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
走在路上我常常跌倒
路邊美麗的花兒很多
美麗的陷阱也不少

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
傳說中的聖賢之道
左邊我看到有人沉醉在愛的擁抱
右邊我看到有人遊行呼口號"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怎樣的警匪片才算得上是好看的警匪片?是勢鈞力敵的警匪鬥智?還是劍拔弩張的緊張追逐?如果前者二要件是一部好看的警匪通俗片不可或缺的元素的話,那麼《殺人回憶》鐵定不及格,因為他沒有衝突性的追逐地面,也沒有與時間賽跑的精彩鬥智。但《殺人回憶》真的那麼失敗嗎?相反地,導演奉俊昊向觀眾證明,沒有上述二大商業要素,《殺人回憶》仍然可以成為韓片近幾年來最好看的電影之一。

《殺人回憶》改編自韓國真實犯罪事件。一九八六年,在韓國一個淳樸的小鎮京畿道發生了數起冷血的姦殺案。所有的被受者都被自己身上的貼身衣物綑綁塞口後先姦後殺。這幾起案件震驚了全韓國,警方亦成立專案小組偵查這起離奇的殺人姦屍案。憑直覺辦案的警員朴度文(宋康昊飾演)與另外一位員警總是隨機辦案。他們自稱可以透過嫌犯的眼神來判斷他們是否有犯罪,但其實不過是將可疑的人士抓到招供室裡屈打成招。由於惡行過於囂張引來媒體的注意,因此警方自漢城派來另外一位員警蘇大原(金相慶飾)。蘇大原靠科學證據辦案,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辦起案來的方式與朴度文簡直是南轅北徹。不一樣的辦案方式,目標卻是同一個殺人兇手。然而不管警方如何偵查,兇手似乎總是魔高一丈,順利的逍遙法外,迄今仍然是件懸案。

《殺人回憶》是導演奉俊昊的第二部作品。他以處女作《綁架門口狗》在韓國一炮而紅,不論在票房上或評價上都十分成功。儘管《殺人回憶》講述的是警方偵辦凶殘冷血的謀殺案件的過程,但手法上仍看得出奉俊昊所擅長的喜劇因子。不時出現的幽默感穿插在影片中,讓觀眾在緊繃的殺人氛圍中,仍可得到稍許喘息的空間。

不像一般警匪片著重緝兇的緊張過程,也沒有類型電影中聰明的歹徒與光明警方的正邪對恃,《殺人回憶》所呈現的,是一部人味十足的警界道德劇。奉俊昊以極端諷刺的戲劇手法,嚴厲批判早期韓國警方迂腐的官僚體制,如為了破案不惜刑求無辜人士、使用暴力方式辦案,以及對於科學證據的辦案手法的嗤之以鼻。在劇中的二位靈魂人物,宋康昊與金相慶,分別飾演辦案方式天南地北的二名警探。宋康昊利用直覺辦案,他認為只有美國那麼大的土地才需要用腦子辦案,在韓國這個「跟他老二一樣大」的小國家裡,「只要用雙腿辦案就行了」。諷刺的是,在劇中被他利用來辦案/刑求的雙腿,最後卻因為同伴的腿被鐵釘刺傷,破傷風感染而需要截肢;靠腳辦案/刑求的警察突然失去了雙腿,這種諷刺實在是既無奈又可悲。

而金相慶所飾演的警探,雖然靠著科學證據辦案而屢立奇功。但到了劇尾時,當他發現自己抓到的嫌犯因為科學鑑定的DNA報告而洗脫了嫌疑,理性證據與感性情緒的矛盾衝突時,也一度動搖了金相慶對於科學辦案的信心。我非常喜歡在接近片尾的時候,金相慶拖拉著嫌疑犯到荒野外,準備以私刑處決他,卻被一向大老粗的宋康昊抵擋下來。當一列火車經過,輾過那份從美國來的DNA檢驗報告,金相慶對於科學證據的信心徹底絕望,宋康昊也在此時承認了自己直覺的無能。他看著嫌犯的眼神,說:「媽的,我不知道(他有沒有殺人)。」透過雙眼辨視犯罪與否的辦案童話被惡狠狠的戳破,在「無罪推定」的法治社會裡,科學證據無法證明當事人有罪的情況之下,再如何怨恨嫌犯,無論如何也不能將其定罪。這就是人生的無奈,現實的人生不像佛經上所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或許時機未到,但在那之前,受害者只能以死亡的姿態存在於這世上,存活下來的人則選擇以罪惡感蠶食餘生。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Oct 06 Thu 2005 15:42
  • 交錯


左圖:彎彎畫的圖
右圖:苦惱的金桔

朋友傳來一張圖,用MSN噹我:「這張好像你哦。」

我看了一下,噗嗤笑了出來,表情還真像,好像我在學他。

圖片摘自另外一個網路漫畫日誌,卡通人物都很有趣可愛,喜歡的人可以過去逛逛,搜刮一些當做MSN大頭貼用。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伍夜怪談》

前幾天借到了一台DVD Player,就順便將之前燒錄在光碟裡的作品轉拷回帶子,回味一下。看著以前自己青澀的作品,有些創意十足,有些不忍卒睹,但怎麼說都是成長的過程,有時甚至邊看邊哈哈大笑起來。

拿起研二時製作的DVD,重溫了大家上電視課的畫面,晚上上課的革命情感真是其他課程無法比擬的。當時新聞所的機器不像現在那麼齊全和高級,班上修電視課的人又多,全班15個人分成六組,幾乎每組都在搶同一台機器(而且還只是Sony的TRV-950而已),剪接電腦也是剪一台壞一台,到最後是壞到不行乾脆把電腦的硬碟拆掉裝到自己的電腦裡面剪。雖然環境是如此克難,卻沒人哇哇叫或喪志的說不做了,反而是培養出有問題自己解決的軔性,也加強了大家共同完成作業的那種成就感與喜悅。

研究所最精彩的日子應該屬研二時期吧。那時適逢SARS肆虐,我人在東森新聞台的編輯台服務,每天看著千篇一律的電視新聞,深感台灣電視亂象的猖獗不可不止,所以拍了一部小短片《伍夜怪譚》(Danight),來諷刺台灣糟糕又惡質的媒體環境。那時找了同學立人來主演,原本希望趕在畢業之前做為獻給該屆畢業生的紀念,沒想到在拍攝期中,班上的某位同學(沒錯一哥我就是在說你)在戲院前被不良少年以刺刃刺殺背部,原本要獻給全部同學的影片一下子急轉彎,變成獻給了受害同學。

好加在班上同學都頗熱情,不會對這種小事在意。影片拍攝十分順利,剪接也多虧大學同學某T在一旁的加油吶喊而順利完成。這部短片在我們的「非典型畢業典禮」當天進行小首映,獲得許多同學的支持與喜好紛紛要求發行DVD(應該都是為了收藏伍立人吧),甚至因記者同學的關係而小篇幅的上了聯合報(感謝潘婷呀)。

現在重看《伍夜怪譚》,僅管在拍攝上或剪接上都有極大的進步空間,但是第一部作品的意義,就算殘缺不全,其意義卻大於其他完成度高的作品。放在網路上的檔案就是原初的剪接,一刀未改。我一直認為,維持第一件作品的原貌,有助於檢視將來作品的成長空間。(參考文章:《非典型畢業典禮之伍夜怪談》)

或許,寫這篇文章的目的,只是為了重新回味當時拍作業時的感覺。當文字游移在研二時拍攝與剪接的過程時,時空思緒好像也回到那夜晚上課的特殊氛圍:一台投影機,黑暗視聽教室中的光與影,逆光站在影片前的講課老師的巨大剪影(林老師對不起了),以及光影背後,同學們上山下海拍攝的努力過程。雖然現在只能藉由遺留下的DVD,來捕捉那美好時光的吉光片羽。但是團隊合作的革命情感,卻像無暇心靈裡的永恆陽光,暉印在每個參與過程的同學心中,永不消逝。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好吧,她是我姊。

適逢老姊的而立大壽,身為她老弟的我既沒錢請她吃大餐,也沒空陪她到電影院去嗑電影,只能在電腦前面打一篇祝賀文(如果這篇看起來像的話),恭賀我那而立老姊能夠身體健康、吾姊萬歲萬萬歲了。

講起我老姊,應該是個人來瘋吧。家裡面最高的女人就是她了。老媽身高才超過160一點點,我老姊竟然長到173公分,若穿起高跟鞋簡直比我高一個頭。小的時候看她長手長腳的,騎著我和小弟的彆三腳踏車,手腳好像被人抓住的龍蝦一樣侷促,現在想來還是覺得好笑。

當我還是小學時,電台每個禮拜六下午都會播放流行歌曲的廣播節目。那時的老姊會帶著我和小弟作操,一邊唱歌一邊做誇張的動作表情。我們甚至把歌錄下來,節目結束後倒帶繼續跳繼續跳,形成一個很特殊有趣的童年記憶。

老姊很怕貓,怕的要死。在家裡面跟愛貓的老弟根本就是死對頭。老弟養了一隻波斯貓,叫"Nokia",為了彰顯恨貓的決心,老姊的手機總是用Motorola。小時候老弟愛抓弄老姊,總愛放一些貓的照片在她的桌上,或是進門的地方嚇她。記得有一次,老弟將《寰宇探奇》中的一張貓頭鷹照片撕下來,放在進門處嚇老姊。沒想到老姊一怒之下,當著我們的面把那張照片給燒了。自此之後,老弟就變成折尾貓一樣不太敢惹老姊,不過這事似乎也沒有變成任何負面回憶,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小時候的我們似乎做的過火了一點了。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