀樂。《Ellie Parker》全片以DV拍攝,是導演Scott Coffey入圍2001年日舞影展的參賽作品,原片長僅16分鐘。但由於以DV製作的偽紀錄片效果極佳,再加上Naomi Watts的完全詮釋,播放之後的佳評如潮,因此導演與演員們原班人馬拿起DV,重新拍攝了新的鏡頭與劇情,剪輯成一部95分鐘的長片,並且進入了藝術院線放映。

我一直很喜歡Naomi Watts這位女演員,從《穆荷蘭大道》裡令人驚豔的女同演出、《靈魂的重量》中成熟內歛的寡婦、《七夜怪談西洋篇》裡愛子心切的母親、以及即將上映的《金剛》,裡頭楚楚可憐的女演員。Naomi Watts有一種好萊塢女星少有的氣質,她的演技往往讓人感受到悲傷,一種命定的悲劇,如《靈魂的重量》裡承受家庭破碎的年輕少婦,Naomi的憂鬱本質就將這個角色詮釋的入木三分。

除了女演員的演技外,該片的實驗性格也是值得效法的地方。為了加強紀錄片的真實性,全片以DV手持拍攝,感覺好像在看"N.Y.P.D."之類的真人實境秀(雖然說從頭到尾的人物都是虛構的)。近幾年來利用DV/HD做為電影媒材的影片越來越多,阿巴斯就常常拿著DV攝影機拍攝小人物的一舉一動,從日常生活中去探堀電影裡的符號意義。DV製作的影片雖然大大減省拍攝成本,但所創造出來的質感卻與真實的電影有很大的差距。不過我想,只要有好的劇本,以DV為媒材的影片反而成為一種另類的影像風格:曝光值過大、反差小、畫面平板無景深,製造出家庭錄影帶或是紀錄片的感覺。至少在偽紀錄片上,《Ellie Parker》算得上是做的很成功的一部作品。

我覺得《Ellie Parker》可以成為台灣學生作品或是獨立製作的一種典範。它提供了電影拍攝的另外一種可能性,也證明了以DV拍攝出的電影,其質感與藝術價值不見得會輸給底片。雖然說「電影感」是所有電影人一輩子的追求,以24格底片的逐格造夢是完成導演夢想最終的奇檬子。然而在數位科技日新月異的21世紀,30格的DV的確節省下不少的成本,迎接電影拍攝的數位時代來臨似乎是時勢所趨了。希望國內片商能夠多多引進這類低成本高藝術價值的獨立影片,以相同的製作環境來做為己身的借鏡,我相信對於國片的發展是有絕對正向的助益的。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你試過「寂寞遊戲」嗎?在多少孤枕難眠的夜裡,當情人的面孔漸漸消失,寂寞焦灼的心如炙手可熱的木炭,幾乎要將眼耳口鼻身意燒得精光時,她會悄悄的來到你身邊,用柔軟的語氣向你靠近,建議你來玩個「寂寞遊戲」。

哦哦,你不用怕自己沒資格玩這個遊戲。只要你會感受到寂寞,並且曾經在萬籟俱寂的夜裡,渴望另外一個身體的溫度,想像水乳交融的慾望交迭,嗯嗯,那你俱備資格參加「寂寞遊戲」了。

妧就是這樣子悄悄地向我逼進的。我不曉得她為何要如此稱呼她自己,只知道她是從很遙遠的地方來。

「寂寞的相對詞是什麼?擁有!人要怎麼樣才能夠彼此擁有另外一個人呢?」妧柔言細語的說著。「擁抱吧,當你擁抱一個人的時候,你會發現肉體的存在感因為相對應於另外一個肉體的依存而產生。如果說"冷"與"熱"是溫度在程度上的再定義,那「寂寞感」就是相對於「群聚」關係的再生產。也就是說,二個人互遞體溫的擁抱,是造成「寂寞感」的元凶!

「我知道你很寂寞,」妧撫摸著我的雙頰,用秋水般深沉湛藍的眼眸望著我,「接受我,我帶領你參與這個寂寞遊戲。」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肚子痛去上廁所胃腸舒緩點回來再寫
肚子痛去上廁所胃腸舒緩點回來再寫
肚子痛去上廁所胃腸舒緩點回來再寫
肚子痛去上廁所胃腸舒緩點回來再寫
肚子痛去上廁所胃腸舒緩點回來再寫
肚子痛去上廁所胃腸舒緩點回來再寫
肚子痛去上廁所胃腸舒緩點回來再寫
肚子痛去上廁所胃腸舒緩點回來再寫
肚子痛去上廁所胃腸舒緩點回來再寫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真的淪落到此了嗎?跑來漢堡王的廁所寫文章!我一直認為自己可能有封閉空間創作症!在一坪不到的小小隔間中,周圍傳來其他客人使用廁所的聲音:沖水聲、喧嘩聲、頻繁不已的腳步聲以及餐廳內震耳欲聾的放著徐懷鈺的"怪獸"。

誰說廁所內只能發呆?不是許多大文學家在廁所內放個書櫃,以排遣等待"自然呼喚"的時間嗎?(但我直覺是主人不想借書給人,所想出來的絕招)。聽說還有名作曲家在製作人催稿之際,躲進廁所將歌詞給"擠"了出來,看來廁所對他而言,名正言順的還真是個發洩的場所。

至於躲進廁所寫文章的我,倒也不是欠人稿債。若真要說些什麼,我想大概是要躲"體制"吧?一成不變的生活充斥於記事本中,除了讀書,便是打工,活在表面為自己一手支配、實際上禁錮於大團體作息的時間表中,簡而言之─我在為人而活。排得滿滿的行事曆沒有一件是屬於自己的心靈空間。

腳開始有點麻了,凡事有利必有弊。能躲進陌生、乾燥的廁所內,蹲在TENGO馬桶上,手如打字機般將平時伏在桌前左思右想卻擠不出半個字的稿紙上填滿文字,實在是件賞心悅事。但大腿的血液似乎已經有些循環不良了。雙腿抗議雙手的奮筆疾書,大腦卻不由自主的將思想溢於文字、「答答答」地銘刻在綠色方格內。這另我想到尼可拉斯凱吉在「絕地任務」中講的一句話:「I love pressure。」人果真的是壓力下的動物啊!當代科幻小說家亞當斯曾說:「大部份人百分之九十的事情是在百分之十的時間內完成的。」講得真是貼切。四片隔板便如一個無形的幫浦,我則是封閉空間的水銀,在思考不斷加壓的情況下,將平時最深層、最原始的意識如火山爆發般蹦發出來,氾濫一片白色原野。

當播音器傳來無印良品的歌聲,明顯地較徐懷鈺的舞曲和緩時,腳的麻木也減輕許多。火山爆發結束,衝力減緩的岩漿退回地殼深處,蘊釀下回的爆發。我收起稿紙,做了清潔動作,整了整服裝,洗了手,出了漢堡王。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說《衝擊效應》是多元觀點的單一事件的折衝,那《11:14》就是單一事件所幅射而出的多元面向。

《11:14》是一部帶有實驗性質的黑色喜劇,片中以六個不同的觀點,分別講述在單一事件中,被圍繞在相關時空下的不同角色的故事。由年僅29歲的新生代導演Greg Marcks所執導的第二部作品,《11:14》無可避免地承襲了學生電影最愛使用的多重敘事手法,利用最少的場景和演員去發揮最大的戲劇張力。

由學生/獨立製片的電影,由於在資金奧援上的捉襟見肘,往往必須靠劇情的設定與人物的調度,以最精簡的演員與場地來完成一部九十分鐘的戲劇。《11:14》巧妙地使用了許多重複地點,讓相關場景因人物背景的異質性而重複出現,不但節省來返拍片地點之間的費用,更能有效地調度演員,在最少的場景裡完成最多的演出。劇本中每一場戲都是伏筆,每一句話和動作都與上下文前後呼應。每分每秒的劇情都在導演的精密計算之中,以全知觀點帶領著觀眾,從不同的面向去看待一場看似平凡的車禍發生。

除了絕佳的劇本之外,演員的演技也令人激賞。派屈克史威茲重回睽違以久的大銀幕,身型略顯老態,演技卻顯得精進許多,飾演起一個幾近廢材的頹廢老爸簡直是入木三分;希拉蕊史旺裝醜裝了個大牙套,飾演在便利商店打工的女職員,短短二十分鐘的戲將女職員從可憐搶匪男友的身份到幫他出點子的心路歷程詮釋的再生動也不過;特別一提的是Rachael Leigh Cook,六年前以《窈窕美眉》("She's All That")炒熱Ya片類型的她,飾演一位因為懷孕而詐騙眾男友墮胎費用的不良少女。Rachale Leigh Cook在裡頭的扮相簡直是風騷至極,與她六年前引領的青春形象完全不同。而整件故事也就是因為她為了墮胎的關係,進而與其他六個生命產生連動。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哈,這篇公告不是炫耀文啦
而是前陣子參加的華文部落格比賽,要求公布一篇「入圍公告」
所以我就來啦!
大家可以回應這篇文章喲,回應的越搞笑越kuso越有創意的話,網友也有機會抽獎呀
雖然說我比較想把「便利商店」打工篇拿出來當參賽文章,但怕會混淆評審視聽而改歸類成Kuso搞笑類
所以就作罷了


不過還是請舊雨新知繼續支持金桔粒啦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影片網址:http://jimulder.myweb.hinet.net/DiscoverNTU.wmv


1.片名:《發現台大》-人物篇
2.發行:國立台灣大學出版中心
3.製作:聚焦台灣電影工作室
4.製作人:鄭凱駿
5.執行製作:許家豪
6.導演:金桔粒
7.攝影:莫妮卡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好久沒有看到那麼爆笑的電影了。

有人說日本是一個愛造夢的國家,將許多幻想寄托在綺麗的漫畫當中,讓豐富的角色在架空的世界裡自由自在地發展,進而成為另外一個世界。《戀之門》當真是抓住漫畫的精神,源源本本地將卡通性格的故事用影像傳達了出來。

《戀之門》的主人翁蒼木門,是一位自認為「漫畫藝術家」的無業遊民。他的作品不向資本主義靠攏,堅持創作自己為是「藝術品」的東西。這種乎頑固的根深蒂固的想法,是被同為畫家的父親所影響。而在推廣自己的「藝術」作品給大眾的同時,蒼木認識了愛玩角色扮演(Cosplay)的戀乃(酒井若菜 飾)。一位需要知音來慰藉空虛藝術心靈的落魄漫畫家,碰到一位尋找生命中完美Cosplay搭檔的美少女,這種劇情就像漫畫一樣,男女主角立刻一拍即合,頓時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許多誇張搞笑的情節也在二人矛盾性格的衝突中擦出亮麗炫目的火花。

像《NaNa》一樣,《戀之門》同樣改編自同名連載漫畫。只是《NaNa》人物的基本設定是站在寫實主義的角度出發,描寫二位同名同姓的女生,共同生活的點點滴滴;而《戀之門》則完全取法漫畫的精神,不論是誇張的演技、拼貼式的鏡頭、炫麗的色彩、以及無厘頭卻又讓人大聲叫好的歌舞片段……,在在就是將漫畫中的後現代精神忠實地以影像呈現在觀眾的眼前。觀賞《戀之門》時,必須將所有理性合理邏輯思考統統拿掉,觀眾只需要沉浸在導演所提供的笑料中即可(註:本片導演松尾鈴木也在片中客串漫畫家的角色,極為爆笑可愛。)。

儘管如此,《戀之門》的內容倒也不是如此空虛。除了實驗電影述事的手法外,《戀之門》其實處理著「藝術」與「通俗」二者之間的哲學觀。蒼木帶著自己的「石頭漫畫」四處碰壁,卻自視甚高堅信自己的東西才是藝術品,其他人都是不懂的欣賞的凡夫俗子;然而這個想法卻被一個小朋友一語戳破(順道一提,那位小朋友打起拳來的認真樣態還真是一絕呀),也就是再如何自認清高的藝術品,若沒有任何觀眾欣賞的話,也不過是沒有生命的「石頭」罷了。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03 Thu 2005 02:21
  • 蝕夢

最近在拍攝一部宣傳短片,密集的拍攝行程壓得我喘不過氣來。適逢區公所又打電話來通知我說下禮拜四要回台南進行兵役複檢,一連串心理與生理的壓力讓我不得安眠,這幾個禮拜以來已經不曉得失眠了多少個夜晚。

某天,趁著電腦正在嗡嗡嗡的燒錄著光碟時,我隨手拿起上個禮拜買的《蘋果日報》,瀏覽著分類廣告上的資訊,從「誠徵業務員」到「公關小姐,無經驗可」的廣告,不一而足。一張八開的版面好像縮小版的人間浮世繪。看著看著,我看到一則分類廣告,上面只寫著二個字:「蝕夢者」。不曉得是心電感應或是神智不清,我竟然對這二個字產生了化學作用。

由於這幾個禮拜來,我一直有睡眠上的困擾。連續工作十六個鐘頭後,躺在床鋪上的我,腦袋卻還像正在冷卻的馬達一樣停不下來。往往都是在矇矓中睡去,但睡得極不安穩。短短的睡眠時間有一半在作夢,消耗掉的體力與精神幾乎和白日一模一樣,等於是沒有休息到。

我曾經考慮去看精神醫生,但他們的回覆鐵定千篇一律:少接點工作啦、多休息解壓、多接觸一下大自然。然後在離開前會開個百憂解或鎮定劑給我。幸好我還有自知之明,懂得在醫生將我餵成藥罐子之前奪門而出,而不是下半輩子變成藥物成癮的廢物。然而,自我控制的時間成本卻又太高,我又一直找不到停損點,因此我仍不斷地被做夢的問題所困擾。

如今,我的問題似乎找到解決的方案,「蝕夢者」!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這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完美,只有平衡的歪斜。」

這段文字出現在大三時創作的一部叫《門》的小說裡,原文引自何方早已不復記憶,或許是村上春樹吧,因為他很喜歡用「平衡」與「歪斜」這些字眼。大學時代純粹被文字結構上的詼諧所吸引,也沒有對這句話去究竟其義,直到現在,四年後的我回頭檢視自己的文字與心態,這般取巧的字眼現在看來竟是如此的膚淺不堪。

這世界所謂的「完美」,是定義出來的,一種形而上的價值觀,而那理想形象往往框架住我們對於事物的真實想像。「完美」在英文裡面是"Perfect","A perfect circle"指的就是「正圓」:一套符合宇宙萬物對圓周律完美定義的圓。所謂的「完美」只出現在數學或是物理上,對於「人」這種生物而言,應該沒有所謂的「完美」而言。

僅管如此,這世界上還是許多人在追求那,永遠不可能企及的「完美」。他們稱自己為「完美主義者」。但這些完美主義者的前提是,他們已經替所謂的「完美」下了定義,只要符合定義之內的成果,都是「完美」。但「完美」需要定義嗎?一個完美事物若真符合宇宙物理、數學原則,那它的存在不是早就該跳脫「定義」這個「不完美」的界限?形而上的東西是超脫一切事物的存在,如果再用語言去定義,那就成了形而下,是會腐敗生蛆隨著時間而死去的事物。「道可道,非常道」,在定義下的完美所成就的完美,豈非野人獻曝的不完美?

或許就是完美的再定義讓人質疑完美的真諦,因此有心人士將「完美」一詞的讚予對象做主客體的交換,轉化成程度上的比較級。「對A而言,B是完美的。」、「對B而言,C是完美的。」由於對於完美的無法企及,人們開始做「比較完美」的分類工作。這當然有語言上的吊詭,即「最高級」的完美何須「比較級」的再修飾?這種錦上添花的語言遊戲終究無法達到世人對於完美境界的終極想像。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