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9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29 Thu 2005 23:09
  • 意念


誠從搬進來之後就不曉得自己有沒有樓友,直到現在。

那是一棟不新不舊的公寓,座落在台北市車水馬龍大路邊的小巷中。打開窗隱約可以聽到川流不息的車聲,像夏天的蟬一樣,嗡嗡作響。那間房間原本是有人住的。但不曉得什麼原因,搬走了。房東是誠的大學同學的大伯,用便宜的價錢,租給了誠。

「學生嘛,比較單純。這裡地方不錯,清幽,又近捷運,空間又大,外面租要萬起跳的。看你跟阿榮朋友,算你半價,五千啦。」頭髮微禿帶著小啤酒肚的大伯說著,眼神裡閃耀著虛假。

阿榮是誠的大學同學。兩人因為通識課報告同組而認識。不是很熟,但畢業後還有聯絡。阿榮從誠的msn上面得知誠要租房子,所以推薦大伯的房間給他。

誠是個務實的人,他做事非常有條理,迅速而確實。只是他對工作的專注度,往往會讓他在人際關係上大打折扣。他的朋友普遍認為,誠是個好同事,卻絕對不是個好朋友。因為他往往會因為工作環結的小瑕疵而跟人翻臉。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Sep 26 Mon 2005 02:10
  • 眼鏡


我的眼鏡又不見了,這次可不是鬧著玩的。

最近腦袋裡的短期記憶過差,許多事情總是做做就忘。譬如說拿了一雙筷子到廚房,卻忘記自己要幹嘛;在台南買了牙膏牙刷,卻在臨出門前忘在老弟的房間裡;領了錢後以為自己忘記把錢拿出機器而又跑回郵局一趟結果發現錢在皮包裡;帶了衛生紙到廁所卻忘記大便開始想起事情……(←最後一項聽起來比較像便秘……)

然後,眼鏡也是。我很確定眼鏡一定放在房間的某一角,只是現在無論再怎麼整理房間,就是找不到自己的眼鏡。

其實我的近視只有四百多度,沒戴眼鏡倒還不至於失明,頂多也只是把松浦亞彌錯看成高樹瑪麗亞、林志玲錯看成櫻朱茵罷了……(啊,不是)。像這樣子的情況,只要不是做特別需要視力的工作(如將線穿過繡花針的針眼兒……),日常生活是應付的過去的。

可惜的是,老天並不打算這麼輕易的放過我。明天早上有一個拍攝的行程,大概會有四到五位重量級的電影圈人士,到中影看《巧克力重擊》的混音(啊,順便恭賀一下《巧》片進入東京影展的觀摩單元),我必須拿DV紀錄下來。然後晚上有一場試片,也是那麼不能坐看霸王戲,看完之後要寫心得報告的那種……。後者是還好,反正我看電影的攝影本來就是霧裡看花,看起來朦朧一點搞不好影評還會幫藝術感加分,但第一項就不成了,總不能拍出來的帶子都像杜可風的失焦,筱田昇的手持搖晃吧,自創一格也不是這樣子惡搞的呀!但是,能怎麼辦呢?我現在就是找不到眼鏡呀。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一般人對故宮的印象,大概停留在「校外教學」的好去處,以及那是一個日本遊客很多的地方。對我而言,故宮是在國家機器意識型態的教育系統下,所形塑出來的歷史博物館,這國策性的語言無非就是「民國三十八年國民政府播遷來台,自北京故宮"搶救"而來的中華民族國寶。」不過這一切當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收進記憶的倉儲區中。而當最近報紙標題炒的沸沸揚揚,斗大寫下「李敖:台北故宮是假的。」這句話時,我們才猛然想起:「是哦,台北市還有一個故宮在呀。」

電影《經過》則很不一樣。導演鄭文堂以他一貫細膩精緻的影像語言,以一部不論在形式上或是內容上都刻滿「顛沛流離」精神的古物《寒食帖》,串聯起古代人與現代人共容的心靈呼應,以及異國人士來台尋根的浪漫想像。

《經過》的劇情十分簡單。靜(桂綸鎂 飾)是一位故宮的解說員兼研究助理。她從小聽故宮的資深員工阿超伯講述民國三十八年時,國民政府將北京故宮的古物在如何險惡的環境中搬運來台,並且挖了一個山洞,將古洞埋藏其中。這像海盜船歷險記的精彩故事在小小的靜心中埋下了迷離奇幻的冒險種子。靜許下一個願望,就是這一輩子一定要進故宮的山洞庫房裡一探究竟,完成童年時的夢想。

靜曾經愛慕過一位學長,他是靜學姊的男朋友,東橫。東橫(戴立忍 飾)自從和女友分手後,便過著消極喪志的生活,偶爾當特約作家替公家機關寫文章貼補家用。靜不忍心看東橫無法走出失戀的陰影,因此常約他出來吃飯喝酒,還幫他介紹了故宮的案子。某一天,故宮來了一位日本遊客,島。島(蔭山真彥 飾)為了目睹蘇東坡《寒食帖》的真跡,特地自日本飛來台灣尋寶,而巧遇了在當解說員的靜。三個人三段故事,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放不下的牽掛與殘缺。而就是因為經過了這些殘缺,讓每個人的人生,都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與成長。

《經過》像是一部清新的電影小品,以故宮文物為背景,講述一段關於「殘缺」的故事。劇裡的每個角色都懷抱著一些缺憾:靜愛慕著東橫,卻因為學長前女友是自己的學姊而不敢吐露自己的愛意;東橫懷抱著一份失去的戀情,他將那戀情視為人生必經的殘缺而不肯自陰影中走出,就像他一直留著桌上缺了一角的古碗般;日本遊客島的爺爺曾經在日本修復過「寒食帖」,現在人老病衰卻想見「寒食帖」最後一面而不可得。島為了完成爺爺的願望,特地自日本飛來台灣,希望看到「寒食帖」的真跡,卻因為不在展示期而無法圓夢。然而在機場時,當靜給了他以「寒食帖」為本的最後一片郵票時,似乎多少也彌補了島無法看到真跡的缺憾。這些缺懷在三人心中,或多或少成為人生裡的不完整,卻也從中生出力量,人因此而成長。

喜歡鄭文堂鏡頭下的台北,在繁忙的都市叢林裡帶著一絲古意的小村情懷。靜搭故宮專車的公車站牌,既詩意又古色古香、東橫吃麵與居住的地方,宛如一個世外桃源,與東橫在片子的開場,看著一幅留白的水墨畫的意境不謀而合;而島在麵攤吃麵時,不但碰上正巧在問路的東橫(只可惜兩人相見不相識,大有人際關係六度象限的味道在裡面),還碰到一位正好會講日文的老闆。鄭文堂用極為戲劇化的生活元素,巧妙地勾勒出中國、日本、台灣三地之間文化的共通性,以及二次世界大戰後,文化交融下一種不可切割的歷史感。

我喜歡放在電影裡的一些小細節,如桂輪鎂在家中找著丟掉的幻燈片、公車上喜感十足的司機陳慕義、教太極教到一半被打來的手機擾亂的阿超伯、以及戴立忍一個人在麵攤吃麵的孤獨感。我最喜歡戴立忍回到空蕩蕩的房間裡打稿,遇到友人的邀約便公式化的回答「我要回家趕稿」。這種現代化的公事藉口,想必會引起許多用同樣理由回家看電影上網無所是事的Soho族的會心一笑。

回到製作面上,《經過》是一部十分精緻的作品。可惜的是它的劇本邏輯與形式與前幾年的二部國片過於類似(楊德昌的《一一》與楊順清的《台北二一》),都是以一位日本遊客為故事的轉折點,然後在日本人/台灣人當中去折衝,找到彌補自我心靈成長的方法與力量;再者就是動畫過於粗糙。其實以一部35釐米電影的製作規格,一定可以負擔比現在電影裡品質更佳的動畫。否則品質精良的影片,卻被看起來像國策片的粗糙2D動畫給拉下水準來,真的是很不值得。

該不會,這是導演故意為這部電影所製造的"缺憾"吧……,哈哈哈。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國片近幾年來鮮有「類型長片」的出現,尤其是「成功」的類型片。《雙瞳》可以算是近幾年來唯一成功操作的商業類型片,但由於挾著美商哥倫比亞的資金挹注與跨國合製,儘管全台有近八千萬票房的收入,一切都是好萊塢式的商業操作也難以反映出台灣電影的製作環境與真正的市場方向。而《宅變》的出現,無異地替近幾年來低迷的國片生態,開創另外一股不同的新風貌。

《宅變》描寫一位自英國留學回來的建築師楊晉璿(張大鏞飾),繼承了一棟豪宅。他與未婚妻徐筱佑(關穎飾)一同住了進去後,卻接二連三的發生無法解釋的怪現象,包括好友的離奇失蹤與死亡,甚至連承辦這件案子的警官也無可倖免。為了追查事情真相,徐筱祐展開一連串的調查,卻意外發現了這棟豪宅背後不為人知的秘密,而甚至引來她的殺機……。

一般而言,歐美的鬼怪片會賣弄怪物的視覺效果和音效上,日系鬼片則著重於氛圍的塑造。如果你抱著看歐美鬼怪片或日系鬼片的態度去看《宅變》,那你可能會大失所望。做為一部鬼怪的類型片,《宅變》少不了一些功能性的嚇人橋段,譬如說警探的離奇失蹤,以及徐筱祐好友在機場上吊身亡的恐怖鏡頭。但電影中並未對楊家一家十五口上吊身亡的過程做細節描述,反而是在片頭以極為淒厲的畫外音營造出看不見的恐懼。而旋轉的死屍雙腿配上看不見繩子卻聽得見繩索緊絞的音效,也讓觀眾有足夠的想像空間,去感受一家十五口被「小鬼」滅門的空前恐懼。

《宅變》講的雖然是一個養小鬼的故事,但所處理的主題,卻是「家庭」與「犧牲」的概念。在傳統的中國文化中,我們往往被教育「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這個「大我」可以延伸詮解釋為個體所安以為居的群體,可能是「國家」或是「家庭」。可嘆的是,在父權思想凌駕母性社會的華人家庭裡,這類被犧牲奉獻的弱勢者往往是女性。為了家庭的興盛,她們是沒有聲音的一群,只能被教導逆來順受。有趣的是,這群被教育「逆來順受」的女性,往往在日後,變成另外一個世代的加虐者。這種虐待/被虐的主客體的循環,可以明顯地在傳統的「婆媳問題」中看出端倪。而《宅變》巧妙的抓住這個概念,藉由「虐待」與「被虐待」的主客體轉換,來突顯了中國人對於弱勢者的無情,也得以放大被虐者對於加虐者的仇恨,讓整個報復行為的動機更加強烈。

沒有跨國合製在條件上的綁手綁腳,《宅變》全面啟用華語演員,全部以華語發音做全球式的行銷宣傳。演員表現的恰如其份,關穎將一位搖擺於事情與愛情之間的事業女性詮釋的極佳,她對事業的執著讓她在舞蹈上有卓越的表現,而對愛情的堅毅也合理地解釋了片尾她不畏懼恐怖的家族傳說,決心留下楊家後代的決定;特別一提的是飾演張大鏞母親的新人演員林青青,她那瘋狂且歇斯底理的演出,將被虐待的弱勢婦女詮釋的令人既心痛又惋惜,完全沒有新人的生澀,是值得期待的明日之星。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 Sep 09 Fri 2005 07:45
  • 杜比


dolby081.jpg最近跟幾位資深的電影前輩聊天,聊到台灣電影音效的品質,他們都不禁搖頭。可能他們是好萊塢系統訓練出來的吧,他們對於國片極不清楚的對白聲和過大的背景聲非常不敢領教。

「影像有所謂景深,聲音也是。畫外音往往比對白更能營造出影片的氛圍。」資深的電影前輩如是說。電影是由「聲音和影像」所構成。既然拍電影的時候,攝影師會去注意到影像的焦距、物體的前後景深,甚至是構圖的層次感,那為何錄音師與混音師對於聲音的製作就如此的粗製濫造呢?

想必大家看以前的國片,都會有一種感覺,就是對白少,長鏡頭多。鏡頭一長,除非是很擅長場面調度的導演,否則角色的互動就少。如果再沒有對白的話,那麼整部片子除了背景音(也就是沙沙沙的空氣聲)外,幾乎是聽不到任何聲音了。早期的國片就是那種角色對白不多,內心獨白長的又命卻又不願意說出來給觀眾分享,只會站在鏡子前面或是坐在浴缸裡頭抽菸發呆。這樣子的電影,觀眾能夠聽到的聲音層次感自然不多,聽覺的刺激自然大幅降低。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08 Thu 2005 03:47
  • 日檢


(左圖塗鴉為大學同學某T的隨筆之作。由於久未聯絡,故盜用其圖來引起注意。盼某T能記起這個網誌的存在,佛法無涯,回頭是岸呀。)

是的,我要參加日文檢定,以我這個爛的要死的日文程度。

第一次考日檢是在四年前的研一。那時剛考上研究所,意氣風發的我天不怕地不怕,啥米攏嘸驚。偷一句玉嬌龍的台詞:「我看不到天地的邊。」(《臥虎藏龍》,2000)。然後也不曉得在哪個網站看到日文檢定的消息,看到賣簡章的地點就在台大語言訓練中心(LTTC),而LTTC離新聞所又超近(大概三分鐘的路程)。在半被距離優勢的沖昏頭下,我竟然買了二份簡章,一份給自己,一份給當時交情不錯的女性友人。

「(日文檢定)感覺好像很有趣呢,而且賣簡章的地方離我們所又超近,超方便的。」我興奮的說著。

只記得,女孩當時只是斜眼望著我,用不思議的眼神發射無聲的電波說著:「怎麼會有人因為簡章好買而來考試的?」

基本資料一下子就填完了,卻在臨報名前為了自己要報考哪一級數而傷透腦筋。以我這種五十音可以念成六、七十音,然後促音、長音不分的學生,級數選的太高的話只是去幫LTTC的員工們繳加餐費罷了。日檢一共有四級,一、二級為不可能的任務,當時覺得選第四級又太難看,好歹也是念了二年的日文(雖然說念的七零八落),不會聽至少還會念,不會念至少也會讀,讀不懂至少還會講說「淑女馬現,哇咖啦奈」,然後深深一個九十度的鞠躬蓋住自己尷尬的嘴臉矇混過去。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前幾天在批踢踢的表特版亂逛,無意間發現一個短片連結,叫《藍天情聖》。原本以為又是一部高中生拿著DV亂拍的惡搞作品,沒想到看完之後卻令人驚豔,難以想像這是高中生拍出來的作品。

原波網友本來是想問短片中的女主角名字(批踢踢的表特版已經儼然成為全國最大的尋人中心了),沒想到卻意外的炒熱這段影片。許多看完影片的人都覺得十分感動,紛紛推文推薦,包括我在內。雖然說影片構圖不是很好,剪接、美術與聲音也有些粗糙,但是影片整體營造出來的情緒非常精準,甚至比一些技術純熟但情感做作的短片要來的好很多,不禁令人訝異現在年青人在影像上的敏感度著實大大超越同年代的長輩們。

《藍天情聖》光是從片名,就可以知道這是一部以威爾史密斯的《全民情聖》為藍本的改編之作。故事描述一個走遍情場的高中生情聖,帶著一群去死去死團的團員,幫助一個其貌不揚而又身裁五短的小胖仔,追求夢寐以求的校花(有點像是《全民情聖》的宅男版)。故事雖然簡單而俗爛,但是剪接節奏非常明快,情緒也抓的恰到好處。許多音樂下的時間點非常的準,配合起影像會讓人引發化學作用,產生一絲絲的感動(奇怪,不就只是一部一群不會拍電影的高中生拍的小短片不是嗎?)

《藍天情聖》雖然劇情普通,但是導演在部份橋段上的安排可以看得出功力的。譬如說其中一幕,去死去死團的某團員拿著狗餅乾要去引誘女主角的貴賓犬。那幕著實高明,鏡頭焦距由前景的餅乾對到遠方的小狗,聚焦後正好貴賓犬看著鏡頭然後汪汪的跑過來,這甚至在業界也很難CUE得到那麼正確的動物表情,《藍天情聖》做到了,令人激賞;另外還有一幕,男主角到河濱公園旁,將挖好洞、注入酒精的「我愛妳」三字用仙女棒點燃時,連在電腦前面的我都莫名其妙的感動起來。如果身歷其境的話,女主角點頭答應醜男的告白,觀眾應該是十分可以理解與認同的。

很訝異現在年青人對於影像的敏感度竟是如此的準確。雖然網路上仍然充斥著許多粗製濫造的搞笑惡搞片,但是在眾聲喧嘩的創作風氣中,這種大量的出產是有益於創作者腦力激盪的。看完這部小短片,心中不禁也浮起一絲心動,好像又回到初戀時,第一次和異性告白、第一次牽手、第一次擁抱的那種微酸。如此低成本的影片能夠引起共嗚,請容我俗爛的加一句cliche,台灣的電影還是有希望滴。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Sep 05 Mon 2005 21:48
  • 開門


(PS: The following article deals with mature contents. Viewer's discretion is advised.)

我上廁所有個怪癖,就是喜歡看書
有書看的時候來的特別快(←相信你們都了解來的快的是什麼東西)
沒書看的時候,除非是吃壞肚子還是老天懲罰
不然總是像凌晨的車流一樣,稀稀疏疏的
半點鐘才來一輛車

如果說人體新陳代謝的進與出,比喻成進/出門的客人的話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Sep 04 Sun 2005 23:06
  • 頭痛


不曉得是脂肪酸過重還是膽固醇過高,最近頭常常會昏沉沉的。痛到不至於,但總是覺得外面的世界像坐雲霄飛車一樣天旋地轉,然後整個人就被拋到床上,一睡就是個把鐘頭。

可能是畢業症侯群吧。現在卡在人生裡最不上不下的階段之中:要當兵卻辦了緩徵,正無所不用其極的往國民兵的方向邁進;畢了業卻找不到工作,整天待在台北混吃等死當米蟲。這段尷尬的時期,配合著我現在混沌不清的腦袋,想必在我日後回想起這段時光,會變成像年久失修的膠捲一樣,斑駁而又模糊不清吧。

最近在搬家,將我大學加研究所一共八年的回憶,分批打包在八個紙箱內。某天下午將那些過往的記憶自陳舊的筆記本中打了開來,歲月的味道保存在書頁中、在相片的氛圍裡、在一張張課堂上傳過的字條中。當初生活中微不足道的細節,都是現在想要觸回卻再也不可能的生活況味。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已經黃牛了還是寫不出來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