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很久之前就在蘋果電腦的預告片網站上看到這部電影的預告,當初還以為是啥怪物片,因為預告片有一段是,男主角Cillian Murphy變成紅色的左眼被highlight起來,再加上旁白"Sometimes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還以為女主角是唯一的受害者哩。看完之後才發現,原來這是驚悚大師Wes Craven的小品之作。


這不是一部複雜劇情的電影。影片節奏明快,劇情簡單明暸。恐怖份子(由Cillian Murphy飾演)尾隨飯店經理(由Rachel McAdams飾演)上飛機,以她父親的性命威脅她,要她將國土安全局局長準備下榻的房間改成恐怖份子的指定套房,方便歹徒行刺。後來在飯店經理的急中生智下,才化解了一場危機。

電影很簡單,邏輯也不難,時間也很短,以驚悚類型片來說稱不上「典型」,恐怖小品倒說的過去。只是令人納悶為何以《半夜鬼上床》(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的弗萊迪嚇的全世界觀眾不敢睡覺、又以《驚聲尖叫》系列成為年青人心目中最in的恐怖大師Wes Craven,為何會接拍像《赤眼玄機》這類的小品?我想,除了想像導演是一位勇於往多元題材與類型挑戰的電影人外,好像也想不出第二個理由了。

《赤眼玄機》其實不需要用過於雞蛋裡挑骨頭的邏輯去看待。現實生活中一定有比用火箭炮大辣辣的射向旅館房間更縝密、更精細的行刺計劃,但那實在不是本片的重點(911之前有誰想得到民航機會撞上雙子星呢?)Wes Craven在這裡玩的,是將驚悚片的類型,以「小品」的方式呈現。整部片可以說是劇本寫作的絕佳範例。畫面中的每個鏡頭都有涵義,並且前後呼應、出場的人物不多卻也各司其職。且故事主軸的單一場景佔全片的三分之二長。僅管號稱是夢工廠出來的大製作,卻隱然有獨立製片的精神。

我蠻喜歡導演設計出來的一些橋段:片頭麗莎打網球眼神堅毅的照片,顯現出無論在體力或是求勝心上,她都是不弱人後的女強人;趕往機場路程中緊急處理臨時被代班小妹取消的房間危機,也顯示出她臨急應變的冷靜能力。而麗莎在飛機起飛前的焦慮,我想是每個第一次搭乘飛機,尚對其安全性存疑的旅客所感同身受的。而麗莎與傑克森在衝突後走出廁所(←這裡要詌譙一下,那個廁所太乾淨了,前一位使用者還是男性哩),被空服員叫住時。當鏡頭定在傑克森膚淺地向空服員打哈哈時,麗莎早已偷了耳機怪客的筆,準備下一次的大反撲。

許多細節在電影中流動,雖然稱不上絲絲入扣,卻也是前後呼應。不過吧台上的對話與上飛機前的鋪陳過於冗長,是本片的敗筆,前二十分鐘有點令人昏昏欲睡,但一上了飛機之後,戲劇張力就在狹小的座位空間內漫延開來。

我喜歡Rachel McAdams的演技。在《婚禮終結者》中飾演迷死人不償命的甜心可人兒,在《赤眼玄機》裡卻是報仇不眨眼的新一代女打仔,對應起Cillian Murphy這位已經在《蝙蝠俠:開戰時刻》裡耍狠的稻草人可是絲毫不遜色。Cillian Murphy的扮相真的是夠邪門的了。長的不算帥的他有種英國紳士有點ㄍㄧㄥ又不太ㄍㄧㄥ的悶騷特質。表面看似溫文儒雅,其實隨時可以情緒爆發。內歛的演技詮釋起這位人面獸心的恐怖份子還真令人起雞皮疙瘩。

《赤眼玄機》結構簡單卻嚴謹,格局不大卻能以有限的元素激發引人入勝的戲劇張力。再加上演員們舞台劇似的爭鋒相對,以及不時穿插的小幽默,都讓這部片形成另外一種驚悚片的風格。用過多現實的邏輯來看這片只是徒傷腦細胞,其實大師Wes Craven肯放下身段拍一部小品讓大家笑笑,觀眾該偷笑了。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只要是會剪接的人,聽到《迴光報告》的英文原名"The Final Cut",應該會露出會心的一笑吧。這部片子不曉得蘋果電腦有沒有收錢?搞不好以後微軟日後會趁勝追擊,投資一部電影叫"The Movie Maker"也說不一定。

玩笑話歸玩笑話,不過光是聽英文片名(中文片名只會讓人想起「迴光返照」這幾個字,就像這一陣子的《赤眼玄機》老是被念成《四眼田雞》一樣),就大概可以猜出這部片的一些端倪。"Final cut"在剪接術語來說(←突然變的專業起來了,噁),就是「定剪」的意思。放大到電影來說,就是某人的人生,在告別式時會以「影片」的方式呈現出來。而告別式所播放出來的影像版本,基本上就是替那人的生命下註腳。就算你生前做過再卑鄙下流無恥齷齪的勾當,在巧妙的in/out點的選擇下,你還是可以變成一個人人敬仰的大好人。

其實,《迴光報告》要傳遞的概念很簡單,就是「記憶的私有性與可信度」。記憶可以分成二種,一種是每個人獨特的記憶,如日常的生活起居、與朋友愛人們的親密舉動;另外一種屬於集體記憶,也就是某個事件或人物由部份群體共同分享。在《迴光報告》裡,商人拿逝者的記憶來生財,藉由剪接他們生前的生活點滴做為告別式上的「最後一幕」。但是有人反對這種商業行為,因為他們認為「記憶」是私密的,是獨特的,是不可被人剝奪與分享的。再者,經由剪接過後的記憶,去蕪存菁下的美好人生,難保呈現出來的不夠公正客觀,標示物與內容不符的期騙社會大眾之嫌。

但《迴光報告》裡並沒有深入探討那麼多的細節。或許導演將時空設定為「這是一個記憶可以被切割剪接的年代」,因此對於一些背景設定也就呼嚨過去了。故事的衝突點在於,一位生前有醜聞的重要人物過逝了,由羅賓威廉斯飾演的剪接師原本接到這個案子,要將此人的記憶剪接成一部可以在告別式上放映的美好人生,卻被一些反動份子威脅交出記憶晶片,因為他們需要晶片中的記憶資料,來做為此人生前所做的不堪行逕的證據。

結局我不多說了,總之是以悲劇收場。羅賓威廉斯在這部電影裡收起平日嘻笑怒罵的搞笑風格,變成一個低調寡言的自閉剪接師。一位演員尋求多元戲路發展,這原是無可厚非。但如果不搞笑看起來就像自閉的話,那就有點失敗了。《迴光報告》裡羅賓飾演的剪接師,活脫是《不速之客》(One Hour Photo)中那位照片沖洗店員的翻版,演技方面並沒有更大的突破。吉姆卡維佐的戲份搶眼卻太少,整部片一直繞在羅賓威廉斯身上卻沒有重點。一下子講童年回憶,一下子要處理「記憶私有性」的大議題,二個焦點混淆,反而不曉得哪個是重點了?也可惜了久違的蜜拉索維諾,在裡面的扮相非常有成熟美,卻淪為偶爾上上床、發發牌氣的花瓶角色,令人扼挽。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28 Sun 2005 00:41
  • 放空


最近常常聽到「放空」這個詞:老爸跟我談人世間大道理時叫我要「放空」;朋友叫我心無掛隘的去增重時心情要「放空」;某導演拍戲叫演員眼神「放空」……不一而足。一度讓我產生這個世界好像也被「放空」了的錯覺。

很久之前拍《擁抱》的時候,盧大寶找了我的大學同學癡漢(←請別誤會我的同學是啥登徒子,「癡漢」不過是他的綽號罷了。)來演一名叫烏鴉的角色。那個角色「聽說」十分的兇狠,而且是殺人集團的老大。我們找了台大法學院附近的男生宿舍的屋頂來拍,偌大的景深感覺有點像無間道。只是拍片時的氣氛沒有那麼肅殺就是了。

記得那時,由於癡漢要演出殺手的眼神,而且必須是一名非常冷靜的殺手。為了傳遞出這個訊息,盧大寶下了一個指令,他說:「癡漢,你就"放空"來演吧。」我當時是一頭霧水,啥叫放空我也不清楚。反正攝影師如我不需要知道放空是啥,只要導演準時放飯就行了。

癡漢當時好像也是一頭霧水,但是導演講的如此斬釘截鐵,演員說不懂好像就遜掉了一半。所以他也只能點頭如搗蒜,表示接收到導演的訊息。但是演完之後,癡漢卻私底下跟我說:「媽的,鬼才知道"放空"是什麼意思?」直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什麼叫做「放空」?

只是有感而發。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Aug 23 Tue 2005 17:57
  • 書單


發現自己再不看書,整張臉就要廢掉了
以前學的傳播理論還說的真對
就算科技再怎麼進步,一個人使用媒體的時間還是不變
只是將其分配給不一樣的媒體罷了

大學時期,因為比較窮,沒有錢也沒有電腦
唯一有的就是時間,和圖書館裡借不完的書
因此,借書、買書,以及利用下課時間看書,就成了我主要的休閒活動
由於讀的是最高學府,上下山不方面,再加上我個性孤癖,不愛跟人出去兜風唱歌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坐在星巴克,不論是寫稿或是趕報告,都有一種很夢幻的感覺。前幾年過逝的法國社會學家布迪厄,研究人們到星巴克等有著名商標的國際品牌時,除了享受這些跨國企業所提供的服務外,最重要的,就是「品牌消費」這個觀念。

前一陣子論文口試,當我還在煩惱要替口試老師買哪一種星巴克的咖啡時,曾經念過政大新聞系的學弟提醒了我:「馮阿三對於跨國集團的東西是碰都不碰的喲,你要小心別買到星巴克或麥當勞。」(註:馮阿三是我的口試委員)嚇得我全身頭皮發麻,幸好有學弟提醒,否則誤觸地雷的話,口味不合事小,論文大綱不過事大,這結果我可扛不起呀。

如果要我談談星巴克,跑進腦袋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常常將它跟「西雅圖咖啡」搞混。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星巴克的起源,應該也是西雅圖。只不過它的英文名字叫「Starbucks」,而「西雅圖咖啡」則叫「Barista」。兩者之間的共同點是它們都賣咖啡,只是西雅圖賣得貴很多。當然這不代表星巴克的咖啡就比較便宜。至少我大學時代的最愛,是「三十五元的好咖啡」丹堤咖啡。儘管有點cheap(註:在這邊的cheap不僅僅是價格而已。有時候坐在丹堤裡有一種坐在漢堡王裡面的感覺),但多少也是有點消費品味和品牌的感覺。

只是,在丹堤的消費習慣,偶爾也會溢界到星巴克去。在Starbucks裡,我一向只點「50元的本日咖啡」,貴到冒煙的調理咖啡從來就不曾吸引過我。套一句我的咖啡癮友傑瑞的話,調理咖啡的三大致命傷:太貴、又甜、吃不飽。也因如此,我不曾買過「星巴克之友」或是咖啡券之類的商品,對我而言,小小的一杯本日咖啡,就可以滿足我一天的咖啡癮頭。

公館附近有兩家星巴克,分別座落在台灣大學的正、側門的羅斯福路上和辛亥路上。由於新聞所靠近後門,因此我的星巴克活動範圍多僅止於辛亥路的星巴克。我比較喜歡後門星巴克的裝橫,因為入口兩面都是大大的落地玻璃,採光充足,映照出辛亥路上車流不息的城市街景,好像一部時裝劇在自己的眼前上演;而大門口的星巴克被塞進羅斯福路的巷子內,只看得到窄小的巷弄和對面的校園書局,視野頓時狹小許多。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毅不曉得自己身處何處,半夜自惡夢裡驚醒,開了燈。

台灣
02:04 A.M.


滴答滴答滴答,腦袋隨著指針不停的轉,滴答滴答滴答

毅曉得是那封讓他不知所措,那封寄自美國維吉尼亞州的信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靜打開信封,那是醫囑,一些該吃和不該吃、該做和不該做的事,條列式地寫在白紙上。靜一打開,聞到附著在紙上的消毒藥水味,就哭了。

森進了家門,手上拿著一盒他最愛吃的生魚片。透明的塑膠盒上用紅色的橡皮筋捆住,上頭還夾著黑綠相間的醬油和芥茉。

靜一向都不喜歡吃生魚片;她不敢動任何跟海鮮有關的食物,因為會過敏。每次森買生魚片回來,靜總會皺眉,不發一語地看著森大快朵飴。

森曉得靜不喜歡生魚片,所以只要靜在家的時間,他從不買生魚片回家。只是今天,他不曉得靜現在還留在家裡面。

靜坐在客廳裡,身上穿著一件YMCA的T恤。她手中捏著全麥麵包,機械式地將麵包撕成條狀送進自己的口中。沒有任何的味道,只有咀嚼與吞嚥,然後身體吸收。

我是金桔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